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配合国家净网运动,网站防劫持,更安全更快速,访问链接请添加:HTTPS,网址为:httpS://dijiuzww.com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玩宝大师手机版: https://m.dijiuzww.com/13_13500/14846668.html
    “怎么了?”萧影一边问,一边不由往自己身后看了看,并无异常。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余耀仰了仰头,揉了揉脸,“你这一说江州格古斋,燕京格古斋,我突然想起来了!”

    “你这个店名这么多年了,了解鬼眼门也这么长时间了······这想起什么能让你这个表情?”

    “我也不知道,就是脑袋嗡了一下子!”余耀解释,“当时我爸起名格古斋,我还顺口问了一句咋来的?他说有高人指点,我就没再问。后来,我知道大掌眼在琉璃厂也有这么一家店,还心说大掌眼显灵找上我,兴许是店名巧合······”

    “依我看,店名是巧合。”萧影顿了顿,“现在你的意思是,这不是巧合?”

    “在拾古会出现之前,我一直是这么想的,所以没有太在意。但是现在来看,拾古会知道得太多了!甚至九月初三那天晚上······所以,我觉得真有必要查一查!”

    “只是令尊令堂······”萧影微微摇头。

    “可以问问我爸当年在古玩行的老朋友。”

    萧影看了看余耀,“你最近是不是太紧张了?”

    余耀不由一怔,“你觉得没必要?”

    “有没有必要两说,但是不能乱。这个可以查,但是不能太敏感。”萧影认真劝道。

    余耀点点头,没再说话。萧影又道,“吃完了饭,下午先休息一下吧!”

    半个小时后,两人离开烤鸭店,走到路边准备打车,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SUV的车门突然打开了。

    下车的是欧阳松。

    “余先生,这么巧?”

    其实一点儿也不巧,这车显然不是刚停。

    “是啊,欧总也回燕京了?”

    “有公事,只能跑一趟。余先生到燕京这是?”欧阳松说着,看了看萧影,萧影只是微微点头,而后径自走到了一边,掏出手机看起来,没再搭理她。

    “噢,这不是拍了点儿东西,手头宽裕了么,想来燕京考察一下,开个分店。”余耀应道,“欧总这是来吃饭?可够晚的。”

    欧阳松没接吃饭的事儿,“开分店?怪不得。”

    “怪不得什么?”

    “我是说怪不得余先生要出手东西,原来是想扩展业务规模。”

    余耀淡淡一笑,“那就不耽误欧总吃饭了,再见!”

    “好,常联系!”

    分开之后,余耀和萧影没有立即打车,而是沿着路边走了走。余耀说道,“她说怪不得,应该是说我怪不得上午出现在银行。我想,她本来得到线索,是盯银行的,但是没想到看到我了。”

    “看到你就盯上了你了。”萧影皱眉,“她这是不放心,亲自跟到饭店来了。”

    “有点儿麻烦了······”余耀也皱眉,“从现在开始,她估计还会继续盯着我。”

    话音刚落,余耀手机响起,是钟毓打来的。

    “方便说话么?”

    “方便。”

    “昨天的瘦子刚才来了,把台盏交到我手里了!”

    “什么?明白了!”余耀心下不由暗叹,这胖瘦二人玩得溜啊!提前得到消息,一早从银行取走了东西;同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随机应变,打了个“闪电战”,避免了夜长梦多。而且,这一切是建立在对钟毓、对两人的关系了解到位的基础上。

    余耀见识了拾古会的两次行事,一次港岛,一次燕京,窥豹一斑,不服不行。

    “他建议我现在就转移,不要放在酒店,也不要等你回酒店再转移······”钟毓又道。

    “他说得对。”

    “先放上官那里?”

    余耀摇头,“不行,上官带画从美国回来,可能会被人注意······”

    “行,我知道该送哪里去了。”钟毓断然道。

    余耀知道钟毓说的是哪里,“好!顺便你说下碰头的事儿,我可能被盯上了,今天不过去。”

    余耀挂了电话,萧影业已了然,“这下放心了!”

    “这头是放心了,但是,我更想查查我爸起名格古斋的来由了。”

    “随你吧。”萧影似乎也有些赞同了,“那你下午是在酒店打电话查访,还是去琉璃厂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空房?”

    “先回去。我顺带网上查查琉璃厂店铺的租售信息。”

    “你是想买还是想租?”

    “租。”

    “嗯。”

    两人对视一眼:“租比买好。”意见一致,那就不需要过多解释,这不是钱的事儿。

    随后两人便打车回了酒店,萧影说正好下午休息一会儿。

    余耀回到房间,坐下点了一支烟,先捋了捋老爸生前的一些朋友关系,随后先给一个人打了个过去。

    “迟伯伯,我是余耀啊!”

    “小余啊,你现在可是大忙人,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有点儿事儿想打听下,本来应该登门拜访的,但是我在燕京有点儿事儿,没打扰您吧?”

    “没有没有,刚喂完鱼,你说。”

    “是我家格古斋的事儿,我爸当时开店,咋想到这个名儿呢?”

    “不是你爷爷起的么?”

    “我爷爷?”余耀有点儿懵圈,“我爸开店的时候,我爷爷奶奶早就去世了啊!我爸说找高人起的。”

    “啊,我想想······噢,他好像说过一嘴,说是你爷爷的朋友,是个高人。”

    “那您还记得这个人是谁吗?还在世吗?”

    “这个,我真不知道······对了,侯老爷子可能知道!”

    “您说的是当年的老街坊侯爷爷对吧?后来搬到沪海和儿子一起住了。”

    “对对对,就是他!你有他电话吧?”

    “没有。”

    “等我给你找找,给你打回去。”

    半个小时后,余耀又给侯老爷子拨了过去,侯老爷子是个话痨,接通电话后,成了他问余耀了。他儿子儿媳妇都挺忙,孙子上高中住校,在沪海熟人少,闲得慌,余耀来电,他可逮住了。

    最后余耀只好不太礼貌地打断,问出了问题。

    “这你可问对人了!迟家老二不清楚。这店名儿啊,你爸是找了你爷爷早先的朋友老孔。这个老孔,平时爱研究点儿周易八卦什么的,不过,他前年就驾鹤西游了,我就是他走那年来的沪海······”

    这听着侯老爷子又要扯远,余耀又赶紧把他拽回来。

    ()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
我要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