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狄九松了口气,他不认识卓文成,不过知道这王八完蛋了。尽管不是因为卓文成,他依然是死路,狄九对卓文成可没有半分感激。这家伙来这里不是救他的,而是想要斩断他的手腕,抢走他的戒指而已。在他明显醒过来的时候,这家伙还要抢他的断手,可见这王八多狠。

    爬上种修山一百步,狄九没有感受到任何时间法则的痕迹,也没有得到任何好处。而且被困在种修山上这一段时间,狄九也明白过来,种修山上有些路是不能走的,哪怕他自认实力远胜别的同级修士,也不能走。

    狄九侧走了数步,然后迅速下山。他隐约觉得种修山就是一个坑,这个坑他不玩了。没有了桫果,难道就一定要在种修山才能得到吗?

    狄九下山的速度极快,当他转身的瞬间,他隐约觉察到了一种渴望,那就是赶紧再次转身回去。只要他回去,就可以踏上种修山顶。踏上种修山顶,他将有大把的寿命可以修炼……

    道火瞬息遍布狄九的全身,身体内隐约蕴含的一切灰色气息尽皆被狄九焚烧一空。狄九更是加快的下山的速度。他甚至连卓文成的戒指和劈断他手腕的那柄匕首也没有要。他神级炼体,一柄匕首就可以劈断他的手腕,可见那匕首有多强大。越强大,狄九越不敢要,谁让他弱呢。

    卓文成能爬到九十五步,可见这家伙非常厉害,这样一个厉害的家伙又如此年轻,来历岂能简单?况且狄九隐约感觉到,他不能随便拿走种修山上的东西。

    景沫双?狄九下到一半的时候,居然看见的景沫双。景沫双和他之前一样,被禁锢在山腰上,毫无声息。

    狄九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伸手带起景沫双。哪怕再不能拿走种修山上的东西,看见了景沫双,狄九也不会当做看不见。

    他刚刚带起景沫双,那死亡气息就又一次席卷过来。

    有了一次经验的狄九这次直接用道火遍布全身,果然那死亡气息附着在道火上,依然是瞬息不见。短短时间,狄九已经带着景沫双落在了种修山脚。

    原本身体僵硬的景沫双,在被狄九抱着冲出种修山的瞬间,她的身体就柔软了起来,只是仍然毫无生机。

    狄九的道火毫不犹豫的渗透到景沫双体内,果然一道道灰色气息瞬息就被道火扑捉到。这些灰色气息已在开始在侵蚀景沫双的血液,狄九的道火只是一卷,就将景沫双体内的灰色气息尽数焚烧殆尽。

    道火焚烧掉景沫双体内的灰色气息后,景沫双体内多了一些生机气息,血液也开始缓缓流动。狄九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救回景沫双了。

    “可是红缨少爷。”狄九刚刚解决了景沫双体内的灰色死气,一名灰发中年男子就落在了狄九身前。

    狄九的神念一扫,乘鼎六层,实力比他低了几个小档次。

    “什么事情?”狄九语气很冷,这个时候他想要救景沫双,这个灰发中年拦住他,他心里高兴才是怪事。

    “听说红缨少爷在灵脉峡谷得到了许多的极品灵脉,这里人多……”

    “滚。”灰发中年还没有将话说完,狄九就毫不犹豫的呵斥道。

    灰发中年脸色一变,他想不到狄九如此不给面子,他周身气势立即锁定了狄九,杀气弥漫。只是还没等他祭出法宝,狄九的天娑刀已经化为了一道青色刀芒撕裂过来。

    狂暴的刀势锁定了空间,在这空间中只有天娑刀的杀意在纵横。

    不好,踢到铁板了,灰发中年感受到自己在狄九的刀势空间下移动变得缓慢,神念都受到了禁锢之时,心里大骇,“住……”

    只是说了一个住字,天娑刀的刀芒就撕裂了他的身体,将他劈为两半。

    漫天的血雾炸开,狄九早已抓起这名乘鼎修士的戒指走开了。

    周围一片寂静,几名想要上来包围狄九的修士都下意识的止住了脚步。狄九不认识这灰发中年男子,可是这里认识他的人多啊。鼎榜排名第一百零一位,劳嘉,他那一头灰发就是他的标志。这样一个强者,在狄九面前一刀都没有坚持下来。

    除非是想死的,谁敢去找狄九要灵脉?就是几名劫生境强者,此刻也都不敢上前寻找狄九麻烦。

    狄九这种实力,就是打不过劫生境,也可以轻松走掉。在肯定抢不到灵脉的情况下,得罪这样一个强者,显然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

