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喀秋莎与白桦林(5)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07.html
    (第三更)

    凌晨四点半,果然如政委预料的那般,车臣人选择在这个时机发动攻击。

    这次车臣人动用了三辆全副武装的皮卡车,从玻璃上的铁丝网到车头的钢铁蒙皮,他们将脆弱的皮卡改装成结实的轻型装甲车,至于这装甲车里面的是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一清二楚,甚至不敢去多想。里面放置的,肯定是足以让所有人都送进地狱的汽车炸弹。

    “集中火力对准皮卡,不要停止射击。”政委向所有人发布了最后的决战指示,皮卡冲破了最后一道方向,他们也就可以去见**导师马克思了。

    所有人仿佛忘记了伤痛和恐惧,脑袋中剩下的就只有杀戮和坚守阵地,流弹构成了火力网包围了皮卡车,在黑夜中rpg仿佛也失去的准头,总是无法击中三辆左闪右避曲线前进的皮卡车。

    在最关键和紧张的时刻,瞭望台上的狙击手一发子弹击穿了驾驶员的脑袋,第一辆皮卡车熄灭了火。死去的驾驶员松开了按钮,一团巨大的火光从驾驶舱内炸开升起,三四米高的火球构建成一幅壮阔的模样。

    狙击手刚想转移阵地,就被敌方狙击手的一发子弹直接从瞭望台上打了下来。守卫的苏军失去了最后一个狙击手,现在只能靠他们手中的步枪和通用机枪来阻止敌人的进攻了。

    “别停啊,继续射击。”瓦连京又将枪口对准了另外的两辆车,士兵将最后一发rpg火箭筒装上,对准了红色的那一辆皮卡。他大致算了一下汽车炸弹的前进规律,然后将瞄准汽车面前五米的距离。

    一发rpg火箭弹发射过去,直接命中皮卡车的车头,在爆炸巨大的气浪之下,整辆车被掀翻在地,第二辆汽车炸弹的进攻也被人击溃。

    只剩下最后一辆疯狂冲撞的皮卡车,同时也是装甲最为厚实的一辆,他躲过了所有的子弹和火箭弹的袭击,离那堵不算高,且挂满了铁丝网的混凝土墙越来越近。

    “所有人赶紧撤离!”瓦连京拽着伊万诺夫和身边的几个小伙子,从两米多高的掩体工事上跳了下去,伊万诺夫摔倒在地上,怀中的口琴掉了出来,不知道掉在了哪里。

    “我的口琴。”伊万诺夫还想爬回去拿回自己的东西,却被瓦连京一把抓住使劲的往后跑,还没跑出十米,震天动地的爆炸声从身后传来,瓦连京政委扑倒在伊万诺夫的身上,爆炸产生的巨大气浪掀起了厚厚的积雪,将伊万诺夫和瓦连京两个人埋在积雪之下。

    伊万诺夫的听觉像是被海绵剥离了声音,他用手拍了拍耳朵,泥沙混杂着血流了出来。伊万诺夫侧过身,将政委推到一边后爬了起身,回过头看见他这辈子都难以忘怀的可怕光景。

    燃烧着火焰的士兵在雪地中翻滚,滚烫的汽车残骸飞溅的到处都是,一些士兵被炸断的只剩下半截身子,却依旧往前爬行,拖出一条长长的血痕,他们想要拿起步枪继续战斗,只是手指才勾到扳机的时候就气绝身亡。

    “政委!”伊万诺夫才想起身边一直保护自己的瓦连京,连忙查看对方的情况。一条钢筋贯穿了他的腹部,鲜血正在不停的从伤口处涌出,浸湿了他的白色迷彩服。

    伊万诺夫想把钢筋从他的腹部拔出,却被瓦连京一把阻止,他咳嗽了一下,说道,“喂,小伙子,我还想多活几年呢。你就这么盼着我死吗?混蛋,别拔了,拔出来我血流的更快。”

    “可是这样下去你会死的啊!”伊万诺夫强忍着眼泪,他将瓦连京一把抱起,不顾周围炮弹的爆炸,向最后完整的那幢建筑物走过去。车臣人的武装力量得到了加强,与刚开始的炸弹冲锋不一样的是,他们拥有了游击战专用的掷弹筒和迫击炮。

    剩余的苏联士兵没有撤退,他们还在继续跟车臣武装分子反抗,子弹打光了就丢手榴弹,手榴弹也丢光了就拿起刺刀准备好白刃战。

    剩余的二十个幸存的士兵集合在一起建筑工事的后面,战火弄脏了他们的脸,但依旧眼神坚毅的眺望着前方。瓦连京望着他们,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士兵,你们没有一个选择后退。”

    “这是最后的战役,你们是选择为国捐躯,还是选择向车臣缴械投降?”瓦连京政委自言自语的加了一句,“不过是选择体面地去死,还是窝囊的去死而已。”

    “我们不会抛弃政委。”其中一个人将腰间的刺刀从鞘中拔了出来,挂在了枪口上,“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个人,我们也不会放弃阵地。”

    “很好。”政委最后露出一个笑容,他伸出手指指向前往,“为了苏维埃,前进,同志们!”

