♂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狄九看着落在拜夜湖中消失不见的叔昊澜,心里震惊不已。拜夜湖的可怕他见识过了,叔昊澜一个化真强者落进拜夜湖,居然连挣扎一下都做不到,这拜夜湖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无论如何,他已经杀掉了叔昊澜。狄九松了口气,神念小心的落在了拜夜湖中。

    炙热再次传来,只是这次这些炙热落在狄九的识海中,再也没有当初的可怕,很快就消失不见。

    十级识海是真的强大啊,狄九的神念开始从湖边渗透进去,很快他就在湖水下方看见了一株黑色的炙神草。

    果然和世界书记载一样,黑色的炙神草长九寸,外面有一道道黑色灵纹……

    狄九心里狂喜,这可是九级灵草啊。在狄九看来,黑色的炙神草价值远比一般的九级灵草珍贵太多了,只是他如何才可以将这黑色的炙神草弄出来。

    尽管他炼体到了尊境,神念是十级了,狄九依然清楚自己的肉身下拜夜湖,不会比叔昊澜好多少。

    十级神念略微一卷,让狄九惊喜的是,他的神念轻轻松松就将这炙神草带了出来。

    本来灵纹很清晰的炙神草落在狄九手中后,立即就变成了死物一般,再也没有半点灵性。

    狄九叹了口气将手中的炙神草丢在了地上,看样子炙神草离土的瞬间,必须要用手抓啊,真不知道这是什么特性。

    神念到了十级之后,狄九根本就不需要等到天黑,他的神念在湖边转了一下,很快就再次找到了数株红色的炙神草。狄九迅速的将手伸入湖中,然后抓起这几株红色炙神草。

    “嗤嗤”的声音响起,哪怕狄九的速度很快了,也是尊境的炼体强者,他的手上皮肤依然被腐蚀了一层。不过比起当初他肉身还是王境来说,那要好的太多了。

    当初他还是在湖边弄炙神草,而且夜晚拜夜湖的腐蚀还要弱很多,就这样他每一株炙神草抓起来后,手都只剩下骨头,最后骨头都化为灰色的了。那是他有大坤炼体诀,若是没有大坤炼体诀,他甚至一株红色炙神草都弄不到。

    一天时间过去,狄九凭借这强悍的神念和大坤炼体诀在拜夜湖中收获了五十三株红色炙神草,十一株黑色炙神草。

    拜夜湖边的炙神草都被狄九寻找的差不多了,狄九的神念开始往湖心渗透。

    一个隐隐约约的六角台出现在狄九的神念之中,狄九神念附上去,正想查看清楚这六角台是什么东西的时候,一种恐怖的气息直接冲进他的识海。

    狄九的识海一声轰鸣,随即一种呜呜的声音在识海中环绕。狄九的大脑立即就模糊起来,他心里升起一种想法,要冲进这湖心,跪在那六角台边缘祭拜。

    狄九的识海实在是太大了,那呜呜之音在狄九的识海中很快就变得微弱,狄九短暂的清醒过来,一阵剧烈的腐蚀痛楚从脚心传来,狄九疯狂后退。

    足足退出数十丈后,狄九这才惊骇的低头看着自己的左脚,刚才如果不是他突然清醒过来,他已经走进拜夜湖了。

    狄九的识海干净清澈,还是十级识海,此刻在识海中间出现了一团淡淡的灰色。狄九心念一动,道火落在识海中,那一团淡淡的灰色被道火燃烧的无影无踪。

    好厉害,狄九再也不敢靠近拜夜湖。他也总算是明白了拜夜湖这个名字的来历,这是要膜拜湖心的那个祭台啊。

    炙神草他足够多了,加上神念本来就是十级,见好就收吧。狄九迅速的退走,很快就离开了拜夜湖。

    ……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呢。”狄九刚刚回到五陆城外,就看见了背着青剑身穿紫裙的寒青依。

    “寒小姐,是不是又要让我将背在背上的刀收起来,然后弯着腰进五陆城啊?”狄九讥讽的说道。

    说实在话,他根本就不想和寒青依结仇。但是这个女人实在是过分,就算是在五陆道塔上他将姬红川踢下去,那也是姓姬的太过不要脸,主动对他动手。

    寒青依上下打量了一番狄九,淡淡说道,“隐匿功法不错,连我也看不出来你的修为了。将一件东西转让给我,多少灵石我付给你,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

    “什么东西?”狄九立即问道。

    如果拿出一样东西就能让这个女人不要缠着自己,狄九很乐意这样做。

    “裂界符。”寒青依说话的时候盯着狄九,语气带着一丝压迫,周身气势更是将周围空间掌控住。一旦狄九想逃,她马上动手。

    狄九心里一沉,寒青依怎么知道裂界符是他拍走的?当时他可是易容了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狄九脸上毫无表情,语气平淡。他心里很清楚,寒青依肯定是清楚裂界符被他拍走了,否则不会拦在这里几年就等他回来。

