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狄九破开禁制来到了大殿中,他站在嵇鸣身边看了半柱香时间,他确定嵇鸣应该是中毒而亡。一个八品丹王居然是中毒死掉的,这有些讽刺。不过在修真界,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狄九并不觉得意外。

    不对,当狄九的神念落在嵇鸣的眉心处时,他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生机气息,或者说这不是生机气息,而是一种元神气息。当初狄九在雪山之底和那个强大的元神女修战斗过,对元神的存在很是敏感。

    嵇鸣肉身中毒废了,他的元神还活着。

    狄九没有理睬嵇鸣的元神,他走到了那那丹鼎之前,手摸了一下丹鼎,这丹鼎看起来仅是一个一般的灵器而已,看品相似乎是下品,摸上去后似乎比下品又要好一些。

    狄九能炼制极品灵器,但不代表他可以炼制出顶级的丹鼎出来。尽管丹鼎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用的,同样级别的法宝,丹鼎的价值依然是最高的。

    炼制丹鼎必须要特定的材料,材料越好,炼制的丹鼎品相越高。而且懂丹道的人炼制出来的丹鼎,价值比寻常炼器师炼出来的更高。

    当狄九的手触摸到丹鼎的时候,浓烈的木属性气息涌来,他心里一惊,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木质的丹鼎。修真界的确有些顶级木材,可是五行之中火克木,炼丹是需要用火的,无论是再好的木材,应该也不能用来做丹鼎才是。

    “年轻人,若是你喜欢这个丹鼎的话,这个丹鼎我送给你也无妨。”果然如狄九预料的一般,嵇鸣的眉心传来虚弱的声音。

    狄九手离开了丹鼎,回头看着嵇鸣问道,“你的元神躲在紫府中,不是为了夺舍吗?为何主动说话?”

    嵇鸣的元神沉默下来,好一会才说道,“原来你早已知道我的元神还在,我嵇鸣从未想过要夺舍,只是有些事情没有传下去,心有不甘而已。”

    “你说吧,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帮你。”狄九对嵇鸣没有选择夺舍倒是有些好感。

    他最反感的就是夺舍,若是嵇鸣敢对他夺舍,他肯定会让嵇鸣的元神永无轮回机会。

    嵇鸣缓声说道,“你来鼎丹山,肯定是为了请我帮你炼丹吧?事实上你来晚了两个月,虽然我跨入了九品丹王之列,可惜我也即将陨落……”

    “你是九品丹王?”对嵇鸣将陨丹山再次说成鼎丹山,狄九倒是没有在意,他倒是很惊异嵇鸣是一个九品丹王。别看八品和九品只相差一品,这一品很多丹王一辈子也无法跨越。

    嵇鸣叹息一声,“又有何用?我跨入了九品丹王之列,让外界欠下我无数丹恩,可依然振兴鼎丹山,让陨丹山改名。”

    狄九问道,“嵇丹王,你为人炼丹的条件中有一个是让炼丹人欠下你一个人情,莫非是想要重振鼎丹山的时候,请欠你人情的人来帮忙?”

    嵇鸣说道,“没错,的确是有这个想法,可惜的是,我还没来得及振兴鼎丹山,自己却要陨落了。”

    狄九呵呵一笑,“嵇丹王,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我就说一句真话给你听。”

    “道友请说。”嵇鸣语气低沉,事实上他对狄九还是有好感的,狄九在外面叫了几声,然后才进来。进来发现他陨落了,也没有大肆查翻这里,甚至连他的戒指都没有找。

    大多数修士来到这里,见他一个丹王陨落了,第一件要做的事情,肯定是寻找他的戒指啊。一个丹王的戒指必定是小世界,里面不但有灵草还有无数的丹药。

    “你的愿望实现不了的,你要振兴丹鼎山,必须是你自己有这个实力,而不是借助他人。其实你是一个九品丹王的话,你是有这个实力了,可惜你没有用对地方。你用炼丹换来的人情,没有几个人能真正为你出力。换句话说,就是你成功重建了鼎丹山,鼎丹山很快就会再次变成陨丹山。一个宗门是由传承和底蕴组成的,所以我不看好你。”狄九实话实说。

    嵇鸣再次叹息一声,“你说的对,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点。”

    顿滞了一下后,嵇鸣忽然问道,“你需要我为你炼制什么丹药?”

    “我想要炼制两炉昆乘丹,唉……”狄九也是叹息一声。

    “你竟然是辟海境圆满了?”嵇鸣惊异出声,在他的感知中,狄九的年龄应该不大。这种年龄是辟海境圆满,可见狄九的资质有多高。

    狄九没有隐瞒,“没错,我的确是辟海境圆满了。”

    嵇鸣忽然说道,“若是你相信我的话,不如跟我学习炼丹三个月,我保证你十年之内成为一个七品以上丹王。”

    十年后什么菜都凉了,狄九倒是疑惑的问道,“为何跟你学习炼丹三个月?时间长些不是更好?”

