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户部已经发出了告示,但仍旧有很多百姓疯狂的抢购食盐。

    没有办法,只要盐商不降价,那些百姓就会认为盐少,现在不买,以后就买不到了。

    后世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具备了很多的知识,可面对盐之一事,还会失去理智和思考,更别说这个消息闭塞的时代了。

    上早朝之前,群臣已经在皇宫门口议论这件事情了。

    秦天来的时候,一群同僚立马围了上来。

    “侯爷,这盐涨价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你们尚书省能不能尽快解决,这事闹的人心惶惶啊。”

    “就是,赶快解决……”

    这些同僚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秦天苦笑,道:“诸位放心,今天这事,就能够解决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

    秦天很自信,众人见此,才终于没有苦苦追问。

    早朝很快开始,李世民与群臣刚说了几件事情后,秦天就站了出来:“圣上,最近长安城盐价涨的厉害,臣以为此事不容忽视,当尽快做出一些政策才行。”

    盐价上涨的事情,李世民也已经听说,见秦天站出来提及此事,他点了点头:“不错,那不知秦爱卿可是有什么良策?”

    众人都望向秦天,秦天道:“圣上,臣以为可以从几方面入手,第一,就是缩短物价评估的时间,以前我们是一个月一评,但一个月的时间太长,物价在这一个月里如果有变化,根本得不到有利的控制,所以臣以为,十天一评,最为合适。”

    听到物价十天一考核,李世民神色微动,这个不算特别大的改变,只不过提高了一些效率而已,给那些想要利用时间差赚钱的人增加了一些难度,让他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

    “这个可以有,秦爱卿继续说下去。”

    朝中群臣,也没有反对的,顶多就是相关部门辛苦一点,于他们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再有就是,指定相关律法,若有人肆意涨价,扰乱市场,都要给以重罚。”

    李世民点点头,这个也没有问题,其实从很早的时候,前面的那些朝代就已经有相关的律法了,比如说反垄断等等。

    这个的确不是什么问题,秦天继续说下去:“第三就是,盐事很重,关系到我大唐的稳定和发展,但如今我大唐却是任由百姓自由制作食盐,自由买卖,甚至连盐课都不征收,这实在是一个很大的隐患,臣的意思,由百姓和朝廷一同制盐,朝廷从百姓手里收回盐,而后进行专卖,如此才可控制盐价,维护市场和朝廷的稳定。”

    盐虽然很小,但却是一个暴利行业,从汉朝武帝开始,盐就已经由朝廷进行专卖了,不过隋文帝开皇三年的时候,盐却是开始任由百姓自由买卖起来,而且朝廷也不征收盐税。

    秦天这话说出来后,本来都没有什么意见的百官,此时却是突然喧嚣议论起来。

    “秦大人,从隋文帝开皇三年,到贞观元年,我们已经没有征收盐课几十年了,你现在突然要由朝廷控制盐的买卖,这只怕会引起更大的动荡吧?”

    “就是,那些盐商一时间肯定不会接受的,万一那些制盐的百姓一生气,都不肯生产盐了,你说怎么办,到时候盐不涨价都难。”

    这些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朝廷收盐,由朝廷专卖,那些制盐的人就没有多大的利润空间了,那个时候,谁还去制盐?

    他们不制盐,盐就少,到时候盐的价格还会涨,这事,越是控制,就越对朝廷的稳定不利。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李世民的心里却是微微一动,但他并没有急着开口。

    这个时候,秦天道:“隋文帝开皇三年,朝廷富裕,不用靠盐课,朝廷的国库也是十分的充裕,所以,为了减少百姓压力,朝廷才没有征税,而且任由百姓自由买卖,如今的大唐,却需要对盐有一定的控制才行。”

    朝廷不征税,其实是可以降低盐价的,对百姓来说很有利,毕竟少了朝廷的抽税,那些盐商的成本低很多嘛。

    只是,朝廷若是不对盐控制,那些盐商是十分贪婪而且不满足的,他们仍旧会时不时的想涨价,如此,朝廷没有应对之策,反而不利。

    如果朝廷掌控有盐的话,就算有一些盐商涨价,但只要朝廷放盐出去,就能够平抑盐价。

    秦天与群臣说着,整个早朝显得有些混乱,秦天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决策,竟然会遭到一些人的反对。

    明明对朝廷很有利的决策啊,怎么会有人反对?

    秦天心里突然惊了一下,朝廷不收盐课,而盐又是暴利行业,又允许自由买卖,只怕不好官员,跟那些盐商都是有勾结的吧。

    甚至,很多盐商就是官员的人,他们不可能放着这样的利益而不要。

    如果朝廷控制了盐,就等于一下子断了这些人的财路。

    这个猜测让秦天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没有再跟那些人继续商讨下去,因为他知道这是没有意义的。

    一切,只看李世民的决定。

    李世民并没有立马决定,因为反对的这些人当中,竟然连长孙无忌都有,他也是反对的,当朝宰相反对,那他李世民就不敢独断专行了,必须有一个更好的思路才行。

    秦天,也正是看到了长孙无忌这些身份很高的人反对,才赫然恍悟的。

    早朝有点不欢而散,群臣陆陆续续的离开,李世民却是把长孙无忌和秦天都叫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内,李世民抬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

    “对于控制盐一事,两位爱卿的意见不一样,朕现在想单独听你们说说,长孙爱卿,你先说吧。”

    长孙无忌脸颊抽搐,他们长孙家还真就有人从事贩盐这种事情,朝廷要真的把盐的贩卖权给收回去,改成朝廷专卖,那他们以后可就断了一个财路。

    他长孙无忌不跟秦天做那些酒啊香水什么的生意,之所以还这么有钱,就是因为拥有这些不起眼,但却十分暴利的行业啊。

    但他同时对李世民又是很了解的,李世民显然看出了其中的丰厚利润。

    纠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