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苏联1991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四章 苏维埃侵略者回来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1/95.html
    (第一更)

    与理想主义者雅克夫列夫悲壮无名而悲壮的结束自己生命不同的是,为了利益左右逢源的科罗季奇一来到美利坚就如同索尔仁尼琴一样受到了西方媒体的赞誉。⊥他们将科罗季奇塑造成一位反对苏联集权统治的悲剧英雄,在迈阿密受尽了人民的鲜花和掌声。他还被邀请到美国的大学做演讲,讲述他这些年在苏联如何与集权统治做“斗争”,并顺带提及了一下自己那位好朋友雅克夫列夫。就连时代杂志也做了一期关于科罗季奇的宣传。封面上目光忧郁一脸胡渣的科罗季奇成为了海明威式的硬汉人物。

    表面上科罗季奇态度坚定的站在反对**的立场,实际上通过他的手,美国社会上所有发生的负面新闻都源源不断的传回莫斯科的新闻报社之中。

    与风光无限的科罗季奇不同的是,雅克夫列夫的葬礼冷清的让人唏嘘,这位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变成了无人愿意见到的悲剧人物,人昔人的盟友摇身一变成为了政府的鹰犬,与他断绝了联系,寂寥的墓碑面前只有捧着一束白花的苏宣部代表,还有被积雪压弯了一抹青翠色的针叶松。

    就算死去的雅克夫列夫知道这件事他也会惊讶,谁都没想到最后站在墓碑面前送别他的人居然是雅克夫列夫一生想要打倒的集权敌人喉舌,苏联宣传部长苏尔科夫。

    “雅克夫列夫你还是天真了一点,自由派被一群投机份子把持之后,他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像你这样真正的理想主义者从队伍里排挤出去,然后将整个队伍变成愚弄人民的投机倒把政客集中营。”苏尔科夫将花摆放在墓碑之前,轻轻的扫开墓碑上的积雪,上面写着雅克夫列夫最后的墓志铭。

    我尽力了,现在我要长眠于这片深爱的土地里。请告诉我的祖国,我爱她。

    “当高尚成为了卑鄙者的通行证,卑鄙变成了高尚者的墓志铭,这个时代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和荒诞不经。”苏尔科夫把手插进口袋里,望着漫天飞扬的风雪,还有举目不胜数的碑林,慢慢说道,“可惜这个国家不需要你这样理想主义者,它需要的是能切实将整个政权从危难中挽救回来的务实主义者,能压下那一群气焰跋扈的投机分子的人。”

    苏尔科夫的自言自语仿佛是在嘲笑雅克夫列夫白费力气,又仿佛是在对理想主义者幻想破灭的同情。静默了几分钟后,苏尔科夫离开了空荡荡的墓园,他最后望了一眼雅克夫列夫的墓碑,叹了一口气。

    像是一句无声的诀别。

    离开墓园之后,苏尔科夫回去克里姆林宫与亚纳耶夫见面,因为苏尔科夫领悟能力极强,所以亚纳耶夫现在完全放开了手脚,将苏宣部全权交给苏尔科夫负责,只有一些重大的舆论事件才会亲自出马指点江山。

    汽车驶入了克里姆林宫,苏尔科夫下了车也没停歇,直截了当的前往总统办公室。从接受召见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另外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正在酝酿之中。

    苏维埃的敌人从来没有松懈过,当然,他也一样。

    “苏尔科夫同志,你来了。总书记在办公室里等待着你呢。”

    在走廊上苏尔科夫意外的遇到了正从总统办公室出来的普京,他正向总书记汇报了新一期的内务部工作总结。通过舆论攻势还有内务部精心设计的陷阱,一些不愿意配合的公知们被钓鱼执法的手段带到内务部的总部。平时正义凛然的这些人在严厉的审讯之下很快就痛哭流涕交代了自己的罪行,请求党和国家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而且交代的那些内容也出乎普京的意料之外,他只能摇头说世风日下,什么人都有。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比那群官僚主义的生活作风还要龌龊不堪。

