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配合国家净网运动,网站防劫持,更安全更快速,访问链接请添加:HTTPS,网址为:httpS://dijiuzww.com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跃马大明手机版: https://m.dijiuzww.com/21_21813/14846691.html
    “这个……”

    张太平被徐长青郑重的质问吓了一跳,主要是炭火的问题对他而言只是个铺垫,他的目的是想更好的对徐长青阐述他后面的战略计划,让兄弟们能多立功。

    不过张太平反应很快,已经捕捉到了其中核心,忙恭敬道“大帅,这,这都是卑职的猜测,卑职绝没有扰乱军心的意思……主要是卑职在昨天时便注意到,工兵兄弟们在采集东面那树林子的时候非常小心,包括一些不像样的枝桠、烂叶子都收集起来,这在寻常应该不会……还有就是卑职留意到,村子里的建筑物也……”

    听着张太平小心翼翼、生怕犯了忌讳的分析他所见到的细节,徐长青心中一时也止不住感叹。

    有些时候,真的是想不佩服都不行,人和人之间,着实是有差距的。

    正如那句名言“春江水暖鸭先知。”

    张太平这小子对事物的洞察力,对环境变化的感知力,那种独特的近似与生俱来的敏锐感,便是徐长青都比不了。

    看徐长青不说话,张太平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无比恭敬的垂着头,只敢看徐长青的鞋面。

    半晌,徐长青这才缓过来些,笑道“你小子还真有点贼。说说吧,你们商议出来什么计划?”

    见徐长青缓和,不似作伪,张太平也稍稍放下心来,忙是对徐长青阐述起了他的思路。

    昨晚反设陷阱,逮住了一个镶白旗的牛录章京,对张太平本人,包括他们整个千总队都是一个极大的鼓舞,早上,王洪洋特地把他叫去问话,想从他身上找些灵感,张太平便将反设陷阱的经过仔细述说了。

    王洪洋他们很快便找到了灵感,想把这个套路扩大化,继续连夜突进,利用模范军的火力优势大规模反设陷阱,更有效的杀伤清军的有生力量。

    但这东西小规模搞搞还行,大规模搞,肯定是要付出巨大代价,所以王洪洋他们不敢直接过来找徐长青,便将正当红的张太平推过来。

    看张太平说完诚惶诚恐的模样,徐长青不由摇头失笑,这帮兔崽子,越来越机灵了。

    张太平这小子虽是在某些方面有着远超越常人的天赋,但究竟太年轻了,对战争的理解还远远不足,也没有意识到其中存在的风险,不过,这小子人很不错,很正,是个值得培养的人才。

    “太平,别紧张,你这个思路还是不错的,至少出发点是好的。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十几人、一个甲的人手,可以利用鞑子的陷阱反设陷阱,可,一旦扩大规模,鞑子又不是傻狍子,难道能这么轻易便上你们的当?到时,又该需要多少诱饵,才能让鞑子上这个当?”

    徐长青循循善诱的帮张太平理思路。

    现在也没有什么思路,与其烦躁,还不如好好点拨下这个有前景的小子。

    “这……”

    张太平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脸都涨的有些红了,却是有些没法表达。

    徐长青一笑,也不着急“别慌,慢慢想。不要只站在你小旗的位置上考虑,眼光放的更远些。你就当你是把总,千总,乃至是游击,参将。”

    说着,徐长青丢给他一颗雪茄,自己也点燃一颗。

    张太平哆哆嗦嗦的点燃了雪茄,抽了好几口,逐渐平静下来,凝神思量。徐长青看着他年轻又充满希望的脸孔,表情也渐渐柔和,充满希冀。

    这些年轻人,都是希望那。

    这种行为肯定是不提倡的,但是,也给徐长青提了个醒,还是要加大底层将士们向上的通道。

    特别是要加大力气挖掘基层将士中的才能之辈!

    像是张太平这种,已经是属于‘二代’模范军,他的伯父退役后,他顶替伯父加入进来。

    别看徐长青此时是第一次见到张太平,可昨晚上战功报上来的时候,徐长青已经得到了张太平所有的资料。

    相对于普通模范军将士,有伯父的人脉在,张太平入伍半年便提到小旗官,实职甲长,已经是坐火箭了,但对徐长青而言,这还是不够!

    通过与张太平的交流,包括寻常时候在部队基层的感受,徐长青已经意识到,这些‘二代’模范军将士,比‘初代’对自己、对模范军、对海城,还要更加热爱,也更加纯碎!

    这帮年轻人,简直就像是一团团火焰!

    换言之,他们是已经是‘鹰派’的模范军中的‘鹰派’!

    现在来看,他们还有些单薄又稚嫩,但假以时日,他们,必将成为模范军的核心骨架,奠定模范军更强大的未来!

    必须要把他们尽快推到更有战斗性的位置上,哪怕到不了把总,也要到总旗这一级别!

    一个总旗,五六十、六七十人的规模,相比于一个甲十几人而言,就能做成许多事了。

    一颗雪茄抽了大半,看张太平已经有些领会过来,徐长青长长的吐出一口烟雾道“太平,你有件事没有说错,咱们模范军到现在,确实是没有几分柴火了。目前的状态,也就还能坚持个三五天。你,有什么想法吗?”

