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气一天寒似一天。

    杜如晦的卧室,他的夫人会把来往宾客的名单都给杜如晦说一下。

    按照杜如晦的意思,虽然他并不想跟这些人过多纠缠,但别人来了,这就是礼到了。

    而他们讲究礼尚往来,等什么时候,这些礼都是要还回去的。

    所以,把这些名单记下来,很有必要。

    杜夫人说着,很快就说到了秦天。

    “老爷,秦小公爷来了,现如今正在客厅。”

    杜夫人说的随意,对她来说,秦天也就不过是一个人名而已,虽然秦天在大唐很耀眼,可她的相公一点也不比秦天差啊。

    不过,杜夫人这样说完之后,杜如晦却是突然挣扎着坐了起来。

    “快,去把秦天叫来。”

    听到这话,杜夫人有点奇怪,这么多客人,身份比秦天尊贵的也不少,可自家相公一个没见,这个时候,为何要见秦天?

    他不明白,但还是连忙吩咐了下去。

    客厅这里,杜荷给秦天倒了一杯茶。

    按照惯例,一杯茶喝完之后,客人就可以离开了。

    对于此,秦天倒也不在意,喝完茶后,他便准备起身告辞,当然,他有跟杜荷聊两句,不过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就在秦天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下人急匆匆跑了过来:“公子,老爷请秦小公爷去卧室一叙。”

    听到这话,秦天愣了一下,而杜荷更是有点意外,来的客人已经有几十个了,秦天却还是他父亲第一个想要见一见的人。

    不过很快,杜荷就连忙上前说道:“秦小公爷,家父想见你,不知道您是否有这个时间?”

    秦天浅笑:“自然是有的。”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秦天的时间显然更加的宽裕一下,那么给杜如晦一些,又有何不可?

    “那请!”

    杜荷不做迟疑,连忙领秦天去了卧室。

    来到卧室的时候,杜夫人已经离开,里面只有杜如晦一个人。

    秦天上前,道:“杜大人!”

    杜如晦点点头:“秦大人坐吧。”

    秦天在杜如晦旁边坐下,杜荷退去,这个时候,杜如晦才说道:“秦大人跟我可是有点生分啊,同朝为官多年,这还是你第一次来我府上吧?”

    说到这里,杜如晦又道:“秦大人不够意思,都不与老夫亲近。”

    听到杜如晦这话,秦天有点哭笑不得。

    他秦天的确没有跟杜如晦怎么亲近,但此前这些年,杜如晦好像也没有跟他亲近吧?

    秦天看着杜如晦,有点奇怪,他奇怪杜如晦怎么突然跟自己说这么一番话,因为这么一番话怎么听,都想是在套近乎。

    “此前是晚辈的不是,杜大人莫要见怪。”

    秦天说了一句,杜如晦突然笑了笑:“就是你小子的不是。”

    秦天越发有点哭笑不得了。

    “杜大人将我叫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秦天有点摸不着头绪,只能直接询问。

    杜如晦这里,却是突然咳嗽起来,秦天看着他咳嗽,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等他咳嗽完后,再听他说。

    杜如晦咳嗽的越发厉害了一些,所以这一次持续的有点长,秦天待他咳嗽好后,才又问了一句:“杜大人有什么事?”

    “秦大人啊,是这样的,老夫时日无多,有件事情,恐怕要拜托你了。”

    听到这话,秦天才终于明白杜如晦刚才来那么一套是什么意思,原来是有事托付啊,只是他有点奇怪,到底什么事情,需要他杜如晦来托付?

    连李世民都来了,有什么事情跟李世民说一下岂不是更好?

    但在一个将死之人这里,秦天还真拒绝不了。

    “杜大人有什么话尽管说,只要我秦天能够办到,便一定办到。”

    杜如晦露出了一丝浅笑,道:“这事我跟圣上说过了,就是精简官吏的事情,但这事不好办,而且我担心圣上求稳,又不肯做,所以,我希望秦大人你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做下来。”

    “精简官吏?”秦天顿时愣了一下,心里立马就有一种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

    如果是其他事情,答应也就答应了,可精简官吏啊,这只怕动的人就太多了。

    动了这么多人的利益,他秦天还能在长安城继续待下去吗?

    杜如晦让他做的这件事情,就是个坑,而且是个很大很大的坑,大的连李世民都不敢轻易去做。

    想到要得罪那么多人,秦天就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杜大人……”秦天想要拒绝,可一抬头,看到杜如晦那渴求的眼神,后面的话就又给憋了回去。

    而刹那间,秦天的心里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

    杜如晦都快要死了,可还心心念念着大唐的事情,这等情怀,真不是其他人能比的啊。

    这是他临终前的愿望,自己若是不答应下来,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秦天觉得自己有时候就是心太软了,不忍心伤害其他人,而心软,又往往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

    “秦大人想说什么?”见秦天欲言又止,杜如晦就开口问了一句。

    秦天只能笑道:“原来是为了这事啊,好办,好办,我应下了。”

    秦天说的轻松,好像对他来说,精简官吏这事就是一件很容易就能够解决的事情,完全没什么难的。

    杜如晦自然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些这个意思,这让杜如晦的精气神一下子好了很多。

    “秦大人可是有什么办法来完成此事?”

    杜如晦的眼神里带着希冀,秦天却是暗暗叫苦,自己就只是想让杜如晦放心,现如今他能有什么办法啊?

    可看着杜如晦的眼神,他真的担心自己要说没有,他非得当场吐血不可。

    秦天又有了想抽自己的冲动。

    “杜大人放心,这事好办,我的确有办法完成此事。”

    秦天只能昧着良心说了这么一句话,他希望杜如晦见好就受。

    可杜如晦对于这件事情的执念有点重,在秦天话音落下之后,他就又问了一句:“秦大人有什么办法?”

    秦天是真的想哭了,自己真没有什么办法啊,怎么杜如晦把他秦天当什么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