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46章 上衣掉水里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48.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闫晓珮儿子六岁了,但她实际上才二十八岁。

    她第一段婚姻其实很难启齿,有点像是狗血剧:懵懂无知的农村女孩来到大城市打工,然后迷恋上城市的生活,为了留下傍上有钱人,可没几年男人出轨,离婚得了一笔分手费,自己改头换面过上了属于自己的城里日子。

    还好,眼前这个她有点好感的男人并没有追问她的过去,尽管她在偷偷地暗示自己有孩子但依然单身的事实。

    一个人的日子过得并不是滋味,更何况,她还要操心儿子,随着儿子的长大,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自己夜里面对的寂寞和冷清辗转难熬。

    她的内心越来越渴望,渴望能有一个强大又贴心的男人,和她一起分担压力,给她爱的呵护。

    看到杨轶的第一眼,闫晓珮感觉自己的内心被触动了!

    不同于那些来她店里买花、眼神总在她胸脯前躲躲闪闪的男生们,杨轶有着令人痴迷的成熟气质,也不同于那些因为她貌美而奋起追逐的男人们,杨轶没有那副被酒色掏空的皮囊,相反,靠近了,男人强壮的气息几乎让她迷醉。

    所以,在面对杨轶的时候,闫晓珮竟然娇羞如少女,连说话,都扭扭捏捏,完全不是她平时的风格!

    被杨轶邀请上楼,闫晓珮没有想过反对,甚至跟上楼的时候,她才自怨自艾地想着:“我这样做,是不是太轻浮了?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地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

    但很快,闫晓珮又给自己的行为找到了理由:“没关系的,他有女儿呢!还这么可爱,有女儿的男人,不会是坏人。”

    ……

    在闫晓珮胡思乱想的时候,杨轶指引她来到卫生间,然后自己出去,坐在了有些尴尬的曦曦和闫英凯中间。

    爸爸来了之后,曦曦仿佛找到了主心骨,蹬蹬跑过来,偎依在爸爸的怀里,小声嘀咕道:“粑粑,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杨轶微微笑着,跟女儿低声说道,“因为小哥哥不跟你玩吗?”

    “唔,就是不喜欢。”曦曦撅着小嘴巴。

    杨轶想起自己这几天看的书,其中就有提到孩子的社交问题。

    墨菲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几乎不可能带着曦曦去跟同龄的小朋友玩,而杨轶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可以说性格孤僻也好,说防人之心太强也罢,也很少到外面去与陌生人接触。

    其实学校里有个大草坪,每天下午,都有带孩子的爷爷奶奶带着小孩在草坪上玩耍,但杨轶一点兴趣也没有。

    读了书之后,杨轶才渐渐认识到,自己也是让曦曦的性格变得有些孤僻的原因之一。

    想要帮助到女儿成长,杨轶就得自己先做出改变。

    只见杨轶扭头看向了小男孩,他微微一笑,尽量表现得很和善:“闫英凯,我可以叫你小凯哥哥吗?你比曦曦妹妹大呢!”

    闫英凯看着杨轶,眼神却不太敢跟大人接触,低下了眼帘,轻轻地点了点头。

    “你妈妈说,你在学钢琴?学了多久钢琴了?”杨轶有些生硬地套着近乎,好在,对手只是一个小孩。

    “刚刚学,一个月。”闫英凯小声地回答道。

    “原来是这样,你愿不愿意跟曦曦妹妹分享一下你在上钢琴课时候一些有趣的事情呢?”杨轶将曦曦拉到前面来,问道。

    曦曦这会儿,也在看着小凯哥哥,倒没有耍小性子。

    闫英凯有些局促,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曦曦,你愿不愿意那你的玩具出来,跟小凯哥哥一起玩呢?”杨轶推了推女儿,笑道,“小凯哥哥跟你算是朋友了呢!朋友之间,要学会分享哦!”

    曦曦还是很乖的,她声音清脆地说道:“那我去拿!”

    话音未落,她便一溜烟跑到卧室去拿爸爸给她买的玩具了。

    杨轶给她买的玩具里,除了曦曦喜欢的那些布偶以外,还有一些益智的玩具,比如有点像乐高一样任意组合的磁贴玩具,比如可以当迷宫游戏来玩的智力迷宫球……

    曦曦卖力地拖着她的玩具箱过来,闫英凯虽然也有点孤僻,但毕竟是小孩子,看到了玩具,也被吸引了过去,两个孩子很快玩到了一块。

    在杨轶看着他们玩的时候,卫生间偷偷地看了一条门缝,闫晓珮轻轻地叫着杨轶的名字。

    杨轶不解,他走了过去,但很绅士地侧着脸,没有看闫晓珮倒映在磨砂玻璃门上娇小婀娜的身形。

    “那个,杨轶,我的,我的上衣弄湿了……”闫晓珮好像快哭了,羞涩地说道。

    原来,刚才闫晓珮在洗干净了脚之后,想脱下有些被雨水打湿的上衣拧干,但“不小心”脱手掉了下来,还“恰好”掉在了水滩上,这下真的不能穿了。

    杨轶也是头疼,他犹豫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一件只是买回来洗过一次,压根没穿过的上衣递给闫晓珮。

    其实他不太乐意陌生人用他的东西,但没办法,总不能让别人光着上身出来吧?

    一阵悉悉索索之后,闫晓珮终于出来了,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她湿了的上衣和脏了的丝袜。

    杨轶在客厅里看着两个孩子玩,闻声看了一眼,竟然有些口干舌燥。

    先映入眼帘的是闫晓珮红扑扑的面庞,皮肤在水汽的熏芸之下,显得通透光滑,微微湿润的发丝,卷曲着沾在脸颊,也是多了一份魅惑。

    杨轶的短袖上衣,套在她娇小的身材上,几乎是变成了裙装,但闫晓珮有自己的办法,她将下摆斜斜地搂起,扎了个结,这样不仅看起来遮不住她的牛仔短裤——会看起来像没穿裤子的,还露出了一点白皙的腰间,平滑的腹部和小巧的肚脐也是若隐若现。

    而牛仔短裤下面原本的丝袜已经褪去,只留下了两节细长白腻的大腿……

    杨轶只是瞥了一眼,便很快地挪开了视线,假装没看到。

    “谢谢你,杨轶!”闫晓珮在杨轶旁边坐下,眼波流转。

    经历过婚姻变故的闫晓珮做不出挖别人墙角的事情,但方才在卫生间里,心思细腻的女人看到了只有两副洗漱用品,一个大人,一个小孩。

    她便萌动了一些旖旎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