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孩子们的恢复速度,比杨轶想象得还要快!

    也或许是因为路薇莎回到瑞典后给曦曦打了电话,曦曦发现似乎生活没有什么变化,周一去幼儿园的时候,小姑娘又是生龙活虎的,一大早咯咯地笑着,跟平时一样盼望着见到自己的好朋友。

    今天的话题,原本应该是曦曦从澳洲寄来的信,但出乎曦曦意料之外,大家的关注全部被刚刚拔完牙齿的陈诗云给吸引了!

    当然,看到陈诗云跟路薇莎一样牙齿上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曦曦也忘记了澳洲那些事——本来也已经跟小伙伴们讲过无数次了。小姑娘瞪着大眼睛,吃惊地跟杨珞琪她们一起凑了过去。

    陈诗云没有上周那种牙齿松动,吃不香、睡不好的没精打采的状态,拳击少女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甚至,她还得意洋洋地张着嘴巴,露出拔掉一颗牙的牙齿给大家围观。

    曦曦觉得如果自己掉牙齿会变得不漂亮,为此还担心了好久,天天努力地刷牙,那股勤奋劲儿,恐怕每个家长看了都恨不得让她分一点给自己从来不喜欢刷牙的孩子!

    而陈诗云压根没有曦曦的顾虑,她丝毫不觉得牙齿掉了会影响形象,反而还跟男人将伤疤当成军功章一样,怀着这样子的心理,逢人就炫耀,见到了几个老师,她还努力地抬着头,将自己黑乎乎的牙洞给露出来,好像担心老师看不到一样。

    “可是诗云,你会不会很疼?拔掉牙齿的时候……路薇莎说拔牙齿超级疼的呢!”曦曦忧心忡忡地问道。

    “对呀!”杨珞琪、兰馨两个怕疼的小姑娘在一边跟着附和。

    南昭宇也是耷拉着眉头,身临其境一般地缩着脖子点头。

    陈诗云想起了自己周末被妈妈带去牙医诊所拔牙的时候,那个哭爹喊娘,吓得屁滚尿流的样子。

    在曦曦来之前就是孩子王的陈诗云,虽然现在跟着曦曦她们玩,已经不当“大哥”好多年,但小姑娘依然爱逞强爱面子。这样丢脸的事情,怎么可以告诉自己的小伙伴?

    陈诗云的形象可是伟岸的,是勇敢无畏的,是跟英雄一样令人崇拜的!

    只见她用力地摇了摇脑袋,满不在乎地说道:“不疼,一点儿也不疼!”

    果然,陈诗云看到了南昭宇和杨珞琪崇拜的眼神,小姑娘挺了挺,内心别提有多得意了。至于以前的怂样,早就被她抛到了脑后。

    曦曦的求知欲还没有结束,她依然忧心忡忡地拉着陈诗云的手,问道:“现在呢?诗云,你现在会疼吗?”

    “不疼,一点儿也不疼!”一模一样的回答,不过这回陈诗云就不用说大话了,因为拔完牙之后,确实也不疼了。

    不过,刚说完,陈诗云又得意洋洋地呲起牙齿,露出自己的“军功章”,伸手去摸了摸,说道:“曦曦,你看,一点儿也不疼!”

    “我能摸一摸吗?”曦曦眼巴巴地看着,不知道为啥竟然有些羡慕,不是羡慕牙齿掉了,而是羡慕陈诗云牙齿上有个洞,能用手指头扣进去。

    陈诗云刚才是扬着头的,现在她放下头,看到曦曦忽闪忽闪的大眼睛,满是期盼。陈诗云没有多少犹豫,便应承:“好吧!”

    “我也要摸!”杨珞琪高兴地说道。

    “我也要!”兰馨热衷于凑热闹。

    “你要排队。”杨珞琪嘟起小嘴巴。

    “好吧……”兰馨站到了杨珞琪的身后。

    曦曦第一个,她跟陈诗云差不多高,可以轻松地抬起手,然后将手指头伸到陈诗云张开的嘴巴里面。

    “呢磨到em……?”陈诗云含糊不清地说道,口水已经在她的嘴巴里快速地蓄了起来。

    曦曦摸到了陈诗云牙床的嫩肉,不过,上面有一个细细的突起,就跟有个小石子镶嵌在里面一样!

    “咦!这是什么?”曦曦惊奇地问道。

    “唔唔唔……”陈诗云发出的呜呜声,没人听得懂。

    “嘻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曦曦还在研究那个东西,她饶有兴趣地点了起来,好像在用手指打地鼠一样。

    陈诗云终于忍不住,抓住曦曦的手,拉下来,然后咕噜一下,咽了一大口口水。

    “哎呀,这也是我的牙齿啦!”陈诗云终于可以清晰地说话了,她迫不及待地解释道,“我妈妈说,以后就会长出来了!”

    不过,应付完了曦曦,陈诗云看到了后面还有三个小伙伴眼巴巴地排着队等着呢!这还要继续“遭罪”……

    “到我了!”杨珞琪开心地举着手。

    谁叫陈诗云是“大哥”呢?她挥了挥手,大气地说道:“来吧!”

    ……

    周一要上课的,不过,杨欢下午才有课,所以,昨晚拍摄节目到晚上十点多的她,今天上午才坐飞机从闽省赶回来。

    丁湘开着霸狼,去机场接杨欢和郭子意。

    “这次录节目好玩吗?听说你们到嘉禾岛上玩了。”郭子意接替了丁湘开车,丁湘跟杨欢坐在后面,她笑着问杨欢。

    “好玩,又好玩,又刺激!”杨欢嘿嘿一笑。

    “别听她骗你,丁湘姐,这次我们可是死里逃生啊!”郭子意委屈地叫道,“节目组差点把我们玩坏了!最后还是我把他们救了!”

    丁湘迷糊了,不解地问道:“究竟是什么回事啊?”

    “嘻嘻,没有啦,就是节目组弄了几次真正的爆炸,吓唬我们,不过我们还是很安全的,只是为了节目效果。情况是这样的,我跟你说……”杨欢跟丁湘说了起来。

    在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中,很快,他们便回到了咖啡店的小楼。

    郭子意帮忙把车开进后院,当然,这里是女孩子的住处,为了不被杨轶打断腿,郭子意还是很醒目地停下车之后,麻利地拎上自己的包要走。

    “对了!”郭子意想起来一件事,他转过头来,从包里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丁湘,笑道,“丁湘姐,这个是我们在嘉禾岛上看到的纪念品,送你一个!”

    他说得好像自己买了很多个一样。

    “哇,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见过?”杨欢眼睛一亮,从丁湘手中抢了过来,从盒子透明的一面看进去,里面是一个单纯用贝壳做成的工艺品——两只“小鸟”站在“礁石”上。

    做得很精致,有一只小鸟还歪着头看着同伴,画笔勾勒出来的表情栩栩如生。

    “我下车去做任务的时候,看到了,觉得很好看就买的。”郭子意直勾勾地看着杨欢抢去的盒子,说道,“买了后,让我的摄影师帮忙背着……”

    “还有吗?”杨欢有些懊恼地说道,“我都忘记买纪念品送给我大哥了!他应该也会喜欢收藏这样的工艺品!”

    杨欢这么说,也是因为之前郭子意的语气,还有那随手递给丁湘时候不在乎的样子,似乎他买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