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15章 街角的咖啡店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17.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亭山区的地理位置很好,正如它的名字一样,郁郁葱葱的亭山着落其中。同时,又有蜿蜒的京杭大运河穿流而过,背山靠水,就算在风水学上也是福地一块。

    加上没有工业带来污染,山清水秀的亭山区便成了江城除了东城区以外另外一个以旅游为主要产业的城区!

    当然,东城区也比不上亭山区,因为东城区的娱乐产业更发达。灯红酒绿之下,东城区的景色总会给人一种浮躁不实的感觉。

    而亭山区就好多了,十年前,江城围绕着江城传媒大学这个国内著名的传媒院校,在亭山区打造了南方第一座大学城。

    浓厚的人文气息,与优美的自然风景相交融,正好适合杨轶这个文青得冒泡的家伙。

    租了一辆汽车,杨轶花了两天时间将亭山区逛了一圈,最终看上了一个在江城传媒大学后门附近正要转让的店铺。

    这个店铺其实有点偏僻,也有一点荒凉。

    因为江城传媒大学真正繁华的还是正门和东门外面的区域。

    正门因为跟江城师范大学挨在一块,两个学校的人气汇集之处,繁华自然不难理解。东门附近是江传的宿舍区,所以外面餐饮业比较发达。

    而后门则距离宿舍区有点远,除了来上课的一些艺术类、传媒类学院的同学,就没有多少学生有兴趣前来探访。

    后门外边便是京杭大运河。

    不过那又不是碧波荡漾的西江,也不是细细涓流的亭溪。面对水流平静的京杭大运河,缺少杨柳扶岸、青青草地的堤坝,学生们的兴致总有些缺缺的——除了一些喜欢找幽静处所约会的男女学生们。

    不过,杨轶看上这里,也是喜欢它的安静、偏僻。

    要那么繁华干嘛?杨轶可不喜欢开一间自己都忙不过来的咖啡店。

    最好的情况就是一天十来个客人,三两个常客,优雅恬静地喝喝咖啡,或者放浪形骸地聊聊文学、音乐。

    ......

    “您就是这个店铺的老板?”杨轶在店铺的二楼,见到了出租的人,有些惊讶地问道。

    面前是一个满头银发、但精神矍铄的老人,他穿着很传统的中式青衣长袍,举手投足之间,总给人一种儒雅睿智的感觉。

    这让杨轶顿时肃然起敬,说话的时候,语气尊敬了不少。

    “小友,为什么会这样问?”老人温和地笑了笑,问道,“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沾染了这份铜臭?”

    杨轶老脸有些挂不住了,对方判断很准,他确实是这样想的。

    “哈哈,这里其实是学校赠予我的住宅,这么多年,也就老伴用来开一个小书店。”老人谈及老伴,神色有些黯然,他轻轻地摸了摸包浆圆润的木制楼梯扶手,仿佛在缅怀着什么。

    论套别人的话这个技能,以前受过特殊训练的杨轶可是个中高手。没多一会儿,他便哄着,让老人将心中的故事说了出来。

    这是一个与爱有关的故事。

    老人叫胡颂南,以前是江城传媒大学古典音乐学院的教授,妻子以前是京城那边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后来为了来江城和丈夫相聚,便辞职开了家小书店。

    两人琴瑟和鸣,相濡以沫几十年,日子平静而且幸福。

    直到八年前,老奶奶生病去世,这栋小楼便只剩下胡颂南老爷子孤单一人。

    倒不是子女不孝,胡颂南的子女都去了港城发展,一直想把老人接过去,但老爷子舍不得这里,因为这栋小楼的一砖一瓦,每一个角落都写满了他对妻子的回忆。

    现在老爷子也退休了,加上孙儿孙女的恳求,他也有了过去颐养天年的打算。

    “不过,我最放不下的还是它。”胡颂南眼神恢复了睿智,轻轻地拍了拍楼梯扶手,“想要找一个能够好好打理好它的人。”

    老爷子不希望有人破坏了这个地方,破坏这个小楼。如果未来有时间,老爷子还希望能够回来看看,至少留一个念想。

    不过,这就有点让杨轶感到头疼了。

    显然,想要满足老爷子的要求不是那么容易的。老爷子也根本没有罗列出一个标准来。

    行不行,全凭他的一张嘴!

    说句实在话,杨轶还真的希望能够遇到一个市侩的人,至少,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啊!

    不过,杨轶还是想要争取一下,因为这栋青石小楼无论从外观还是周遭的环境,真的很有文艺范儿,他很喜欢。

    杨轶沉默了一下,照实地讲出了自己的想法:“我租您的房子,二楼用来自己住,然后一楼想用来开一个咖啡店,您的那些书架可以留下来......”

    在杨轶的描述中,老爷子留下来的这些书架,会被杨轶重新布置,构建出一个书香味十足的咖啡店。

    老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杨轶,微微一笑道:“在这儿开咖啡店?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可能会亏本哦!”

    杨轶却满不在意地说道:“亏不亏本倒没什么关系,这只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而且,清静一点更好,闲暇时间,我能写写书,听听音乐。”

    他自己不觉得什么,老爷子就露出了怪异的表情。

    画风不对啊!

    杨轶一个八尺大汉,肌肉盘虬、健壮勇武,而且受前身灵魂印记的影响,行走坐卧都依然不经意地带着军人的影子!

    而这样一个家伙说自己喜欢听音乐,喜欢舞文弄墨?任谁都觉得别扭!

    但老爷子也没有提出质疑,因为杨轶平淡的神情,倒是让他感觉到一些不同。

    “我能问一下,你的咖啡店要取什么名字吗?”老爷子好奇地问道。

    杨轶之前的描述,其实还是让胡颂南有些意动,算是这几个月以来,他接触过最接近他的想法的上门者。

    杨轶早有自己的设想,他干净利落地说道:“街角的咖啡店!”

    老爷子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让杨轶还重复了一遍,确认“街角的咖啡店”这确实是杨轶想起的名字之后,他皱着眉头想了好久。

    “抱歉,我想不到这个名字是出自哪个典故,小友方便告诉一下吗?”老爷子虚心请教。

    能想到就见鬼咯!

    “是出自我写的一首歌。”杨轶没羞没臊地说道,抄袭前世那些歌曲,没有法律意识的他毫无心理负担。

    “噢,是吗?”老爷子兴致勃勃地说道,“你写的歌?叫什么名字?”

    老爷子就是教音乐的,虽然是古典音乐的退休教授,但他也不是对流行音乐没有兴趣,谈到音乐,他的兴致便上来了。

    杨轶没有直接回答,他看向旁边墙壁,上面挂着的一把样式有些古朴的吉他,问道:“请问,我能借用一下您的吉他吗?我给您唱一遍。”

    (这首歌是什么呢?有童鞋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