    张太平这小子悟性极高,既然已经决定提点他,徐长青也不再保留,说出了此时最核心的问题。

    以张太平的悟性,就算是徐长青不再提点他,他恐怕也会把这个秘密死死的烂在肚子里。

    这不仅仅是徐长青对张太平的自信,更是对自己的自信!

    “这……”

    张太平陡然色变。

    如说果刚才他还能保持镇定,强自压抑住心底深处的兴奋,悉心听着徐长青的指导,此时,徐长青把这恐怖的问题说出来,张太平究竟是年轻人,已经是坐不住了。

    至此时,模范军并不仅仅是徐长青的私产,也是他张太平和他的弟兄们的希冀,是他们的家人、父母、兄弟、姐妹,包括海城与山东左协无数同胞们的希冀。

    清军此时断了模范军的柴火,跟把刀架在他们脖子上已经没有任何分别!

    这岂能忍?

    看着激动的张太平,徐长青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有张太平这小子作为标杆,模范军的士气肯定是能稳住了。

    若是明后天还没有思路,那,徐长青也只能抛却一些要抛却的东西,准备跟大清国玩命了。

    这时,张太平忽然道“大帅,想解决柴火问题,或许,并不需要太过麻烦!”

    “嗯?”

    徐长青眉头微皱,看向张太平的眼睛。

    张太平此时反而愈发镇定,眼神中充满了一种凶狞,脖颈间的青筋都鼓胀起来“大帅,卑职现在想想,也能猜到一些目前的局势了。清军只围咱们北、西两面,反而是放空东面的九仙山与南面曲阜方向,就是想要利用九仙山上的柴火与曲阜城为诱饵,想击杀咱们模范军的有生力量!大帅,卑职虽才入伍不到一年,但在家时,伯父一直跟卑职讲述一些战场经验,也逼着卑职读兵法,卑职窃以为,清军之所以如此,恰恰是害怕咱们模范军,咱们模范军不能这么落入他们的筹谋里!”

    张太平刚开始还稍有紧张,但说着说着,紧张便是散去,那种凶狞之气止不住的外放出来。

    “说下去!”

    徐长青眉头微皱,但转瞬便释然开来。

    “是!”

    张太平愈发的自信,“大帅,大道理卑职明白一些,但一时半会间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反正咱们就是不能让鞑子如愿。而且,咱们模范军此时并非没有炭火,反而极有可能拥有极多的炭火!卑职前天巡营的时候,路过村西头的那片洼地,正好碰到一个熟人,他是红将军麾下,曾经在新泰附近看过煤矿。当时我们只是玩笑般说话,他说这洼子底下极有可能有个煤矿,就算不太大,恐怕也足够赚了。他还约卑职一起,等打完了仗,把这块地买下来。那人眼光还是很准的,大帅,咱们可以现在便派人看一下!若是没有煤矿就罢了,若是有,咱们的燃眉之急便能解决,反正咱们决不能按照鞑子的筹谋行事!”

    说完,张太平坚定的看向徐长青。

    却发现,徐长青已经目瞪口呆,整个人都有些傻了,一时根本没有反应。

    徐长青此时是真的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有事情老是想自己抗,却是忽略了人民群众的创造力!

    特别是那种观察力!

    后世徐长青便来过这边,许多当地的朋友还在戏言,说‘你现在踩的脚下都挖空了’,只不过那时沧海桑田,这种资源行业都是大巨头的,环境也不是太好,徐长青也没怎么在意,现在想想,这他么简直是……站在金山上不自知啊……

    “大帅,大帅您没事吧?”

    等到张太平的声音传进耳朵里,徐长青这才回神,精神陡然一振,忍不住用力的拍了拍张太平的肩膀“太平,你个瓜娃子立大功了!走,现在便去,把那位熟人一起带上,咱们现在便去看那洼子!”

    “嗳,是!”

    ……

    “哈哈,出炭了,出炭了,还不少哩!”

    “大帅,您看,这虽然不是上好的焦炭,但是成色不差,乃至比咱们海城老百姓家平日里烧的都要好了。这个煤矿的规模就算不大,但是绝小不了……”

    傍晚,泉头村西北部的洼子里,突然传来一片无比躁动的欢呼,简直堪比打了胜仗。

    便是徐长青也忍不住紧紧握住了拳头,几如要仰天长啸。

    谁能想到,本以为是绝境呢,却是‘站在一座金山上不自知……’

    此时,经过张太平那位同乡熟人、红娘子麾下的副总旗刘茂的指引,近百号儿郎只挖了半个多下午,也就挖下去二十米出头,便是挖到了黑黝黝、简直堪比金子般的煤炭。

    而且质量还很不错。

    炭火危机的阴云,几如是在瞬间便是得到了解除。

    按照刘茂的说法,这煤矿只看目前的规模,够模范军八万人烧上半年都绰绰有余了。

    yueadag0

    。
安卓版App,同步阅读,不再错过!
我要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