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菲毕竟只是邀请嘉宾,唱两首歌也算是比较特殊的待遇了。唱完之后,她便退下去,将舞台交还给了陈奕捷。

    “麻麻去哪儿了呀?”曦曦看着墨菲离去的背影,有些坐不住了。

    “别急,等会儿,你就能看到她了!”杨轶淡定地微微一笑,一边安抚着女儿,一边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握在手里。

    陈奕捷在唱什么歌,杨轶倒没有再在意。

    没多久,不出杨轶所料,手机一震,他立马有了感觉。

    杨轶一只手搂着女儿,一只手翻看着短信,墨菲发来的,杨轶没有猜错,刚回去后台,她便迫不及待地跟墨晓娟要了手机。

    “大混蛋!”

    看着这条三个字一个符号的短信,杨轶脑海里浮现出了墨菲咬牙切齿的样子,嘴角不由地微微上翘。

    “嗯。”杨轶回复更加简短。

    一会儿,手机又震了震:“干嘛把我女儿大老远带来羊城?明天不用去幼儿园了?”

    这女人还嘴硬着呢!

    “明天?跟穆老师请了假,明天一起喝个粤式早茶再回去。”杨轶哒哒哒地回复。

    “粑粑,你在做什么?”曦曦终于发现了,她好奇地扒拉着爸爸的手,让那个屏幕挪到自己的面前,“我可以给麻麻打电话吗?麻麻都看到我了!”

    “等一下啊!马上就好。”杨轶还想逗一逗墨菲,这是两人之间的一点小趣味,所以只能委屈一下曦曦了。

    “一声不吭地突然跑过来,我要生气了!ヽ(#`Д?)?”附在短信后面,还是一串颜文字,杨轶以前教会墨菲用,她还推陈出新了。

    杨轶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了墨菲假装生气、气鼓鼓的样子。

    “想你了。”杨轶再度简单地发了一条短信。

    果然,墨菲就吃这一套,一会儿后,她又回了一条短信:“快来后台啦,大混蛋!”

    “稍等片刻!”杨轶将手机收起来,然后抱着曦曦起身。

    “我们去见妈妈。”杨轶在小姑娘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真的呀?”曦曦满心欢喜,搂着爸爸的脖子,激动地拧过头,看爸爸往哪边走。

    杨轶自然不能惊动工作人员,人多嘴杂,他还带着曦曦,要是让人瞧见,把这事给捅出去了,可是会给墨菲带来很大的麻烦!

    但潜行这点小事难不倒杨轶,只见他借口去洗手间,然后找了个安保的漏洞,钻到了后台里!

    如果没有曦曦,他完全可以顺手牵羊拿个工作牌,然后大摇大摆地进去。现在还抱着曦曦,杨轶只能躲躲藏藏。

    “嘘!”杨轶还冲着曦曦竖起食指示意一下。

    “嘘!”小姑娘一点也不紧张,她还觉得很有意思,眉开眼笑地学起了爸爸的样子。

    有点小波折,但杨轶还是根据墙上贴的示意图,找到了后台休息室所在的地方。休息室有几间,但门口都有玻璃小窗可以看进去,所以杨轶不费什么功夫,便找到并推开墨菲和墨晓娟的休息室。

    “麻麻!”最兴奋的还是曦曦,她迫不及待地叫了一声,然后伸着胳膊,长长的,要妈妈抱抱。

    墨晓娟慌忙关上门,注意下外面的动静,才笑嘻嘻地说道:“哇,我还说要不要去接一下你们呢!姐夫果然厉害,自己找过来了!”

    杨轶对她淡淡一笑,小场面,无须解释。

    墨菲抱着曦曦,正在听着小姑娘诉说思念之情,但她的眼神还是不由地瞥了过来,那眼里嗔怪的意思很明显。

    “要不我们先回酒店吧?这里不适合聊天,外头人来人往,往里面瞅一眼啥都看到了。而且刚才都已经跟陈奕捷告别了,他说我们可以直接走,早点回去休息。”墨晓娟提议道,“姐夫,你住的酒店在哪?。”

    杨轶笑道:“一样,四季酒店。外头,我有车。”

    “那就先回去,晓娟,你帮忙收拾一下东西。”墨菲抱着曦曦走过来,不露声色地踢了一下杨轶的脚踝,好像有些闷闷不乐,鼓着嘴巴抬眼看着杨轶。

    “咋了?还在生闷气呐?”杨轶伸手去抚摸了一下墨菲的脸蛋,柔声问道,

    温暖的大手还是熟悉的感觉,墨菲心里头其实没有啥气的,就一点小委屈,也早就被杨轶的温柔攻势给攻破,她小声嘀咕道:“没有啦,只是觉得自己好笨,你早上问我在哪个酒店住,我居然一点也没有能反应过来。”

    “这不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吗?”杨轶笑道。

    “对呀,麻麻你开不开心?我跟粑粑忽然来看你。”曦曦咯咯地笑着,天真地说道。

    “开心,其实看到你们的那个时候,麻麻就觉得很惊喜,心情非常好!”墨菲装不下去了,她露出了笑容,跟女儿说道。

    ……

    晚上,在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里,玩了一天的曦曦已经累得睡着了。

    小姑娘睡得很香,可能是因为今天看到妈妈的缘故,睡着了的小脸蛋还带着笑意,不知道是不是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给谁打电话?”墨菲擦着头发,从浴室出来,穿着宽松的睡袍的她,若隐若现地露出颈下的白皙。

    杨轶订了总统套房,墨菲自然要住在这边,只能委屈墨晓娟自己一个人住商务套房了。

    “给傅俊,他不是在羊城吗?明天请他一块喝早茶,今天我和曦曦来羊城,也是承蒙了他安排。”杨轶将手机放下,微笑着说道。

    “那你的朋友还真的很多啊!”墨菲感慨地说道,“你来羊城做坏事,都有这么多人帮你。”

    “什么做坏事啊?”杨轶接过了墨菲手里的毛巾,帮她擦起了头发,一边叫屈道。

    “你还说不是!”墨菲嗔道,“之前在家里,才几天你就忍不住了。还哄着曦曦说来给妈妈惊喜呢!我还不知道你呀?”

    “咳咳,跟曦曦说的,那也是原因之一嘛!最主要的,还是我想来探望你,然后听你唱歌。”杨轶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你今晚唱的歌,多好听啊!《听海》唱得让人心潮澎湃,《不如不见》唱得令人潸然泪下。我看,起码有一半陈奕捷的粉丝,过了今晚,就要成为你的粉丝了!”

    “歌听完了,人也探望过了,然后呢?”墨菲才没有被杨轶成功地转移了话题,她转过头来,美目熠熠地看着他。

    “然后啊……咳咳,反正这四季酒店也不能白叫这个名字是不是?”

    “为啥不能白叫这个名字?四季酒店,有什么特别的吗?”墨菲有点迷糊了。

    “咳咳,你看这落地窗户,你看着江景,良辰美景,难道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杨轶牵着手,将墨菲拉来客厅的窗前,然后从后背将她搂在怀里,禄山之爪突破了本来就不怎么严密的防线。

    “做点什么?”墨菲气息有些不匀了,完全不像是唱《听海》时候那个自如的样子。

    “和爱的人,做……”杨轶在她耳边轻语。

    “我就知道你想干坏事……坏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