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狄九从小中央世界传送过来,他很清楚两个大陆的传送有多困难。这两个界域的传送阵,就是他也布置不出来。而且他肯定自己传送过来的时候,小中央世界传送阵已经有了他的气息记录。他可以再次传送回去,让他带亥弘传送到小中央世界,那显然不现实。

    想到这里,狄九索性直说道,“亥道友,我从小中央世界传送过来是因为我拥有一个特殊的身份。这样吧,我在这里等三个月,等小中央世界那名招收天才弟子的强者过来后,我问一下他,有没有别的办法。”

    狄九将狄笛放在这个地方,还要亥弘照顾一下。无论如何,也要还了亥弘这个人情。他估计亥弘之所以对他不错,就是因为想要去小中央世界。

    “如此那就多谢狄道友了。”亥弘赶紧站起来躬身道谢。

    若是一般的事情,他不会如此不识趣的让狄九留在这里等三个月。然而前往小中央世界,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哪怕厚着脸皮也不能拒绝。

    两人只是谈话间,之前出去的旬邑已经回来,将一枚玉符和一个地图玉简递给狄九说道,“前辈,洞府寻找好了,这玉符是洞府拥有者的契符,可以随意进入其中。这玉简是洞府所在的位置。”

    “多谢了。”狄九接过两样东西站了起来,狄笛修为太弱,赶紧要去闭关修炼,他也要在洞府周围布置一些手段。

    “如此我就不多打搅狄道友了,有任何事情,只要我亥弘可以帮到的,狄道友尽管吩咐。”亥弘也站起来准备相送狄九。

    狄九再次一抱拳说道,“多谢亥道友了,我还有一件事相托。我有一个朋友叫曲小树,原来一直生活在明珠城,我狄家出事后,他全家迁走。请亥道友帮我查一下看看,曲家迁到什么地方去了。”

    “此事易耳,我一有消息就立即告之。”亥弘大包大揽的说道,这件事对他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大事。

    他作为星恒公会会主,整个亚伦大陆的帝国也都要看他的几分脸色。

    狄九再次感谢了亥弘后,这才带着狄笛离开了亥弘的洞府。

    尽管狄九有洞府位置,亥弘依然是派了旬邑将狄九和狄笛送到了洞府所在才离开。

    狄九说了是一个临时洞府,亥弘给的这个洞府依然不小。方圆足有数百平方米,洞府还包括了一个小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块并不大的灵草园。园中的灵草全部是新移植过来的,虽说等级不高,都是养生的中级灵草。

    “狄笛,这个洞府到时候我会布置一些困杀阵和防御阵,这个困杀阵记录了你的气息,你可以随便进出。任何其余的人进出,都必须要经过你的同意。困阵攻击与否,你只要将意念注入这枚玉牌中就可以。”狄九拿出一枚新的玉牌递给狄笛。

    这个洞府原来的防御阵等级实在是太低了,他自然不会要。

    “阿九,你要去的地方很远吗?”越修炼,狄笛越知道自己的弱小。她知道如果不能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恐怕会连累到阿九。她也担心狄九,现在狄家应该只剩下他们姐弟两人了。

    狄九点点头,“是的,我先去寻找一下田叔,然后还会回这里一趟。三个月后,我会去很远的地方。”

    狄笛没有继续问狄九去哪里,在她体内形成星空脉络的时候,她就有一种潜在的感觉,将来她一样是属于浩瀚宇宙虚空的。

    ……

    一天后,狄九离开了星恒修真城。他在狄笛所在的洞府布置好了所有的法阵,其中还包括了一个四级的聚灵阵。狄笛修为太弱,若是布置九级聚灵阵,恐怕会引来众怒。

    他给狄笛留下来的除了修炼资源和他对修炼的感悟之外,还有十枚刀符,这些刀符每一枚都留有他的神念影像。

    以狄九辟海境的修为还做不到这一点,不过他除了辟海境的修为之外,还拥有十级神念。十级神念凝练除了的神念影像,比化真修士凝练的神念影像更为清晰。

    离开星恒修真城后,狄九再次回到了济国边界。曲小树很难寻找,但田枯不难找,田枯是将军,必然是在济国边界。

    ……

    暨城,济国北边最大的城市。再往北去的话,就是西厥国的地盘了。

    此刻的暨城到处都透露出一股灰败气息,就好像末日要到来一般。偌大的城内也只有寥寥几个人偶尔出现在街道,就是这些偶尔出现在街道上的人,也都是脸色木然,眼神呆滞。

    破败的城主府内,一名中等身材,脸上胡子拉碴的男子坐在主位上。他的一只手臂还被绷带挂在脖子上,身上穿着铠甲血迹斑斑。

    “轰轰!”城外的炮轰声音传来,将破败的城主府震动的泥渣跌落。

    站在左侧的一名身材高大的彪悍男子愤怒的说道,“按照泸元帝国战争准则,不允许使用任何炸药类热武器。西厥国这些王八,敢公然使用大炮,我们一定要上告到帝国去……”