    所有被定罪的公知们没有一个是因为言论自由而获罪,因为这群人本身就是国家的蛀虫,人民的公敌,从他们身上挖出来的内幕远远要比一个压制言论自由的罪名精彩的多。

    帝国的蛆虫和苍蝇们,苏维埃会将你们狠狠的踩在脚下,永远不能翻身。

    “苏尔科夫同志,你终于来了,坐吧。”苏尔科夫一进门,亚纳耶夫就热情的招呼他坐下,并且向苏尔科夫递上一份资料文件。

    “这是什么?”苏尔科夫连外套都还没脱下,就准备翻开手头上的文件,他知道每一次总书记递过来的文件,都是一场舆论战争的开始。

    “看一下吧,这是我设计的新一轮的舆论攻势。”亚纳耶夫伸了一下懒腰,好在穿越之后的比之前衰老了起码十几岁的身体没有没有出现记忆衰退的影响,他还能花费一个晚上的时间默写出以前的一些记忆片段,再稍加修改一下变成一篇新的苏联宣传报告。

    “我是苏维埃侵略者?”苏尔科夫皱了一下眉头,他问道,“这样的标题会不是太引人遐想了一些?”

    当然苏尔科夫指的遐想是太过侵略性了一些的委婉说法,怕引起西方世界的恐慌或者反感。但亚纳耶夫向来没考虑这个问题,当初苏联解体之后西方世界不一样继续制裁和剥削俄罗斯么?后来一样还将新上任俄国总统贬斥为独裁的沙皇,跟**独裁者的借口有什么不一样吗?

    对于他们来讲,永远都有讨伐俄国的借口,直到最后北极熊再也站不起来,他们才会站在尸体上兴高采烈的分一杯羹。

    一个解除了所有武装,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糟糕到无可救药的苏俄,才有资格加入他们的阵营。喜欢内斗的欧洲各国总是会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他们互相内耗,逐渐日薄西山的时候,在别的大陆架上,一个虎视眈眈想要改变欧美定下世界规则的帝国正在崛起。

    “别急,你继续看下去啊,苏尔科夫同志。”亚纳耶夫喝了一口咖啡,等到苏尔科夫将这篇文案看完了之后,不禁拍腿叫好。

    “这,真是太,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来形容这片文案。”苏尔科夫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简直就是太完美了,狠狠的扇了西方世界一个响亮的耳光!当然他们会假装视而不见,但至少能让我们的人民看清楚,谁才是欧洲的拯救者。”

    “嗯,我打算将他通过剪辑做成一个能展现苏联强大的视频,最好我们西方八一军演的视频挑选出震慑人心的场面,然后通过剪辑糅合进文案之中。”亚纳耶夫表现得没有像苏尔科夫那样激动,他还是拍了拍苏尔科夫的肩膀,勉励道,“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苏尔科夫同志。”

    在电子计算机技术落后的俄国,亚纳耶夫也只能通过这种形式来制作宣传片。在这个年代想要弄出像现代战争过g的那种质量的动画?简直做梦。

    “我一定不辱使命。”苏尔科夫就像发现了新世界一样,开始酝酿怎样的视频开头才能将宣传中苏联军队和国家实力表现出淋漓尽致的恢弘和庄重。

    回去之后,苏尔科夫就开始忙不迭的召集人手,准备开始宣传片的运作。苏尔科夫的智囊团队可不是来自官僚集团的刻板家伙们,而是一群真正的富有才华和想象力的自由爱国者。因为苏尔科夫坚信舆论攻势只有脱离的沉闷的官僚体制之后,在自由空间里才能发挥下出最好的效果。

    三天之后,盯着黑眼圈的团队成员向他提交了四份方案,苏尔科夫从这四套方案中挑选出比较好的那一套再进行修改,一直改到比较开明的莫斯科高层满意为止。

    “你好,欧洲列强们,我是苏联侵略者……”

    以这样的霸道的方式开头,苏维埃将再一次带给西方世界一个巨大的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