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搞定了长孙无忌,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次日早朝,秦天再提这件事情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人反对了。

    不过,这些事情虽然定了下来,但要实施,却并非立马的事情。

    虽然朝廷要收回卖盐的权力,但在秦天的制盐工艺没有大范围使用之前,这些都是做不得的。

    只有说,大唐的盐产量增加了,而且增加的达到了他们的预期,朝廷才会出手接管盐的买卖。

    那个时候,盐商只有在得到盐引之后,才能够继续贩盐的生意。

    只是,虽然这个政策还没有实施,但消息却是已经慢慢传开了。

    消息传开之后,长安城的那些盐商终于着急了。

    如果朝廷真的这么做,而他们又拿不到盐引的话,那他们以后可就没有什么生意可做了啊。

    这天下午,秦天刚到府门前,就见几辆马车听着,他刚要询问,几个人突然从马车后面跑了出来。

    秦天一看,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冷笑。

    “原来是你们,在本侯府门前做什么?”

    来的人,正是长安城的那些盐商,也就是杨五他们几个。

    这几个人看到秦天后,连忙小跑着就赶了来。

    “侯爷,我的侯爷啊,您之前说的太对了,我们几个一商量,觉得不能危害大唐的稳定不是,所以我们已经把盐的价格降下来了。”

    “是啊,侯爷啊,我们对您那可是十分尊敬的……”

    “…………”

    几个人拍起了马屁,秦天呵呵一笑:“现在才想起来降价?”

    “侯爷,我们……我们这不是反应迟钝嘛,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们一般见识。”

    秦天摆了摆手:“好了,本侯懒得跟你们废话,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

    “侯爷,那这盐引的事情?”

    “没你们什么事,做生意,讲究无信不立,你们私自涨价,导致长安动荡,本侯没有治你们的罪已经很不错了,你们以后还想做盐的生意?”

    秦天很无情,这话说出来后,杨五等人顿时就有点慌了。

    “侯爷,我们这不是知错了嘛,您就饶我们一回吧。”

    “是啊,饶我们一回。”

    对于商人的话,秦天是不会相信的,至少对于杨五这些商人的话,他是不会相信的,商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可是什么事情都做的,如此,他又怎么能信任这些人?

    “不用多言,本侯已经跟朝廷说过了,但凡有信誉缺失的人,朝廷一概不合作,你们若是聪明,就尽早去做其他行当,若还继续做盐的生意,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盐引这个制度出来之后,其他没有拿到盐引的人也就不能够贩卖盐了,如果被逮住,那可就是以贩卖私盐罪处理的,这个可不轻。

    杨五等人听到这个之后,顿时感觉天都要塌了。

    他们很后悔,明明知道秦天不好惹,当初秦天找他们的时候,他们为何还要跟秦天作对呢,现在好了,赚钱的门路被堵死了。

    ------------------

    秦天把制盐的工艺告诉工部的一些工匠之后,便让他们带着工艺去各个地方传播去了,与此同时,各地方的衙门都要派人,将各盐矿什么的给控制住。

    因为,等这些盐制作出来之后,就要交给朝廷来进行分配了。

    任何人都不准私自贩卖。

    这点,秦天是早做足了准备的。

    一旦盐被朝廷专卖,私盐的活动就会慢慢频繁的,就算大唐的盐并没有涨价,就算是降价了,还是有人会做私盐生意,而百姓都贪图便宜,更会冒险购买。

    盐制作出来之后,经过朝廷和盐商剥削两层之后,到了百姓手里的价格是不会很低的,但如果贩卖私盐的话,就可以避开盐商和朝廷的抽成,这样就算私盐贩子以很低的价格贩卖,他们也还是能够赚钱的。

    人有趋利性,那个时候,就算危险,也有人做。

    所以,控制好盐,不让制作出来的盐外流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各地制盐,长安城这边,反倒渐渐平静了下来。

    商人来来往往,东西两市比以往更加繁华,朝廷每天忙碌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一切都进入了正轨。

    转眼之间,已经到了八月初。

    八月的长安,已可见凋零了,风吹来也更有寒意。

    这天,秦天刚到尚书省,刑部尚书韩萧就走了来。

    “侯爷,眼看天气一天比一天冷,这长安城恐怕要不太平啊,我的意思,不如招募一些临时衙役怎么样?”

    入冬之后,治安就会成为一个很大的问题。

    这种情况现在如此,就是到了以后,也是如此,冬天嘛,很多人的生活会过的艰难,而人在艰难的时候,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可能就要铤而走险,去做一些不法之时了。

    比如说偷人家一只鸡,牵走人家的一头羊什么的。

    冬天,这样的案件比平时要多两倍不止。

    此时的长安城,还没有达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状态,所以冬天的时候,对于巡逻人员的投入,会加大很多。

    但过了这个时间段,人员就不需要那么多,所以很多时候,衙门都不会招募正式的衙役,而是在冬天来临的时候,招募一些临时工,让他们帮忙巡逻,这样可以降低衙门的成本。

    韩萧把情况跟秦天说了一下,秦天听完之后,思虑了片刻,招募临时工的话,虽说有点省钱,但要给他们吃,给他们喝,还得给工钱,说实话,几个月下来,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若没有渭水之盟,大唐不用给突厥钱财的话,这笔开支,大唐还支付的起,可如今,能省则省啊。

    相比较下,养几条警犬,应该比雇佣几个人更省钱吧。

    而且,警犬还可以协助破案抓贼,比人要好用多了。

    这个想法,秦天在士子被杀案的时候就已经产生过了,只是一直很忙,所以没来得及做这事,现如今韩萧提了出来,他觉得倒不妨试一试。

    “韩大人,先不要急着招募临时工,你从那些衙役之中,给我找几个爱狗的,让他们下午随我去一趟牙人市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