    而且种修山有史以来,狄九恐怕是唯一一个被种修山种在山上一段时间后还能活命的修士。这种修士如果没有前程,说给谁听都不会有人相信。

    寒青依也被狄九的实力吓住了,她第一次看见狄九的时候,狄九应该还是一个虚神境蝼蚁,这才多少时间,就能够一刀劈杀劳嘉了。而且在杀劳嘉的时候,狄九一只手还抱着景沫双。

    虽然劳嘉在她眼里也是不足为奇,她同样可以轻松杀掉劳嘉。很显然,狄九的实力应该比她要强。

    吁……

    寒青依长长的吁了口气,她知道想要用强对付狄九已经行不通,狄九的成长速度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天才都要快。

    “红缨少爷,我们又见面了。”寒青依对狄九抱了一下拳,狄九出身再不起眼,她出身再高贵。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她也不得不放下高贵的姿态。至于让狄九不要背刀,那提也别提。

    狄九抱着景沫双,平静的看着寒青依,“青依仙子出身真域,果然好算计。找了一个伴修,帮你爬种修山,厉害,厉害。”

    寒青依一皱眉,很快她就将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语气尽量平缓的说道,“无论你信不信,景沫双是因为你被困在种修山,这才冲上去要救你的,她上山和我无关。”

    狄九低头看了看紧闭双目的景沫双,心里忽然涌起一股暖流。他陨落在种修山,能上去救他的人并不多,耿戟肯定毫不犹豫的会上去,他没有想过景沫双也会这样。

    “无论你信不信,景沫双做我的伴修,我并没有亏待她。虽然我有目的,却没有卑鄙。”寒青依缓缓说道,若不是她太迫切需要裂界符了,她真的不想和狄九废话这么多。

    “你想要裂界符?”狄九心里对寒青依想要裂界符的目的已有了隐约的猜测,寒青依要裂界符的目的很有可能是去天幕,天幕中可能有寒青依必须要得到的东西。

    事实上他也很想要一枚裂界符去天幕,因为天幕中有树弟。随即狄九就想到当初他从地球激发裂界符,虚空中感受到一个神秘人进入天幕的情景来。那个神秘人绝对强悍,就是他现在,恐怕也不够那神秘人一巴掌的。

    寒青依没有隐瞒,她平静的说道,“不错,我的确是需要裂界符。只要你给我裂界符,我还可以救你道侣景沫双。”

    狄九淡淡说道,“沫双我自己可以救。”

    寒青依冷笑,“被种修山死气附着的修士,虽然元神还在,却必须要恢复生机才能救活。当然恢复生机的前提条件还是要有生命气息流动,我刚才观察了一下沫双,虽然不大明白她为什么还有生命气息流动,这却是一件好事情。

    我要告诉你的是,整个小中央世界,也没有恢复生机的所在。倒是在真域有一道璇玑焕生泉,那道泉水可以让景沫双再次恢复过来。否则的话,她只能一直这样。万一拖的时间太长,沫双元神溃散,就是真正的仙人来,也就不回来。”

    狄九心里一沉,他虽然觉得景沫双有救,然而并不知道应该通过什么方式去救景沫双。他觉得寒青依没有骗他,对方说的话应该是真的。

    “你有璇玑焕生泉?”狄九赶紧询问道。

    寒青依淡淡说道,“我没有璇玑焕生泉,但是姬家有的,我姑姑就是姬家的人。”

    狄九一施礼,“多谢青依仙子给我消息,裂界符我的确有,不过现在不能给你。真域天才大比即将开始了,我将带着裂界符去真域天才大比,如果沫双无恙,我当场交出裂界符给你。”

    狄九可不敢说他身上没有裂界符了,只要他敢说身上没有裂界符,寒青依这种女人绝对会拍拍屁股走人。

    “好,就这么说定了,将景沫双交给我。”寒青依极为干脆。

    小心的将景沫双交给寒青依,狄九才说道,“沫双对我很重要,还请青依仙子尽心。”

    这句话说的很是委婉,却带着一些威胁。

    寒青依冷笑一声,“你只要带着裂界符来就可以了,废话不需要你说。”

    说完这句话,寒青依身形一展,直接遁走。

    狄九却是一步跨出,拦在了寒青依的面前。

    “你还有什么事?”寒青依的脸色有些难看,她和狄九是交易,不代表狄九可以纠缠她不清。

    狄九一抱拳说道,“青依仙子,我想要和青依仙子交换一些东西,不知道青依仙子可有桫果?”

    (今天的更新就到这里,朋友们晚安!顺便请求一下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