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大唐好相公最新章节!

    张士贵武将出身。

    虽然最近几年不怎么打仗了,但身体却依旧十分的健硕。

    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更为年轻一些。

    这天下了早朝,张士贵像往常一样离开皇宫准备回府。

    可是,他刚离开大殿,就察觉旁边有一些异样。

    不少同僚望着他不时的指指点点,小声议论,而从这些同僚的神态等方面,张士贵明显看出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他们好像在取笑自己。

    可是,张士贵很奇怪,自己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吗,不然为何这些人要取笑自己?

    他的脸色有点难看,而其他同僚还在不停的对自己指指点点。

    张士贵有点看不下去了,他直接就拦住了两个人。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张士贵怒目而视。

    这两个人看到张士贵后,脸色微有点发白。

    “咳咳……这个……我们什么都没有说。”

    “没错,我们什么都没有说,张大人这是怎么啦?”

    两个人假装什么都没有说,可不管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分明就是说了,现在就是在掩饰。

    而他们越是掩饰,张士贵就越发的生气,他突然伸手,直接抓住了其中一名官员的衣领,问道:“告诉我,你们刚才在说什么?”

    张士贵有点愤怒,愤怒的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打人。

    那个同僚被张士贵的情况给吓到了。

    另外一个官员立马跑来劝架,道:“张大人,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告诉你就是了。”

    这个时候,张士贵才把那个同僚松开,问道:“说,怎么回事?”

    那官员道:“张大人难道不知道吗,你的女婿被一个小兵给打了。”

    听到这个,张士贵顿时一愣,自己的女婿被一个小兵给打了,这怎么可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士贵不相信自己的女婿会被一个小兵打,那个小兵有这个胆子,敢打他张士贵的女婿?

    不过,这些官员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怎么回事我们就不清楚了,你想知道,回去问你女婿吧,告辞。”

    两名官员说完,连忙就走,张士贵这里,却是又疑惑又生气,于是不做迟疑,急匆匆就赶回到了府上。

    而他刚到府上,就有下人来报。

    “老爷,小姐和姑爷来了,他们好像……很生气。”

    张士贵正有事情问何宗宪,听到他们来了,立马就吩咐道:“让他们过来。”

    客厅,张士贵眼眉凝着,眼神之中的怒气未消。

    何宗宪走进来的时候低着头,张小小却是一脸的愤怒,看到张士贵后,突然就叫了起来:“爹爹啊,您可要替您的女婿做主啊,他……他被人给欺负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小兵给欺负的。”

    张小小这话刚说完,张士贵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竟然是真的?”他怒视何宗宪,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被一个小兵给欺负,你被欺负,同僚都在笑话我,你知道不知道?”

    张士贵地位很高,平时没人敢笑话他,可今天,竟然因为自己女婿被一个小兵给打而遭到了嘲笑,他很是不能忍受。

    何宗宪这里,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因此也就把当时在辽城的事情跟张士贵说了一番,而且,把自己说的十分委屈。

    张士贵听完怎么回事后,觉得那薛仁贵真是有点欺人太甚,一个小兵竟然敢对自己的女婿动手,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了?

    至于何宗宪陷害薛仁贵的事情,他并没有当回事,他护短。

    护短的话,别人的过错是过错,自己晚辈的过错,就不是过错了。

    “爹,这个薛仁贵这般欺负您的女婿,还让您在同僚面前很没面子,您可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薛仁贵啊,不然那些人还得继续笑话你。”

    张小小在旁边说着,张士贵眉头微凝,点了点头:“放心,爹爹会找机会好好教训一下他的。”

    张士贵在军中还是有一些职务的,而且很高,薛仁贵现如今在军中,那就受他管辖啊,自己随便找个由头,就能够教训一下薛仁贵吧。

    当然,这事他不用出面,只要吩咐下去就行了。

    这样想好后,张士贵道:“去把王副将叫来。”

    王副将名叫王文,是张士贵的亲信,同时也是他的副将,在军中还是很有地位的,这件事情,他觉得可以交给王文来做。

    不多时,王文就到了张士贵的府上。

    “将军,叫我来不知有什么事情?”

    张士贵道:“你这段时间在军中,可知一个叫薛仁贵的人?”

    “薛仁贵?将军怎么会突然问起他来?”

    “此人在征讨新罗国的时候,打了我的女婿,现如今让我很没有面子,所以我想教训他一下,你且说军中有他没有。”

    王文道:“将军若是问其他小兵,末将还不清楚,但要问薛仁贵嘛,末将还是知道的,他现如今的确就在军中,而且就在我的麾下做事。”

    听到这个,张士贵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就真是太巧了,你想个办法,给我狠狠的教训一下他。”

    王文是张士贵的亲信,因此听到张士贵的吩咐之后,并没有任何的迟疑,连忙就应了下来,而且在他看来,薛仁贵虽然在那些将士里面比较出类拔萃,有一些威信,但他要整治薛仁贵,办法还是很多的吧?

    “将军放心,我回去之后,立马就找他的麻烦。”

    张士贵点点头,然后就让王文离开了。

    王文离开,张小小这里才终于露出了浅笑:“爹爹,这下就好了,教训了薛仁贵,您替您的女婿出了一口气,您也不用被同僚嘲笑了。”

    张小小说着,张士贵却是哼了一声,然后瞪着何宗宪道:“你啊,就是个废物,连一个小兵都整治不了,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把女儿嫁给了你这样的人?”

    对于何宗宪,张士贵是越看越觉得不喜欢,窝囊,实在是太窝囊了,唯一的好处,可能就是长的好看了一点吧。

    何宗宪被张士贵骂,心里很不舒服,但他在张小小面前都不敢怎么样,就更别说是在张士贵这里了,所以他只能继续低着头,任由张士贵责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