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49章 嘴强王者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200154.html
    虽然关着书房的门,但杨轶的耳朵还是很灵敏的,他要真的想听,还是能听得到里面的对话,听得到墨鹤年的怒斥和墨菲的啜泣。

    墨鹤年怎么骂,他其实也无所谓了,只是,墨菲的哭让他很是心疼。

    所以,他站起身来,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的门。

    墨菲打开门,虽然她已经擦掉了脸上的泪痕,怕杨轶担心,可是,杨轶依然从她眼里闪烁的晶莹中找到痕迹。

    “傻瓜,你怎么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揽在自己的身上。”杨轶将她的脸蛋捧在手里,爱怜地小声说道。

    “才没有。”墨菲被杨轶这样宠着,心里头顿时舒畅了许多,她忍不住露出了笑意。

    “咳咳!”一道足足有肺结核晚期的咳嗽声,惊醒了两人,杨轶感觉到了旁边杀人的眼神,他连忙将自己抚摸着墨菲脸蛋的手放下。

    “这个,墨菲,你先出来,我也有话跟伯父说。”杨轶说道。

    “可是……”墨菲紧张了起来。

    “没事,相信我!”杨轶柔声说道。

    杨轶坚定的眼神,让墨菲多少有了点信心,她抿了抿嘴,轻轻地点点头。

    墨菲出去,杨轶进来,书房的门再度关上。

    墨菲回到餐桌,心神不宁地一步三回头,看着书房的动静。

    倒是曦曦看到了,她乖巧地倚过来,说道:“麻麻,你怎么哭了?”

    “没事。”墨菲揉了揉女儿的头,没有太多的精力想一个谎言哄住她,只能是轻轻地一笑。

    “是不是外公凶麻麻了?”曦曦嘟着嘴巴,说道,“我不喜欢外公了。”

    墨菲连忙摆了摆手,说道:“不是这样的,曦曦,你可不能这样说,他毕竟是你的外公。麻麻是因为,是因为风太大了,眼睛进了沙子,才流了点眼泪。”

    她还努力地笑着,说道:“你看,麻麻并没有不开心啊!”

    “麻麻,那,那我帮你吹吹,好吗?”曦曦摇着妈妈的手,声音软软地说道。

    “额,好吧!”墨菲只能演戏演全套,低下头来。

    曦曦嘟着小嘴巴,凑到妈妈睁开的眼睛那儿,吹了口香香的仙气,她都不知道,真正的吹眼睛,可是要翻开眼皮吹的。

    “妈妈好了,谢谢曦曦,你去玩吧。”

    曦曦这才心满意足,一蹦一跳地跑到客厅,跟自己的小伙伴们玩了起来。

    “大伯在里头骂你了?”墨晓娟喝着汤,这时候才小声地问道。

    “不是骂我,主要是骂杨轶。”墨菲苦涩地摇了摇头,说道,“我说什么都没用,他对杨轶的偏见太大了。”

    “那没办法,都积压了四五年的怒气,肯定得撒出来的。”墨晓娟摊了摊手。

    “可我担心,他就算撒了气,也没办法原谅杨轶。”墨菲发愁地望向了书房。

    ……

    书房里,墨菲出去后,墨鹤年皱着眉头打量着杨轶的模样,他是头一回在这个明亮的灯光下看杨轶的样子。

    说实话,杨轶长得不算帅,但也不油头滑脸,样貌端正,头发也拾掇得精神,双目有神有定力,不像一些鸡鸣狗盗之徒,眼神到处乱飘。

    然而,就算杨轶长得像金城武,有着女婿身份的他,墨鹤年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

    “我跟你,没有什么话可以谈!”墨鹤年哼了一声,说道。

    “伯父,我是来认错的。”杨轶却低眉顺眼地说道。

    “认错?你认什么错?”墨鹤年阴阳怪气地说道。

    “之前让墨菲一个人生孩子、带孩子,吃了这么多苦,这是第一错,我不该不闻不问。”杨轶说道。

    墨鹤年却没有接话,他皱着眉头,看着杨轶。

    杨轶依然诚恳地说道:“后来,我和墨菲在一起了,知道您对我很生气,但我没有主动到米国向您道歉,请求您的原谅,这是第二错。”

    墨鹤年呵呵一笑,冷嘲热讽地说道:“你还知错?你还会道歉?生米都煮成熟饭,孩子都生了,让来求我原谅?”

    嗬,这个怨气,都快冲天而起了!

    杨轶接着说道:“然后第三错是,现在我和墨菲结婚领证,但忘记告诉你们了,都是我的疏忽,没有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好!”

    “伯父!”杨轶抬起头,诚恳地说道,“以前犯下的错误,我向您道歉,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以后,我一定会全心全意地对墨菲好,照顾她一辈子,绝对不会再让您失望!”

    虽然杨轶概括得很好,但墨鹤年忍不住了,他冷冰冰地说道:“知道错难道我就得原谅你?就一句轻飘飘的道歉,你以为就可以蒙混过关?我告诉你,杨轶,我一点也不相信你的鬼话!”

    杨轶沉默了一会儿,他走过去,在桌子上拿起了那根擀面杖,递到了墨鹤年的手里,然后在墨鹤年惊愕的眼神中,他解开了上衣,脱下来,放到一边,露出宽阔的背脊,然后,背对着墨鹤年,双膝跪下。

    下跪,其实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当然,在前世,杨轶习惯了忍辱负重,也不觉得下跪有什么困难,只是在今生的记忆力,他应该是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的。

    但跪天跪地跪父母,现在背后这个老头,怎么说,自己老婆的父亲,也算得上是自己的父亲,跪下来,也不算没有一点骨气吧?

    墨鹤年一会儿看看自己手中的擀面杖,一会儿看着杨轶的后背,有些不知所措。

    “伯父,您打吧!不管怎么打,只要您能出了这口气,都行,是我做得不好,我该受罚!”杨轶头也不回,直直地看着前方说道。

    杨轶是真的做好了挨一顿揍的准备,所以,他跪下来之后,都已经运功护体,护住了身体关键的部分。

    墨鹤年沉默不语,但他手中的擀面杖只是握在了手里,一会儿右手青筋凸起,一会儿指骨发白,一会儿,又松了开来。

    是的,在刚刚知道杨轶消息的时候,墨鹤年真的想拿喷子过来将这臭小子给喷死,就算他下了飞机,去买菜刀,买不到只能买擀面杖的时候,墨鹤年还想过把杨轶的狗腿给打断!

    墨鹤年心里头怨气积压了太久,加上脾气本来就不好,要是杨轶敢顶嘴,他这棍子真的会劈头盖脸地挥下去。

    然而,杨轶却来了这么一出,好像是真的负荆请罪一样,摆出了一幅任打任骂的架势。

    机会到了手里,墨鹤年却有点下不去手。

    擀面杖抡起来,又无声地放下去。

    墨鹤年不是傻,也不是真的脾气暴躁到打打杀杀的地步,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只是半路出道当了农民,然后看起来粗鲁而已。

    他就是传说中的嘴强王者——嘴上不饶人,把人骂得狗血淋头是他擅长的,但真的拿这么粗的棍子抽人,墨鹤年做不到……

    再说了,真的把杨轶打死了,他女儿还有外孙女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