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一个月时间,不断有灵脉被轰出来,也不断有修士加入到这里来。每次灵脉被挖出来后,都会引起一番争夺。在灵脉的争夺当中,被杀也是正常的事情。至于狄九这个锲而不舍的傻子,若不是一直在挥刀,恐怕大家都忘记了还有这一号人。

    狄九却是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刀道在突破的边缘,也许只要下一刀,他的刀道就会突破到一个新的境界。

    当狄九再一次挥出一百零八刀,护住极品灵脉的天然禁制发出一声裂响时候,一种明悟涌上心头,狄九几乎是没有加思索的劈下了第一百零九刀。

    这一刀和前面一百零八刀融合在一起,完没有任何差异和突兀。

    “咔嚓!”更大的裂响传来,跟着浓郁到极致的灵气扑面而来,狄九抬手一撕,这被他劈了一个月的天然禁制直接溃散掉。

    一条超出百丈的极品灵脉横亘在他的面前,完整、纯净、带着一种灵脉规则……

    狄九心里略微有些激动,他激动的不是这一条极品灵脉,而是他的刀道再次冲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从现在开始,后面的极品灵脉都是他的。

    真的打开了天然禁阵?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惊异的看着狄九面前的极品灵脉。只是一息时间,至少有近百修士就疯狂的冲向了狄九这边。

    “这条灵脉是我的,谁敢动,我杀谁。”一个冰寒的声音响起,那些冲向狄九这边的修士就好像被点了穴位一般,都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一名身穿麻衣的男子放弃了自己正在攻击的一个天然护阵,走向狄九这边。

    狄九抬手就将这条极品灵脉收起,这才看向走过来的这名麻衣男子。这人他知道,就是这里唯一的一个劫生境七层。

    “你胆子很肥。”麻衣男子走到狄九面前,他虽然在对狄九说话,目光却是落在狄九劈刀的位置上。就是那个位置,狄九接连劈了一个月。

    本来他和其余修士一样,以为狄九是白痴。现在他才明白过来,狄九不是白痴,而是有一套手段。这套手段在这里可是无价之宝。

    狄九淡淡说道,“本少哪里胆子很肥了?看见你老人家修为这么高,本少赶紧来到距离你老人家最远的地方寻找灵脉,就是担心啊……”

    极品灵脉的位置和上品灵脉的位置,的确是相距一些距离。

    “你担心什么?”麻衣男子周身的气势伸展出来,这一方空间完笼罩在了他的气势之下。

    那些修为弱一些的赶紧疯狂退后,他们很清楚麻衣男子是谁,一旦动起手来,靠他太近很有可能殃及他们。

    狄九抚摸了一下手中的天娑刀,叹了口气说道,“本少担心自己一个不下心,会将你老人家的老骨头部敲碎了,再一个不小心又将你老人家的血部给放光了。可是本少这些年被人欺负的太多,知道打了小的会出来老的,你老人家背后,还有更老的老不死,本少这不是怕了吗?”

    “果然是后起天才,红缨少爷的大名我冉不伤倒也是久仰了。口舌一如既往的毒辣,可惜的是,幻阁主现在不在小中央星,他也无法帮到你。”麻衣男子并没有被狄九的话激怒,语气依然不紧不慢。

    狄九手一抖,天娑刀掉了下去,只是没有落在地上,再次被一道神念卷起来握在手中,“哎呀,吓死本少了,差点刀都掉了。本少还以为幻前辈就在后面,没想到这里是小中央星,不是外面的广场。冉不伤,你老人家能不能别这样随便吓唬人,猪吓人会吓死人的。”

    本来狄九不认识这个麻衣男子,不过对方报名后,狄九反而想起对方是谁了。冉不伤,劫生境七层,生榜排名第三十七,是虚剑宗的内门长老。此刻他反而斗志极为昂扬,狄九很想知道他和真正的劫生境强者相距多少。

    根据幻明子的话,真域天才战中,劫生境应该是很常见的。

    冉不伤眼里闪过一丝杀意,但他依然没有对狄九动手,不是他忍性好,而是他肯定狄九掌握了一种方法,这种方法可以打开极品灵脉的天然禁制。在杀狄九之前,他需要让狄九将这方法说出来。

    至于狄九背后的幻明子,他是真的不惧。

    “我叫冉不伤,生榜第三十七位。现在给你两条路,交出那条灵脉,然后将如何破阵的方法说出来。”冉不伤说话的时候,气势更是狂暴,直接压制住狄九的任何动作。

    狄九叹了口气,“本少脸皮算厚了,可是和你比起来,本少才发现什么才是真正的猪皮脸。本少的灵脉是自己挖出来的,凭什么给你?本少的方法也是我自己的,又凭什么给你?你为什么不去撒泡尿呢?不知道做什么吗?是照照你的脸是不是比猪屁股更大。还有,你修炼了几千年,才爬上了生榜第三十七,你都活到狗身上去啦?能不能要点脸呢?”

