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章节目录 第51章 温柔和冷淡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53.html
    ,最快更新奶爸的文艺人生最新章节!

    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书上讲的是现代家庭里,对孩子的过分溺爱,容易导致他们形成自私或者说自我为中心的性格缺陷!

    但想要教育孩子学会为别人考虑,首先就需要家长们以身作则!

    而杨轶这个家伙,似乎从来没有想过考虑别人的感受。童年在无尽的杀戮中成长的杀手,一直固执地认为:我自己凭本事活下来,自己凭本事过得自由自在,凭什么还要考虑别人的感受?

    可是现在身份不一样了,而且心中也多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做牵挂,杨轶必须转变自己的思维模式,像一个正常人一样。

    嗯,考虑别人的感受!

    比如现在这种情况,墨菲为啥会忽然发脾气呢?

    杨轶分析了一下,觉得应该是这段时间来东奔西走,忙得脚不着地,所以墨菲才变得焦躁,易怒!

    “滴滴滴!”SNS又在发出消息的通知。

    杨轶当然没有理会的意思,他将SNS直接给关闭了,连同电脑,都一并关掉。今晚陪曦曦玩得比较久,然后又和强子编辑交涉了一会儿,跟墨菲打完电话,差不多也要到他睡觉的时候了!

    好像有什么遗漏了?(强子:你没有顾及俺的感受啊!啊啊啊!)

    杨轶摇了摇脑袋,懒得想那么多。

    “没干嘛,刚刚没看到是你的电话。”杨轶说道,他的声音变得略微有些柔和起来,当然比不上跟曦曦在一块时候的温柔,可是,总比之前淡漠的样子好多了。

    墨菲感觉到杨轶的变化,她原本满肚子的怨气也消了大半,但嘴上不饶人:“哼,不是我给你打电话,难道还有别人吗?”

    “又是忙到这么晚?”杨轶问道。

    平平淡淡的关心,对墨菲来说却是意外地受用。心里暖暖的,语气也变得亲和一些:“嗯,累……”

    墨菲在床上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下,才舒服地哼了一个鼻音。浓浓的疲倦,从她的声音里透了出来。

    “好吧,那早点睡。”杨轶挠了挠头,他不知道说些啥。

    “喂,姓杨的,你是不是很嫌弃我啊?不想跟我打电话?就让我早点睡?”墨菲知道杨轶没有那个意思,但她还是不由得嘟起红唇,气鼓鼓地问道。

    要是墨晓娟看到这一幕,冰山美人都跟小女人一样的姿态,恐怕又要惊掉下巴了。咦,作者君为什么说又?

    “怎么会?”杨轶只好说道,“你不是很累吗……”

    两人“斗嘴”似的,寒暄了好一会儿,墨菲才将重心转回到曦曦身上。主要原因当然也是没话题了,杨轶跟墨菲的方方面面似乎都格格不入,两人想找到共同的话题不容易,更何况,杨轶这家伙又不配合,墨菲也不是那种擅长聊天的话唠。

    “今天你给我发的照片我看了!”墨菲提到这儿,有些埋怨地说道,“好歹也是你女儿,照顾的时候用点心好不好?”

    杨轶莫名其妙的,他什么时候不用心照顾曦曦了?他不解问道:“什么意思?”

    “头发啊!”墨菲说道,“你给女儿扎的头发,一点都不用心,天天都是单马尾,要么连扎都不扎起来,看得我都腻了!”

    杨轶茫然,扎头发?这个技能他可没有解锁。

    而且,在他看来,头发不是只分扎起来跟没扎起来吗?

    平时他也就给女儿梳梳头,除非曦曦喊热,他才拿起小家伙的皮筋,给她将头发束起来。

    好在,曦曦没有抱怨过。

    等一下,是真的没有抱怨过吗?

    杨轶脑海里闪过前天的一幕,杨轶在镜子前给曦曦将头发束起来,然后小家伙嘟囔了一句:“不好看呢!”

    不过,杨轶当时没有留意。

    “扎头发,还有什么花样吗?”杨轶不耻下问。

    “当然有啦!”墨菲仿佛在面对一个直男癌患者,不满地说道,“女生的发型千花百样,没扎起来,都有分长发、短发、中长发,中分、齐刘海、短刘海、平刘海、空气刘海,如果烫了一下头发,那还有波浪头、波波头、梨花烫、纹理烫……”

    墨菲念起这些发型的名字一点都不含糊,就跟相声的串口一样,差点把杨轶给说晕了!

    “你给曦曦扎辫子,可以从简单的开始学,扎双马尾,马尾你不要老是垂下来,扎两个高位的马尾,翘起来也很可爱呀!或者你学一下蝌蚪辫,两个马尾各扎三段蓬松……”

    杨轶听得两眼呆滞,就好像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学英语一样,每个字母其实还是会念的,但它们组合在一块,就跟看天书一样,他压根不知道墨菲在说啥啊!

    “喂,听懂了吗?”墨菲兴致勃勃地说了半天,回过神来,才发现杨轶没有反应,她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呃,嗯……”杨轶有点意识模糊地应承道。

    墨菲哪里知道,在她看来就跟常识一样的问题,在男人眼里,其实很麻烦!

    “那好,明天你可是要给曦曦梳一个双马尾的蝌蚪辫,拍照给我看!”墨菲布置任务了。

    “那,那好吧。”杨轶愁眉苦脸,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想想办法,应该还是能解决的吧?

    今天杨轶的语气有很大的转变,而且还关心了自己,墨菲原本疲倦的精神都一扫而空,反而,还方兴未艾地想继续聊下去。

    她顿了顿,声音有些温柔地问道:“杨轶,嗯,你今天都做了什么呢?”

    等一下,声音这么温柔,还是墨菲本人吗?杨轶都有些不适应,不自在地抬起手机,看了看屏幕的显示,确实是墨菲没错。

    “没做什么。”杨轶想了想,似乎没有啥新鲜的,一整天都在下雨,所以他选择跟曦曦呆在咖啡店里画画,这个事情昨天也做过,没什么好说的。

    对了,还有个女人来借厕所,但这样的小事有啥好说的?杨轶觉得,自己并没有大事小事都跟墨菲汇报的必要。

    但墨菲听起来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她觉得杨轶的态度又变得敷衍起来。女人敏感的心思察觉到了不对劲,她不爽外加狐疑地问道:“没做什么?一整天?”

    她的语气变得冷淡起来,但这样反而让杨轶才觉得自然。温柔的墨菲太奇怪了!

    当然,即便如此,杨轶还是无动于衷,他平淡地回复:“嗯!”

    在他看来,重复的事情再说一遍,简直是在浪费时间。然而,墨菲却觉得杨轶在不耐烦,她心情也变得烦躁起来。

    “算了,你不愿意说,就别说了!”墨菲气呼呼地说道,然后挂断了电话。

    这混蛋!明天不给他打电话了!

    真的不给他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