    “你可以不承认,我保证我杀了你,五陆城还没有任何人敢对我说半个字。”寒青依声音带着一丝杀气。

    狄九恍然明白过来,他明白了寒青依为什么知道是他竞拍走裂界符了。因为这个女人来自真域,在五陆城或者是小中央世界没有人敢惹。

    既然没有人敢惹,那这个女人只要去拍卖会查一查他的座位票是谁购买走的就行了。当时他的拍卖会门票是在五陆阁购买的,他还在五陆阁租赁了洞府,这么多信息加在一起,若是寒青依找不到他,那才不正常。

    狄九心里叹了口气,他漏算了寒青依的来历。

    换成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五大宗门的宗主,想要查五陆阁售票情况信息,恐怕都不行。可是寒青依去查票,五陆阁也不敢得罪啊。

    果然什么时候,都不能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背后的天娑刀化为一道青芒落在狄九手中,原本还在解释的狄九,此刻语气已是变得懒洋洋,“要打就打,本少陪你玩一次。”

    “你找死!”寒青依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长剑化为一圈青色剑纹笼罩住了狄九。

    狄九倒是怔了一下,这么大的火气?随即他就明白了过来,刚才他说话的时候没有注意,被这个女人误解了。

    误解了又如何?狄九毫不在意的一刀劈出。乘鼎三层,就想要碾压他,那就别做梦了。他连化真修士都杀过,不要说一个乘鼎三层了。

    况且这个女人找死,在他面前还敢用神念剑纹。

    换成别人,哪怕是一个乘鼎圆满,在这种神念剑纹之下,恐怕也要先护住全身再说。

    可惜的是狄九十级神念,他的神念轻松就撕开了对方的神念剑纹,天娑刀准确的找到了寒青依的剑,青芒落下,刀剑撞击在一起。

    叮!真元炸开,寒青依的神念剑纹溃散一空,狄九就感受到一股恐怖的真元气息轰了过来,这真元气息轰在了他的胸口,忍不住的倒退了十数步。

    脸上被真元气息反震到通红的寒青依握紧长剑,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狄九。

    她是乘鼎三层不错,但她的实力可不是寻常的乘鼎三层。在小中央世界,她连劫生境初期也不惧。而现在她和狄九拼了一招之下,居然没有占到任何便宜。从来都是她越级对战,什么时候有人越级能越到她寒青依身上来了?

    寒青依没有继续动手,她刚才没有全力,她也看得出来狄九也没有全力。以狄九的身手,就是她全力出手,也拿不下狄九。

    “果然是隐匿的好,一个辟海境圆满,在五陆道塔上偷袭一个刚刚进入辟海境的修士,呵呵。”寒青依眼里全是讥讽。

    她自认自己是看出来了,当初狄九之所以能够偷袭到姬红川,那是因为狄九根本就不是什么元魂修士,而是辟海境圆满修士。现在狄九勉强能挡住她一剑,也是因为狄九修为和她差不多了,也到了乘鼎三层左右。

    狄九根本就懒得和这个女人啰嗦,淡淡说道,“若是不打了,我要进城了。”

    他心里一样是呵呵,辟海境圆满?当初若他是辟海境圆满,还需要用大脚印踹姬红川?早就一巴掌拍飞了。

    不要说当初,就算现在他是辟海境圆满,刚才一刀也让这个女人吃不完兜着走了。

    “五陆道会结束后的拍卖会你有没有去?”若是别的东西,寒青依就算了,裂界符这种东西对她太重要。

    “没有。”狄九自然不会承认这件事,无论对方有没有证据。要不是这个女人来头太大,他早就进城了,哪里会留在这里啰嗦。

    寒青依眼神更是冷厉的问道,“那你有没有购买拍卖会门票?”

    “没错,我是购买了一张门票。”狄九毫不犹豫的承认,对方就是根据门票找到他的。

    “那你的票呢?”

    “门票是别人让我帮忙购买的,若是你给我五万上品灵石,让我购买一张五万中品灵石的拍卖会门票,我也同意。”狄九将事情推的一干二净。

    “你说有人让你帮忙购票?”寒青依被狄九带歪,想到了另外一个可能。那实在是因为当时裂界符拍出的价格太高了,狄九看起来似乎并没有这么多灵石。如果是别人为了隐藏身份,让狄九购买门票,这件事就好解释了。

    狄九冷冷说道,“这是我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狄九身形一闪,直接进入了五陆城。

    (请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