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34章 《不如不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36.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港城,天祥的录音室里,陈奕捷正坐在钢琴前,闭着眼睛弹奏。他穿着很随意,不知道是不是沾染了杨轶的习惯,一条短裤,一双拖鞋,跟他平时开演唱会时候的形象完全不搭。

    但或许,弹奏《好久不见》,就是需要这样的随意,不需要观众们关注他的皮囊,只需要闭上眼睛,静静倾听。

    “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低沉的嗓音又带着醉人的迷伤,陈奕捷将这首歌演绎得更动人心弦。

    “唉,只是可惜,这是一首国语歌曲。”旁边一个穿着夹克,带着牛仔帽,酷酷的男人惋惜地摇了摇头,跟唱完了还在回味的陈奕捷说道。

    他是陈奕捷新专辑的音乐制作人,天祥音乐副总监毛粟老师,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优秀的词曲创作者,捧红过不知道多少歌手。

    “国语歌曲不是不可以,我以前都唱过很多国语歌。”陈奕捷说道。

    毛粟摸着他的小胡子,笑道:“我并非不喜欢这首歌,相反,我也觉得这首歌很优秀。只是Eason,你得明确你专辑的定位,里面的歌都是粤语的,但主打歌却是一首国语歌,会不会导致两边都不讨好呢?”

    陈奕捷表情严肃下来,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毛粟接着说道:“假如Eason你专辑以粤语歌为主打,收录进去一首国语歌曲,这就没有大问题。”

    陈奕捷仔细思量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不行,选别的做主打,还不拼一拼。”

    主要别的歌曲,跟这个比起来,差距有些明显,将《好久不见》放到靠后的位置,反而更容易喧宾夺主。

    毛粟却想到了办法,他拳头击掌,牛仔帽下的眼神有些兴奋:“这样,我们找人帮忙,用这个曲子,再填一首粤语歌的歌词!用粤语版做主打,用国语版做第二主打歌,这样,就不用再担心!”

    这个主意还真不错,陈奕捷也在点头。毛粟已经开始在盘算找哪位大师帮忙填词了,港城可是有四大鬼才呢……

    “我觉得,我可以让杨生试试!”陈奕捷却忽然说道。

    “杨生?就是这首歌的词曲创作者,木子昂吗?”毛粟惊讶地问道,“他还懂粤语?”

    “木子昂是他的艺名,至于粤语……”陈奕捷回忆起那天他们的交谈,因为他国语普通交流还没问题,但在谈判中却遭遇卡词,所以他索性说起了粤语,而杨轶充当起国语和粤语的翻译……

    “不仅会,他是精通!”陈奕捷微微苦笑,“杨生他粤语说得比很多港城的人还好呢!”

    虽然毛粟还将信将疑,但陈奕捷还是坚持着向杨轶求助,一个电话过去,杨轶在思量一番后,表示:“好,给我一晚!”

    其实杨轶答应下来,是因为这首歌本身就有粤语版!而且精致程度不低于国语版——开玩笑么?林夕填的词呢!差得到哪里去?

    然而,杨轶没有打算表现得太过惊世骇俗,所以留出了一晚上的空隙。

    但这样已经足够惊世骇俗了啊!陈奕捷和毛粟都不太相信杨轶能够一晚上填好一首粤语歌词。

    但第二天过来,他们傻乎乎地看到电脑邮箱里,静静地躺着一封邮件,真的是填好了的歌词?

    “《不如不见》?”从歌词的韵脚来看,是粤语歌词无误。

    但单是看这首歌的名字,陈奕捷和毛粟顿时感觉到了这首歌沉甸甸的分量。

    “试试?”毛粟还是有些怀疑。

    陈奕捷却很认真:“试试!”

    钢琴孤独的前奏,揭开了序幕。

    “头沾湿,无可避免……”陈奕捷不愧是有着超一线水准的歌手,看着打印出来的歌词,在心里琢磨了一阵子,便唱出了应有的韵味。

    “港城总依恋雨点

    乘早机忍耐着呵欠

    完全为见你一面……”

    出乎意料的好听?毛粟打起了精神,他仿佛如获至宝,也是认真地闭上了眼睛,仔细品味。

    “寻得到尘封小店,回不到相恋那天……”

    前面的歌词还算比较平淡,在平淡中慢慢酝酿着醉人的醇香。终于,要开始爆发了。

    “灵气大概早被污染,谁为了生活不变?”陈奕捷在这儿用了点小技巧,将歌词里的无奈,唱了出来,仿佛在轻轻叹息。

    “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中间隔着那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

    其实,听到这儿,已经不需要再试验,完全可以肯定杨轶填了一首绝佳的粤语歌词,恐怕找四大鬼才也不能做得更好。

    但现在已经不是评价歌词的时候了。

    毛粟闭着眼睛听,听着那丝丝惆怅,听着那挽不回的绝望,听着平淡又撕心裂肺的感伤,不知不觉,有泪花在墨镜背后滑落。

    四十多岁快五十依然未婚的他,想起了自己的初恋,虽然后来他和很多女人交往过,但年轻时候那八年时光最刻骨铭心。

    是啊,想见的笑脸,只有怀念,只有记忆里的她,笑靥如花。

    “……似等了一百年,忽已明白

    即使再见面

    成熟地表演……”

    见到了又能怎么样?两个人相互表现得自然,装着平静地问对方最近怎样?

    见到了又如何?她已经嫁做他人妻,不再是他怀里那个羞涩的女孩。

    见到了又有什么改变?徒增痛苦和伤感?

    陈奕捷轻轻地吐出了最后一句:“不如不见……”

    嗯……

    “毛老师!毛老师!”歌声和钢琴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听了下来,陈奕捷的呼唤,让毛粟终于回过了神。

    “毛老师,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我很中意!”陈奕捷很兴奋,他说道,“做主打歌应该不错了吧?”

    毛粟不动声色地拭去墨镜下面的泪痕,他咳咳两声,说道:“不错,非常优秀!要不是亲眼看到,我都快以为这是一个地道的港城人填的词。不过Eason,你唱的时候,有几段没处理好……”

    成熟的男人,总能将自己内心的情感隐藏得很好。

    在调教完Eason之后,毛粟去了胡咏祥的办公室。

    “阿粟,Eason新专辑做得怎么样?”胡咏祥跟毛粟关系很好,还亲自给他倒茶,笑着关心道。

    “没问题,我们基本上的工作都准备好,录完MV和最后两首歌,七月出专辑吧!”毛粟很是自信地笑道,“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到Eason新专辑热卖了!”

    “哟?这么有信心?”胡咏祥打趣道。

    “当然,我不只是对Eason有信心,更是对你父亲推荐的那个词曲创作者有信心!说不定,我们还能冲击一下白金唱片!”毛粟说道。

    “我父亲?噢,你说那个杨轶?”胡咏祥记忆还是不错的,尽管他要管得事情很多。

    “没错!老胡,我们可能捡到宝了!”毛粟深呼吸一下,“他就是一个天才!”

    “如果可以,我希望公司加强对他的关注和考察,在别的公司没有挖掘出杨轶之前,把他签下来,用最好的合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