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人民的军队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86.html
    (第二更)

    没有人知道兹维亚德,科斯塔瓦和昌图利亚在那幢别墅里商量了什么样的阴谋,最终出来的时候科斯塔瓦和昌图利亚的脸色从未像现在一样苍白过。△尤其是科斯塔瓦的眼神就像见着一只魔鬼一样惊慌不定。兹维亚德的算盘的确比前面两人要深得多,但也仅仅限于心计,论起政治性的话从苏联解体之后,兹维亚德没多久就被民众轰下台就可以知道其实他的斤两也就那样。

    此时第比利斯城内烽烟四起,在经历了白天的短暂胜利之后,不熟悉城内环境的苏联军队在黑夜中迎来了噩梦,在游击战的武装分子面前反而落了下风。第比利斯四处林立的十九世纪古老建筑导致的结果就是武装分子可以利用装甲部队无法进入的巷道进行从容不迫偷袭和袭击,完事之后还能从容不迫的进行转移。

    显然罗吉奥诺夫将军等高层没有考虑到夜晚为军队带来的困扰,显然光靠一辆步战车和几个士兵去占据每一个街区,每一条十字路口已经不可能了。武装分子的数量不明确,而且携带重型武器火力的他们可以轻易的打倒分散之后人数不多的苏军。

    巴兰克诺夫中校比罗吉奥诺夫将军等人更加焦虑,因为他是直接面对叛乱分子的前线指挥官,每耽搁一秒野战医院都会增加伤员。他只好让部队收缩战线,占据着各大城区重要的交通枢纽,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更多装甲部队进驻城区再来对付武装人员。

    只是到后半夜的时候,巴兰克诺夫中校发现武装人员的偷袭次数比之前的要稀疏了一些,虽然他们也击毙和抓捕了一些歹徒,但还远远不止于能让他们收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却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缓一口气。

    士兵端举着枪在营地附近戒严,为了维持秩序巴兰克诺夫中校就连身边的警卫也派遣出去了一半,指挥营地呈现出半空虚的状态。

    巴兰克诺夫中校全神贯注的盯着摆放在桌上的那张第比利斯城区的详细图纸。认真到嘴上叼着的烟快要燃尽也没有发觉,直到指头烫的疼痛才反应过来,连忙将烟头丢掉。

    面对街道错综复杂的第比利斯,他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道,“人数不够是最致命的缺陷,本来速战速决的叛乱一旦拖到明天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转折。”

    此时临时营地门口,剩余一半的警卫人员正谨慎的注意着黑暗的角落里有无可疑的人员。虽然还没糟糕到像阿富汗那种先开枪后打招呼的境地,但是情况却在持续的恶化下去。

    最前面的警卫注意到最前面隐约出现了几个人,手中还举着手电筒在照射着四周围,自从发电厂被武装分子破坏之后整个第比利斯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士兵将卡拉什尼科夫步枪的准星对准了来犯的人群,并且用对讲机向其他人报告这一消息,听到警卫的回报之后整个营地上下如临大敌,连忙集合了所有人到最外面的岗哨进行戒备。以为武装人员准备偷袭指挥部。

    巴兰克诺夫中校注意到营房外的动静,他走出来逮住一个士兵询问怎么回事,士兵回答营地之外出现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员,所有人正到岗哨位置进行戒备。

    巴兰克诺夫中校满脸惊疑,按道理来讲武装人员并不会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苏联军队的面前,莫非这是一个陷阱?想到这里他连忙返回帐营中取出手枪跟着警卫走了出去。咒骂一声糟糕。

    岗哨外面至少有十位手持步枪的士兵正对准来犯的人群,最前面的人举着喇叭,用格鲁吉亚语呼喊着人群别靠近,否则就开枪。

    但游行队伍依旧不为所动,继续靠近军营。交战规则本来是对方先开火之后才能进行反击。士兵想举起枪朝天鸣枪警示,却被巴兰克诺夫中校伸手拦了下来。

    “等一下,先别开枪,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巴兰克诺夫中校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他总感觉那些光明正大的从黑暗中暴露自己位置的人,并不是苏军要对付的歹徒。

