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说出这句话后,狄九是铁了心要干掉跃横河。跃横河很有可能查到了什么,怀疑他有淬炼神念的功法。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杀掉。

    他不是怕昆宗,他怕的是那个天金域主。

    周围的修士并没有怀疑狄九的话,狄九之前虽然说不认识那两个被绑住的修士,不过是想要麻痹跃横河而已。既然麻痹不了,那就只能打了。

    很多人都是非常期盼狄九和跃横河的战斗,狄九当初可是天才榜的前十,几年前又进入过海榜前百。以狄九这种进步,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和跃横河对抗几招。

    至于狄九可以战胜跃横河,没有人会相信。

    “哈哈……”跃横河哈哈一笑,张手就抓一根乾坤刺,“有种,你的确是有种!”

    没有人怀疑跃横河的话,要知道跃横河可是鼎榜第二,乘鼎九层。这种实力就算是劫生境初期来了,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废话才多,看刀吧……”狄九一步跨出,同时手中的天娑刀已经劈了下去。

    他和跃横河之间十数丈的范围,在这一步之下化为虚无,转眼就天娑刀就化为了一道可怕的杀意席卷向了跃横河。

    所有观战的修士都是呆滞的看着狄九的这一刀,他们只能看见一道撕裂天地的刀芒劈落,周围的空间都充彻了这一刀,他们的神念完全渗透不进去。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明白红缨少爷有多强大。这种刀意,至少他们是第一次看见。

    那种一去无回的风萧刀意袭来,跃横河打了一个激灵,随即头皮就好像要炸开了一般。这一刻他的脸色骤变,狄九绝对不是辟海境修士,对方不但不是辟海境修士,还是一个修为不会比他弱半点的乘鼎境,不对,对方也不是乘鼎境……

    在想到狄九可能是劫生境强者后,跃横河哪里还敢继续有半点大意。乾坤刺祭出,在空中不断颤抖,化为一根看起来就好像要将星球刺穿的巍峨大刺。

    哪怕自己的乾坤刺完全激发了,跃横河依然是没有半点底气。狄九那一刀挟裹着一往无前的气势,让他好像处于千万人对杀的战场之上,这一刀就是战场一方所有人的杀气凝聚在一起的那一刀。在这种一往无前的刀意之下,他躲无可躲,必须要挡住这一刀后才有机会退走。

    “轰!”刀意轰在了那峨刺之上,漫天的真元炸裂,空间一阵阵的波动。几名虚神修士,都不由自主的不断后退。

    狂暴的真元反噬回来,跃横河的峨眉刺被轰飞了出去,就是他留在峨眉刺上的神念印记都一阵阵的晃动。跃横河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喷出,识海一阵阵嗡嗡作响。

    换成别人处于这种境地,估计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赶紧逃。

    跃横河久经战阵,不知道越级杀过多少修士,他知道以狄九这种杀势,这个时候逃只是让他死的更快一些。况且他还有杀手锏,虽然舍不得用,也只能用。

    乾坤刺化为无穷无尽的刺影,让狄九不解的是,这些刺影没有轰向他,而是卷向了跃横河自己。

    难道跃横河知道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想不通要自杀?这绝无可能。

    狄九刚刚想到这里,一种死亡的危机就传了过来,此刻狄九哪里还敢想跃横河是自杀?他的天娑刀化为了一片刀幕,同样卷住了自己。

    这一刻他明白过来,跃横河的乾坤刺轰向他自己根本就不是自杀,而是要形成一个护罩。

    战斗之中变幻万千,这种事情只有间隙时间,等狄九想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轰!”一道可怕的剑意铺天盖地的轰向狄九,哪怕是站在很远的虚神境之下修士,在这种可怕的剑意之下,依然是张口就喷血,随即更是疯狂的后退。