    冉不伤脸色阴沉,他知道不动手,狄九不会就范了。这红缨少爷的臭脾气他也听说过,当初挑战任海连一招都没有过去。仅凭借一张口就说的五公子交出了神念锻篇,现在看来果然只知道口舌之利。

    他张手抓出神火鉴拍向了狄九,此刻空间部在他的掌控之下,他肯定自己这一鉴下去,狄九的肉身会崩溃掉。他这一招虽然没有用什么法技,却也没有留情,几乎是七成真元轰下去。他决定将狄九的肉身毁掉,然后搜魂元神。

    狄九早就在等着冉不伤动手了,他心里也很是无奈啊,如果他背后有一个顶级宗门支持,他哪里会和冉不伤说这么多废话。在冉不伤来的那一刻,他毫不犹豫的动手。正因为他背后没有那么多力量,他自己的实力也不足,这才不能主动对冉不伤动手。

    天娑刀劈出,本来被冉不伤禁锢住的空间,在这一刀之下直接溃散一空。

    冉不伤脸色一变,随即就知道他小看了狄九,他余下的真元部轰到了神火鉴上。

    狄九的刀浪刚刚涌出去,就感受到神火鉴上的真元突兀狂暴起来。

    狄九的刀势再没有半分刻意截留,尽数劈了出去。天娑刀看上去只是一刀,但是这一刀却包含了一百零九道刀道杀势,这些杀势一道比一道强。

    轰轰轰!

    狂暴的刀道杀势轰在神火鉴上,凌乱的刀芒和真元炸开。整个空间只剩下连绵不绝的刀鉴相交碰撞之声。

    感受到狄九天娑刀的刀势一刀更比一刀强,冉不伤心里冷笑。以狄九的实力,这种一刀比一刀强的刀势能坚持八十一道就已是极致了。

    在狄九刀势减弱的时候,就是狄九肉身溃散的一刻,他根本就不会给狄九喘息的机会。

    八十一道刀势瞬息部轰在了神火鉴上,可是刀势并没有枯竭,第八十二道刀势跟着就轰了过来,这种融合在一起的连绵刀道杀势,就是冉不伤也无法中途避开。

    当九十道刀势轰在神火鉴上,刀意还没有溃散的时候,冉不伤的脸色已经变了。

    狄九感受到了冉不伤的情绪变化,他冷笑一声说道,“一个月前有一个叫跃横河的垃圾在本少面前装逼,被本少一拳轰成了碎渣,听说那家伙还是鼎榜上的。没想到一个月后,本少又要杀一个生榜的垃圾……”

    冉不伤心里大惊,跃横河他自然知道,鼎榜第二。别看跃横河只是鼎榜第二,就是他冉不伤也不敢对跃横河怎么样。因为跃横河有一枚域境的剑意,那一道剑意出来,他冉不伤只有送死的份。就是不死,也会丢掉大半条命。他眼前这个红缨少爷居然说跃横河死在他手中。他可不认为跃横河连那剑意都没有激发出来,就被狄九杀了。

    此刻第一百零八道刀势轰在神火鉴上,冉不伤再也忍不住,张口就是一道鲜血。当他觉察到第一百零八道刀势后面还有第一百零九道的时候,他知道自己必须逃,否则这里就是他的葬身之地。

    表面上看起来,第一百零九道刀意杀势比第一百零八就多了一道,其实不然。就好像一的倍数是二,二的倍数是四……以此类推,一百零九道刀势的可怕远远超过前面的一倍。

    挡住连绵的一百零八道刀道杀势,是他冉不伤的极限。冉不伤连神火鉴都来不及收起,直接激发了遁符。

    “噗!”他不逃还能挡住狄九的这最后一道刀势,这一走,神火鉴再也挡不住这第一百零九道刀势。一道白芒在冉不伤背后劈落,空中炸出一条血线。

    神火鉴落在了地上,冉不伤却已经消失不见。

    狄九知道冉不伤逃了,并不是他真的能一刀干掉冉不伤,而是因为冉不伤被他的第一百零九道刀势吓住了。

    狄九对自己的实力大致有了一个谱,若是冉不伤不逃,他一样可以干掉冉不伤,不过可能需要祭出刀阵。冉不伤虽然是劫生境七层,却是劫生境的佼佼者,生榜第三十七的存在。看样子等他跨入劫生境后,应该是可以去争夺真域天才榜了。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