    事实果然如同巴兰克诺夫中校的预料,往军营过来的人并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武装分子,而是一群抱着哭泣孩子的妇女,拄着拐杖的老人还有一些粗壮的青年男子。有些人甚至穿着睡衣就跑了出来,仿佛从遥远地方迁徙过来的避难者一样令人感到心酸。

    巴兰克诺夫中校注意到有些人的手中拿着铁棍之类的武器,他警告身边的警卫人员不要乱动,手甚至不能搭在扳机上。他一个人跳出了麻袋堆码的岗哨,朝那些人走过去。

    谁知道巴兰克诺夫中校还没开口,走在最前面的人就抢先问道,“你是军队的负责人吗?”

    “我是巴兰克诺夫中校,请问你们是?”巴兰克诺夫中校一边敷衍的回答着他的话,一边假装不在意的将手搭在腰间的枪套上,而另一只手则放在后面,暗示军队随时看他的手势行动。

    “我是第比利斯的卢斯塔维里街区的居民代表,我叫叶夫根尼。”名为叶夫根尼的居民代表像是好几天没睡好觉一样,顶着一个黑色的眼圈和乱糟糟的头发,他挠了挠头说道,“我仅代表路斯塔维里街区的居民恳请你们快点平息这场动乱吧,我们不想继续在这样提心吊胆的过日子了。”

    “是啊。”一个抱着小孩的妇女低声呜咽道,“这些人哪里是要和平示威,他们简直就是一群强盗,一群无耻的流氓。他们持枪冲进我们家里抢走了珠宝,还打伤了我的账户!”

    “我们支持军队打倒这些暴徒!”有人带头大声的喊道。

    “对!”其他人也纷纷附和,却被叶夫根尼一个眼神给制止了下来,不可否认这个居民代表在他们眼中还是很有分量的一个人物。

    听到这些人的请求,巴兰克诺夫中校有些面有难色,他拍了拍脑袋,说道,“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目前来看苏联军队的人数远远不够治安维稳,而这些匪徒又是采取游击战的形式令人防不胜防。”

    “我们这些第比利斯的居民可以协助你们,只要能将这些干扰我们正常生活的人驱赶出去,我们就感谢你们了。”

    叶夫根尼有些愧疚的说道,“我们算是看清楚了,那些所谓的民主人士都是一群无耻卑鄙的小人,他们利用我们的情绪来煽动大家反对苏联军队,但是你看这些人又做了些什么,烧毁别人的房屋,抢劫居民的财产。这些人才是强盗,是魔鬼。”

    “所以我恳请你们能站出来为我们主持公道,第比利斯的市民也会尽力配合你们的工作。只要能抓住所有的匪徒,求你们了。”

    巴兰克诺夫中校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好机会,他准备答应了下来,让居民进行帮忙。但是巴兰克诺夫中校有一个条件,他只需要年轻男性负责帮忙维持秩序,老人和妇孺都最好待在家中不要出来,并且保证会派遣士兵保护妇女和儿童回家,并且承诺这次的事件很快就会过去,他们的生活不会受到太大的干扰。

    正当巴兰克诺夫中校和叶夫根尼交谈的时候,另外一支队伍出现在他们面前,同样是老人和孩子,他们是卢那查尔斯基街区的居民,这些惴惴不安的居民都希望苏联军队可以为他们维持秩序,当他们亲眼目睹了身边的朋友被持械的歹徒殴打,抢劫甚至活活烧死之后,手无寸铁的第比利斯市民将恳求的目光投向了之前厌恶的苏联军队,希望他们可以帮帮这些可怜的人。

    而对于白天发生的集会事件中殴打苏联士兵的事情,卢那查尔斯基的代表想要向巴兰克诺夫中校鞠躬道歉,却被他拦了下来。

    巴兰克诺夫中校环绕了一下已经显得有些拥挤的人群,慷慨激昂的说道,“苏维埃的军队是人民的军队,我们不需要保护的民众道歉,守护你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是我们神圣的职责。我们只需要将枪口对准那些扰乱秩序的家伙,他们一定会受到苏维埃最严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