    “咔嚓!”狄九的刀幕碎裂,那一道剑意只是被略微阻拦了一下,就再次轰向了狄九。

    狄九手中的天娑刀一刀劈出,刀意和剑意再次撞击在一起,刀意炸裂,同一时间天娑刀的档次急剧上升,随后晋级到了中品灵器。

    这个时候,狄九根本就没有办法欣喜自己的天娑刀晋级了,那一道剑意被阻拦了两次,依然是没有半分阻碍的穿入了他的胸口。

    “轰!”道火在狄九的体内裹住了这一道剑意,九级火焰的威力爆发开来,这一道冲入狄九体内的剑意硬生生的被道火燃烧殆尽。

    体内翻滚的痛楚传来,狄九吁了口气,盯着站在他身前数丈外的跃横河。这一道剑意绝对不是跃横河的,就是化真修士也无法凝练出这一道剑意。这一道剑意唯一的可能就是域境强者凝练出来的。

    跃横河此刻一样有些狼狈,尽管他激发了剑意,可是那反噬力量让他也是吐了一口血。

    他心里有些叹息,本来他不想杀狄九的,他还要抓住狄九询问凝练神念的手段。可惜狄九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他不得不使用自己的杀手锏,域灵剑意。

    一旦使用域灵剑意,狄九就是再强,也会被撕裂为碎渣,神魂俱灭。

    当剑意消失,跃横河看见站在他面前重创的狄九,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的剑意是一名上古域境剑道强者留下来的。狄九哪怕是化真境,也会被这一道剑意撕开。

    “既然你轰了我一剑,现在也轮到我来揍你一下了吧。”狄九连嘴角的血迹都懒得擦,站在原地不动,就是这样一拳轰了出去。

    若不是他九级神躯,若不是他还有一朵九级道火……就是有天幕和天娑刀抵挡,他的身体也会在这一道剑意之下四分五裂。

    一拳之下,周围的空间都开始窒息……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狂暴的拳风之下,一切尽皆被抹平,化为通天大道。正是,山河表里潼关路!

    “轰!”一座座凝练的拳山轰了出去,空间全部成了峰峦聚的碾压所在。

    跃横河忘记了那可怕的压抑,或者是他知道自己就算是逃也无法逃出这可怕的一拳,只是喃喃的说道,“这不可能……”

    当那拳山碾压过来,他终于短暂的清醒过来,他的眼里闪过一丝死灰色。

    他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死在一个名不经传的蝼蚁手中,他跃横河之所以能够登上鼎榜第二,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资质强大,还因为他比别人更谨慎,更老于世故。

    和人一起组队,他跃横河从未吃过亏,就因为他的算计。别人想不到的,他都可以想到。今天他敢在这里等狄九,是百分之百肯定狄九不是他的对手。换句话说,就是狄九修为比他要高又如何,他的杀手锏依然可以轻松干掉狄九。

    要知道化真修士可不允许进入小中央星的,狄九再强,也不可能是化真修士。事实上他的域灵剑意就是化真修士也不惧。

    可现在,他居然算错了,狄九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在域灵剑意之下都可以不死,这完全击溃了他长久建立起来的信心,而一个修士最可怕的就是失去信心。

    “嘭!”巨大的拳山轰在了跃横河身上,跃横河的身体四分五裂,还没等跃横河的元神离开肉身,第二道拳山再次轰了下来,元神被轰成虚无。这并没有结束,第三道拳山再次席卷过来……

    峰峦聚之后,一片平川,狄九面前不要说跃横河,就连衣物都没有了,除了一地血迹。狄九张手收起了一枚戒指,若不是他想要这枚戒指,巨石上连血迹都不会存在。

    狄九抬手一卷,被绑在柱子上的一男一女被他送落在地。跃横河的禁制,在他眼里就是玩具。

    那名女修显然知道狄九救他们的目的,是因为狄九以他们两个为借口干掉了跃横河。跃横河好歹也是五大宗门中昆宗的内门长老,若是无缘无故的杀掉,狄九会引起公愤。若他们是狄九的朋友,那狄九杀了跃横河就理所当然了。

    “种俞多谢大哥相救,不是狄大哥,我夫妇恐怕难逃这一劫。”女子赶紧躬身感谢。

    男子也躬身谢道:“袁嘉多谢狄师兄相救之恩,我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哥。”

    狄九点点头,钟俞很是机灵,应该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这对夫妇一个辟海境三层一个辟海境一层,看样子资质倒也不差。

    他随口说道,“别的等会再说,你知道种修山是怎么回事吗?”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再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