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见到了老战友,杨轶自然不能让他们在外面喝西北风,他走前头,邀请罗宗盛他们到自己的咖啡店继续叙旧。

    刚刚开门,已经被丁湘姐姐擦干泪痕的小姑娘惊喜地跑过来,扑在了爸爸的怀里,但她很快嘟起小嘴巴埋怨道:“粑粑你骗人!”

    粑粑?爸爸?这声呼唤,跟在后头的沈昕雨被雷了一下,诧异地和罗宗盛、余笑天对望一眼。

    杨轶都有孩子了?不过有孩子也不算特别奇怪,部队里并非都是光棍,像罗爷都结婚了,只是还没要孩子。沈昕雨奇怪的是杨轶家的闺女有点大,看起来好像有五六岁了!

    “你说,你说让我,我数十遍,你就回来,但你都不回来!”小姑娘把心里对爸爸的担心,化成了埋怨,紧紧地搂着爸爸的脖子说道。

    说完,小姑娘才看到爸爸的后头有好多些人,有些害羞地缩了缩小脑袋,但她现在是胆大了很多,大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打量着这些穿着绿色衣服的人。

    “是爸爸不好,爸爸是因为在外面遇到了这些叔叔,爸爸以前的好朋友,所以才回来晚了。”杨轶转过身,给他们介绍,“罗爷、沈昕雨、阿笑,这是我闺女,曦曦,这位是罗叔叔,沈叔叔,余叔叔,还有郭叔叔。”

    “郭蜀黍?”曦曦有些诧异,她扭头看向正在跟丁湘解释的郭子意,小姑娘有些费解,“怎么两个郭蜀黍?”

    “因为他们都姓郭,不过那个是郭子意叔叔,这个是郭达宝叔叔!”杨轶微笑着。

    “那好吧……”

    打过招呼后,曦曦便跑去继续拉着兰馨去玩。

    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家伙,也因为爸爸的挺身而出,如同大山一般挡在面前,所以并没有给曦曦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这就好像前世喜欢看奥特曼的小朋友一样,虽然他们本应该怕那些面目狰狞的怪兽,但只要他们相信会有奥特曼来帮他们打倒这些怪兽,那么那些怪兽也不足为惧!

    郭子意识趣地去骚扰丁湘,没有过来这边影响杨轶和战友的叙旧。

    杨轶邀请罗宗盛他们,包括郭达宝在一个大一点的卡座里,一块坐下,他从吧台搬出自己的茶具,亲手给这些兄弟们泡茶——咖啡他们当然是喝不惯的。

    “握草,杨轶,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连茶都开始这么喝了?”沈昕雨看着杨轶跟摆弄艺术品一般地用镊子夹起一个个小巧的紫砂茶杯过沸水清洗,忍不住叫了起来。

    罗宗盛和余笑天跟沈昕雨的反应差不多,郭达宝憨厚地挠了挠头:“我喝茶都是大口大口喝,这个小茶杯还不够解渴。”

    “他以前就是那样,以前罗爷顺了一些大佬的好茶叶,他就跟你这样,牛嚼牡丹地喝了!”沈昕雨揭穿地说道。

    杨轶笑了笑,他转身去吧台拿了一个咖啡杯,给郭达宝用,另外三个还是多少有一点雅兴,但郭达宝估计是不习惯这种慢条斯理的喝法。

    虽然罗宗盛也问了一下杨轶刚才在水坝边的冲突,但杨轶不想多提,轻描淡写地带了过去。几人一边喝茶,一边聊起了许多杨轶离开之后的事。

    “你走后,战狼的人也有一些变化,来了几批,也走了几批,先是哨子、老陈受伤退下去做了文职,然后是……”罗宗盛略微有些伤感地说道。

    “还有老张、柱子,他们两个牺牲了!”沈昕雨补充说道。

    杨轶微微有些愕然,虽然他早已淡漠了生死,但这两位战友都是记忆中鲜活存在的人物,并非是那些毫无关联的击杀目标,听到他们的死讯,杨轶不由地感到心脏揪了揪。

    “他们……怎么牺牲的?”杨轶沉声问道。

    “四年前,我们围剿糯卡,情报出错,中了他的埋伏……”罗宗盛本来不想提这些伤心事,但既然沈昕雨都已经说漏嘴了,他便给杨轶简单地说了说。

    叙旧,自然也免不了问起杨轶这些年的经历,罗宗盛他们都很好奇杨轶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发生了这么多变化,还写了《士兵突击》、《亮剑》这样的作品。

    “也没有什么,这些年走南闯北,各行各业都做过,不过都是在底层工作,跟着身边的人学习,所以杂七杂八都会一些,至于写小说。”杨轶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道,“那些年自己一个人,夜里只能靠看书打发时间,看得小说多了,自己也学会了写。”

    这些战友们倒是没有什么怀疑,只是感慨了一下杨轶过得也不容易。

    不过,沈昕雨倒是有些古怪地看着杨轶:“那你的女儿是什么回事?都五六岁了吧?我记得你退役前几年也没有休过假……”

    这家伙还是有些口无遮拦。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杨轶那闺女多漂亮?眉目都跟杨轶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罗宗盛训斥道。

    杨轶哑然失笑,解释道:“曦曦才四岁,只是因为她妈妈长得高,基因好,所以她也比同龄的小孩长得高一些。”

    “原来是这样!”几个人恍然大悟,也为杨轶舒了一口气。

    杨轶并没有跟他们讲自己和墨菲那些“跌宕起伏”的感情经历,基本上都是一笔带过,坚决不灌水。

    这叙旧还是聊了好久,茶叶都换了几批。

    不过沈昕雨一直惦记着要跟杨轶切磋的事,趁着罗宗盛去上洗手间,他兴奋地嘿嘿一笑:“杨轶,刚才是罗爷拦着,但咱们兄弟这么久不见,是不是应该比划比划?听郭达宝说,你这些年功夫精进了不少。”

    “你打不过杨轶。”郭达宝在一边好心地提醒。

    沈昕雨一听就不乐意了:“握草,谁说我打不过他!当年在部队里,他是我的手下败将!”

    “姓沈的,你说这话的时候,良心难道不会痛吗?”杨轶呵呵一笑,他的兴致起来了,也学着沈昕雨的语气,粗声粗气地说道,“当年我和你打,谁输多谁赢多难道你心里还没有一点数吗?”

    那个时候的杨轶和沈昕雨的身手都很强,基本上是五五开的水平,但两人都互不服气,愣是觉得自己赢得更多一些。

    “你说你赢得多?阿笑,你来评评理,当年是不是我把他给揍趴了?”沈昕雨不服气。

    余笑天一直不怎么说话,性格使然。

    但这会儿,他看了看这两人,还是开了金口:“不论过去,打了再说。”

    “好,打了再说!”沈昕雨自信地站了起来,向杨轶挑了挑眉,“走?”

    罗宗盛回来了,他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不过没有再阻拦。

    人狠话不多,杨轶用行动来回应,只见他解开有些碍事的外套,露出里面的短袖。

    沈昕雨也不示弱,他也扒拉下外衣,露出穿着绿色背心的健壮身躯,两人一头扎进了外头凌冽的寒风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