    城主府中至少有十多人,没有人接这句话。泸元帝国的确是有这个准则,济国是自然是严格遵守,不敢有半点逾越。但是西厥国敢使用大炮,明显是泸元帝国默认的。如果济国敢使用大炮,估计下一刻泸元帝国就派出帝国军镇压了。西厥国现在对他们使用大炮,根本不见泸元帝国出来说话。可见同属于泸元帝国的附属国,地位也是有不同的。”

    “田帅,在这样下去,一旦等他们轰破城墙,我们将来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坐在拉渣胡子旁边的是一名肤色有些白的中年男子。

    田帅伸出拳头一拳轰在了茶几上,或者是他用力太大,断臂处又渗出了血迹。

    砸了这一拳后,他站了起来,“我田枯本来就是狄家的护卫,狄家被邬霸湖灭掉,可惜我没有能力杀了邬霸湖为将军报仇,却被西厥国和邬霸湖的军队联手压制在暨城。我将大家带到了这条路,是我对不起大家。”

    “田大哥,还说这些做什么。我折蒙从进入暨远军跟在田大哥身边起,就没有将自己这条命放在心上。”身材高大的彪悍男子粗声说道。

    “没错,田帅你尽管吩咐,我狄远军没有一个孬种。”其余数人都是激昂说道。

    田枯用力的一握拳头,“既然如此,我们就和昨天一样,打开城门杀一个痛快再说。”

    ……

    狄九到的时候,正看见大炮在轰暨城。他有些惊讶,他可是很清楚,济国不允许发展热武器的,不仅仅是济国,就是别的国家也都不允许发展热武器。更不要说用大炮轰城了。

    当初在明珠城的时候,狄九还不大明白为什么不发展热武器,现在他自然是清楚了。那绝对不是什么帝国弄出来的规则,肯定是修真界宗门弄出来的。这些宗门也担心凡人将热武器发展到了极致,一个炮弹就可以毁灭掉一个宗门。

    然后狄九看见了身上带伤,卷着绷带带着一群落魄士兵冲出城门的田枯。狄九大怒,这些王八蛋敢用热武器欺负田叔。

    看见暨城城门打开,西厥国停止了轰炮,一名红衣将军带着数万人冲向了暨城,显然是没将田枯的残兵败将放在眼里,想要一举将暨城占据。

    狄九看见田枯的人最多不过一万左右,士气明显不如西厥国的兵,看样子这次田枯是打算拼了。

    不等两军撞击在一起,狄九抬手就是一道真元席卷出去。真元化为一股狂风,直接将冲在最前面的红衣将军卷到了空中。这些狂风并没有就此停下,两边伸展出去,将冲在最前面的大片兵士卷起,然后有如下饺子一样落在了人群当中。

    狄九的卷起的狂风范围太大,就算是对付一个筑基修士恐怕也不行,但对这些凡人军队来说,那是灾难。这是狄九不屑杀这些凡人军士,否则的话,他的天幕刀可以横扫一切冲锋的兵士。随便来一个刀阵,也是可以杀个干干净净。

    正在冲锋的队形被狄九这样一卷,立即就乱了起来。更多的兵士更是看见他们的主帅被卷在空中,这种可怕的画面出现在意识之中,哪怕再不要命的兵士,此刻也不敢再往前。这前方一退,数万人当即混乱起来,踩踏无数。

    阵型已乱,那根本就不用打。

    田枯本来就打算拼命的,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否则的话,这样冲出城门,对方绝对不会给他列出冲锋阵型的机会,就会撕裂他的大军。

    可是他不冲出来又能如何?对方用了大炮,城墙再也没有半点用处。与其留在城里憋屈的死去,还不如冲出来拼命。好歹也有些人能在混乱中逃走,不至于全部留在城中等死。

    等死的田枯没有想到两军还没有绞杀在一起,西厥国就自己乱套了。田枯从十三岁起就跟着狄衫东征西战,守边疆几十年了,岂能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什么?

    他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激动的大声喝道,“西厥的王八输了,狄远军跟我一起冲啊,杀了这些王八羔子!”

    “杀!杀!杀!……”

    上万的狄远军从士气低迷到好像牢笼里面发出来的猛虎转换,仅仅用了几分钟而已,上万的狄远军蜂拥冲向了溃败中的西厥军。

    (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