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长安的天气闷热,仿佛又要下雨。

    柳江南身亡的消息传开之后,很多绣坊的人立马又对一言绣坊谴责起来。

    “一言绣坊,简直就是杀人凶手。”

    “没错,若非他们官商勾结,柳江南怎么会死?”

    “不错,不错,柳江南的死,都要怪罪在一言绣坊身上……”

    “我们不要去买一言绣坊的东西。”

    “没错,不买,坚决不买。”

    “…………”

    绣坊的人嚷嚷,很多百姓也觉得一言绣坊做的有点过分,所以,虽然他们招标成功,但并没有多少人去一言绣坊订制刺绣。

    言论对秦天越来越不利,也越来越不好,他们很有可能,虽然赢了这场招标,但生意却会一落千丈。

    任何时候,言论都是拥有巨大力量的。

    这些情况,翠浓都有听说,但是她并没有对此做出什么声明,一来,如今柳府正在操办柳江南的后事,他作为柳江南的遗孀,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他的心情不好,不想管除了柳江南后事以外的任何事情。

    再有就是,不管怎么说,她相公的死都跟一言绣坊有关系,现在有人抵制一言绣坊,也算是为他相公报仇了,她自然是不会去说什么的。

    绣坊声讨,百姓声讨,就是朝堂之上,也有人声讨。

    这天早朝,高士廉就站了出来。

    “圣上,一言绣坊将柳江南给逼死了,这种事情,简直骇人听闻啊。”

    高士廉站出来后,紧接着,其他人也都站了出来:“秦侯爷作为宰相,实在不适合再做生意,臣请圣上下令,禁止秦天再做生意。”

    “是啊,请圣上下令……”

    群臣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秦天站在大殿前面,神色却是有点凝重。

    柳江南的事情,他也没有料到,他对柳江南不熟悉,不知道他身体不好,更不知道,因为这么一件事情,就能把他给气死。

    他还真没有见过这样的人。

    那柳江南死了,跟他有什么关系?

    群臣这样说着的时候,李世民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看了一眼秦天,秦天站了出来,道:“有几点,本侯需要澄清,一,本侯并没有做生意,二,绣坊的结果是皇后娘娘决定的,三,柳江南之死,跟本侯无关,谁若不服,可上前来辩。”

    秦天说的三点声音很大,在朝堂上响起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声惊雷,紧接着就又下起哗啦啦的雨来。

    群臣相互张望,紧接着,高士廉就呵呵一笑:“没有做生意?真是可笑,长安城中,醉美人啊,啤酒啊,香皂啊,香水啊,甚至是冰棒啊这些都不是你秦天的生意吗,那些钱最后进了你的腰包,就是你的生意。”

    高士廉说完,其他人也连忙跟着附和。

    “没错,就是你的生意。”

    “哼,秦侯爷在这方面,还真是恬不知耻啊……”

    大家说着,秦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如果这算是本侯生意的话,那本侯提议,此后所有朝廷官员,都不准做生意,谁做,就罚谁,将其抄家,如何?”

    朝廷有明令,不准官员做生意,如果秦天这样算是生意,那可以禁止,但其他人,自然也不能够幸免。

    这话出口,程咬金撇了撇嘴,秦叔宝却是神色不动,徐茂公则是露出了一丝浅笑。

    这世上事,都不过是为了利益,让这些官员不做生意,怎么可能?

    大殿之上,一时沉寂,许久之后,再没有人替这一点。

    而第二点,自然没有人敢提,这事就是长孙皇后负责的,结果也的确是他决定的,谁若是有质疑,其实不在质疑长孙皇后?

    这个不敢提,第三点,却是有人站了出来。

    苏定方呵呵一笑,就站了出来:“你说柳江南的死跟你无关,若非你的一言绣坊中标了,柳江南会死吗?”

    苏定方说完,其他人立马又蜂拥着站了出来。

    “不错,不错,柳江南就是因为你才死的。”

    “对,对,你休要狡辩……”

    大家认定,柳江南的死就是跟秦天有关系,秦天见众人如此,呵呵一笑:“诸位的智商真是让人觉得可笑啊,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入的朝堂,怎么做的官,你们都是猪脑子吗?”

    这话出口,大殿顿时死寂,这样的话,此前还从来没有人说过,不过这种沉寂并没有持续太久,突然就被程咬金给打破了。

    “哈哈哈,猪脑子,他们都是猪脑子……”

    程咬金的笑声很魔性,众人忍不住,也都跟着笑了起来,苏定方眼眉凝重,气的差点吐血。

    秦天这里,继续说道:“一群人比赛,有人因为输掉了比赛自己气死了,那实在是令人觉得可笑的,而你们却罪名按在获胜者身上,那也是可笑的,如果成立,以后谁还敢勇于争先?”

    众人相互张望,虽然都觉得柳江南的死跟秦天脱不了关系,可秦天的这么一番话,好像也没毛病。

    苏定方凝眉,道:“可你是凭真本事取得胜利的吗?”

    “这么说来,苏将军是质疑皇后了?”

    突然就绕到了皇后这里,苏定方脸颊猛然发红,暗道不妙,李世民这里,已是凝眉。

    对于柳江南气死这事,他一直都觉得是很可笑的,自己死了,怨别人,实在是可笑,群臣这般针对秦天,也让他很不爽,只不过作为天子,很多时候自己的想法都是不能表露出来的。

    至少在没有绝对的合适情况下,不能表露。

    刚才苏定方的话,给了李世民机会。

    “一言绣坊的刺绣,的确很好,这是朕和皇后两人讨论之后给出的结果,你们如果谁有异议,待会早朝结束,可以去看看一言绣坊的刺绣,此事就这样吧,谁若再敢信口开河,诬陷一言绣坊,朕绝不轻饶。”

    李世民这话出口,群臣哑然。

    他们相互张望,但却没有一个人再敢站出来,有李世民给秦天撑腰,谁还敢说,敢说,就是质疑天子和皇后,那就是找死。

    早朝就这样结束了,群臣离开的时候,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长安城各处百姓,仍旧在抵制着一言绣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