    敌人的枪声渐渐的靠近,每个躲藏在墙壁后面士兵准备着最后的偷袭和进攻,敌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伊万诺夫握着护木的手都有些颤抖。

    “三,二,一,冲啊!”伊万诺夫咬紧牙关站了起来,敌人就在十米外的距离,火光映衬着他们的脸,显得格外的狰狞。就在所有人跑出掩体的那一刻,后方的天空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那些武装分子就像看到鬼魅盯着他们的后方,手中的枪朝着天空胡乱的扫射。

    伊万诺夫刚想回头,两架雌鹿直升机就从他们的头上低空掠过,吹起他们的米黄色的军服。

    12.7mm的机载机枪向那群武装分子毫不犹豫的宣泄着怒火,冲在最前面的人敌人立刻被达成了血肉模糊的肉块。

    “抱歉,小伙子们,我们来晚了,休息一下吧,接下来交给我们好了。”一架直升机成员通过扩音器对幸存下来的士兵说道,他对另外的一名驾驶员说道,“摧毁他们的迫击炮阵地。”

    “乐意效劳。”另外一架直升机飞向左边,那里的敌人还全然不知前线发生什么样的变故,但是雌鹿的火箭弹会教育他们怎么做人,就像上级下达的命令,不留一个活口,彻底的解决动乱的根源。

    火光与爆炸构造成绚烂的夜景,划破了黎明前的天幕。伴随着最后一团爆炸的亮光散去,伊万诺夫抬起头,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白。

    “空军这帮家伙,说你们天亮到就天亮到啊?这么守时就不能提前一些吗?真是的。”目睹了一切的政委笑骂着,靠在墙上捂住火辣的伤口自言自语说道,“这一次,真的可以回家了吧。”

    或许是失血过多产生了幻觉,政委看见那些死去的年轻士兵全部站在了他的四周凝视着他,瓦连京抬起手,想要抓住其中一个人的手,冰冷的指尖却触摸到了一丝的温暖气息。

    那是黎明时分,射入房间里的第一缕阳光。老政委笑了一下,他捂着伤口闭上眼睛,慢慢想到,嗯,战争结束了,就让我先睡一下好了,太累了。

    车臣人开始慌不择路的撤退,完全掌握了制空权的雌鹿直升机清理完剩余的武装人员之后,在黎明时分装甲部队也终于进驻到军事基地里面。望着黑压压倒下的尸体,其中一名士兵惊讶的说道,“昨晚的战况一定很激烈吧。”

    “是的,但我们守住了这里没有一个人撤退。”年轻的士兵将步枪朝下插在了雪地里,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感叹血腥战斗过去之后的劫后余生。

    战争终于结束了。

    伤员都被送到后方去治疗包扎,瓦连京被人从掩体里抬了出来,送往后方进行紧急治疗,他的脸上还挂着昏迷之前的幸福微笑。后续的部队开始清理战场,不断的将尸体抬出来,整理好之后盖上了白布。

    与兴高采烈的幸存者不同的是,孤单一人的伊万诺夫在战场上四下寻找,焦急的他想要找到那枚失去的心爱口琴,有人劝他先包扎一下伤口,却被伊万诺夫强硬的拒绝,人们摇摇头,以为这位士兵受了刺激之后疯了。

    伊万诺夫知道自己没疯,最终十指挖的鲜血淋漓的他拔开最后一处黑色的泥渣之后,终于找到了掩埋在下面的口琴。

    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伊万诺夫握着口琴静静的坐在被炸断的白桦树干上,望着四周围成片倒下的战友尸体,还有满目疮痍的断壁残垣,内心仿佛被人剥夺了所有的情绪,只剩下麻木的躯壳守护着这里。

    他用衣服擦干净口琴,默默的吹奏起还没有吹完的《白桦林》,像是在无声的诉说那些逝去的悲伤。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

    悠扬的曲调声响起,白桦林干枯的枝桠在寒风中摇晃,像是为这首安魂曲轻轻的伴奏,伊万诺夫闭着眼睛,他可以感受到那些死去的战友或许正坐在他的身边,有说有笑,听他吹完最后一段没有完结的歌谣。

    白桦林掩埋了硝烟,还有那些鲜活的生命。

    “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详,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