    嵇鸣自嘲的笑了笑,“我被那个孽徒下毒,三个月后连元神都会溃散掉,所以我只能教你三个月。以你的修炼资质,想必三个月应该也掌握了丹道入门,然后自己琢磨一下,十年之内是可以跨入七品丹王之列的。”

    说完这些后,嵇鸣完全同意了狄九的话。他连弟子的暗算都躲不过,凭什么要振兴鼎丹山?让他炼丹还行,让他振兴宗门,他可能真不是那块料。

    “原来你是被你弟子暗算的?你弟子叫什么,将来若是我遇见了我帮你报了这个仇。”狄九当即说道。

    这种连师父都暗算的垃圾,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若是被他遇见了,随手宰了就是。

    一枚玉简落在狄九身边,嵇鸣说道,“他叫韦伦,是一个修炼天才。就是以你的天赋,也不一定能比他修炼速度更快。他害了我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乘鼎四层,而他的年龄却不到百岁。恐怕就是真域,都没有这样的天才。百岁之内的乘鼎,小中央世界万年来应该也没有出现过……

    再说他拿走了我的小世界,里面修炼资源堆积如山。这些足够他跨入化真境界,所以你不用为我报仇。这枚玉简是我炼丹心得,你就在这里学习炼丹,有不懂的就问我吧。”

    百岁之内的乘鼎,的确是很牛了,不过狄九还真没有放在心上。他只差一步就跨入乘鼎,而他现在不过三十岁左右而已。

    “多谢前辈……”狄九捡起了玉简,神念落在了上面。

    嵇鸣这才说道,“可惜我的戒指被韦伦夺走了,否则的话,里面倒是有大堆的炼丹灵草。”

    狄九完全沉浸到了这枚玉简中了,直到现在,他才明白,哪怕他识海中有一道浩瀚规则的金色闪电,在炼丹入门上,也远远不如这一枚丹道玉简。

    在极夜大陆的时候,狄九为树弟收集了一堆炼丹玉简。现在看见嵇鸣的炼丹玉简,他才明白,当初他收集的那些不是炼丹玉简,完全是垃圾。

    若是当初给他得到这枚玉简,他也不至于用了这么一大堆的灵草,花了这么长时间,这才勉强是一个三级灵丹师。而且炼制三级灵丹还要碰运气,更多的是只能炼制出二级灵丹来。

    他现在缺少一些低级灵草没有关系,他马上就去购买。在小中央世界,五级以上的灵草不多,但五级以下的灵草还是多如牛毛的。

    “晚辈狄九,多谢前辈厚赐。”狄九对这嵇鸣干枯的肉身躬身施礼,这枚玉简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价值连城。

    “你不用感谢我,换成一个别的人来,我也不希望将自己的所学全部带走。眼前这尊丹鼎就送给你吧,这尊丹鼎从我太师祖传给我师祖到我师父再到我,经历无数年了……”嵇鸣的声音越说越小,似乎沉浸到了回忆中去。

    许久之后,嵇鸣才想起来自己应该传授狄九炼丹,“人将死,想的事情也多。虽然你不一定懂,我还是将我的丹道说给你听一下吧。修真界之所以丹王少,在很多人看来都是灵草稀少,不够练手的。狄九,你知道我从八品丹王跨入九品丹王,用了多少九级灵草吗?”

    “应该要有数百株吧?”狄九不是很确定的问道,实在是九级灵草太过珍贵,几百株已经够多了。

    炼制九品灵丹,倒不是一定需要九级灵草,但是主要灵草必须是九级的。

    “不是,我只有一副真灵丹的灵草,九级灵草加起来不过七株,但是我炼制成功了,还是上等的真灵丹。可惜丹药被我那孽徒拿走了,我无法给你看看。”嵇鸣语气极为认真的答道。

    “啊……”就是狄九也有些不敢相信,再天才的丹道修炼者,也不可能第一炉就炼制成功了九品灵丹,从八品丹王跨入九品丹王吧?

    嵇鸣缓缓说道,“为了这一炉丹药我推演了一百三十七年,最后顿悟了一道丹道道则。若是我不死的话,我将来的丹道会一片坦途。可惜那道丹道道则被我蕴含在了丹炉之中……”

    狄九下意识的看着眼前的那个木丹炉,心里疑惑既然这丹炉是炼制出来九品真灵丹的,为何丹炉还在?

    那个韦伦连嵇鸣都毒杀,狄九不相信他会留下一尊可以炼制出九品灵丹,甚至还有一道丹则的丹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