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此时的临安城还不够繁华。

    可见也只有一些说不出的俊秀感觉。

    这里的一切都给人一种美感,淡淡的美感,这是热闹繁华的长安城所没有的。

    见惯了热闹与大街,突然看到小桥流水人家,真的让人觉得很舒服。

    这里的河流是四通八达的,直接就从百姓的门前穿过了,秦天他们来的时候,几个妇人正是门前的溪水边洗衣服,另外几个孩童在水边不停的嬉戏。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宁静祥和。

    秦天他们乘坐小船走了一段水路,然后才来到去往刺史府的大街上。

    刺史府所在的大街还是很宽的,这个时候正是下午,人来人往看着很是不错。

    “公子,我们现在就去刺史府找慕容强算账吗?”胡十八看了一眼秦天,问了一句,他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就只是问一下。

    如果去找慕容强算账,那他会毫不犹豫的砍了慕容强的脑袋。

    不过,秦天却是摇了摇头,道:“不急,今天是府衙开堂审理百姓申诉的日子,我们先去刺史府看看,对这慕容强有一个了解之后,再做其他打算。”

    虽然秦天觉得江通说的是真的,但江通毕竟是一个强盗,这慕容强是不是个坏官,还得他亲自验证之后,才能够清楚明白。

    不然就因为一个强盗的片面之词就直接去杀人,未免有点说不过去。

    而且,以前他一言不合就杀人,那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才为之的,现如今情况并没有那么危险,所以就算慕容强真的是个坏官,秦天也只是可能将他押入大牢,等候其他发落,而不是直接要了他的性命。

    所以,现在去刺史府看看情况很有必要。

    胡十八听到秦天这话,撇了撇嘴,他是信江通说的话的,不过现在,他也只好跟着秦天去一趟刺史府。

    他们沿着大街走了一会,很快就来到了刺史府前。

    此时,刺史府大堂外面,站着很多等着伸冤或者诉讼的百姓,而大堂里面,慕容强正在处理百姓的一些情况。

    秦天他们挤到了前面,然后便看到了慕容强。

    慕容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国字脸,大眉毛大眼睛,长的很是正派,给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像是那种会做坏事的官员。

    虽然貌相不能代表什么,但慕容强的这个容貌,还是很容易就能够给人好感的。

    秦天看到慕容强的时候,心神微动,但并没有丝毫的表示,程处默撇了撇嘴:“这样的人不像坏人吧。”

    秦天没有开口,只是看着慕容强审理百姓的案子。

    此时,大堂之上站着两人,其中一人四十多岁,不过看起来更老一些,更憔悴一些,身材也偏瘦一点。

    另外一人二十几岁,长的要壮实许多。

    慕容强看了他们两人一眼,问道:“谁是原告啊?”

    这个时候,年长男子站了出来,道:“大人,小人阿四是原告。”

    慕容强点点头:“阿四,你要状告何事?”

    阿四既然是原告,另外一人肯定就是被告了。

    阿四道:“大人,小人我是做油炸生意的,今天中午,这狗子来我的店铺买油饼,我找了他几文钱,可他偏说小人没有找他钱,要我再找,小人做的是小本生意,几文钱也是钱啊,怎么能再找他一次,我们两个人争执不下,这也才找大人评理的。”

    阿四说完,那狗子立马跳了起来:“大人,别听他一派胡言,他分明就没有找我钱,想要私吞我的钱,小人也是个穷人,几文钱也是钱啊,请大人为小人评理。”

    两个人为了几文钱闹上了公堂,这种事情看起来简直不敢置信,至少在长安城是没有人这样做的,去了大堂说这事,长安城的百姓都觉得丢人。

    而此时外面的程处默、尉迟宝琳等人,更是撇起了嘴,他们平日里打发乞丐的钱,都不是用几文钱来算的吧?

    他们看了一眼秦天,秦天却是意味深长的浅浅一笑。

    两个人一愣,随即便又向大堂上望了过去。

    这个时候,阿四和狗子两个人在大堂上不停的为自己辩解着,情况很是不妙。

    不过就在他们争吵个不休的时候,慕容强突然拍了一下惊堂木,随即喝道:“来人,去取一桶清水来。”

    众人一愣,不明白慕容强此时取清水做什么,不过很快,就有衙役真的拎来了一桶清水。

    “狗子,把你身上所有的铜钱都拿出来,扔进水桶里面。”

    狗子有点不解:“大人,这是为何?”

    “让你扔你就扔,那那么多废话?”

    慕容强有点愤怒,语气冰冷,狗子无奈,只能把身上的铜钱都扔进了水桶里面,这个时候,慕容强走了下来,他只看了一眼,便道:“狗子,阿四明明找了你钱,你为何要说没找?”

    只看了一眼水桶就下这样的断定,很多百姓都是不解,就连程处默和秦怀玉他们也微微凝眉,觉得慕容强这样下断论,是不是有点不好?

    狗子顿时跳了起来:“大人冤枉小人,那阿四是真没有找小人铜钱啊……”

    “哼,还想狡辩吗?你看这水桶之中,水面漂了一层油花,这铜钱分明是被时常接触油的人摸过的,阿四是做油炸生意的,他的手上有很多的油,他找你的铜钱上也肯定是有油的,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慕容强这么一解释,众人顿时恍悟,如同醍醐灌顶般的了然。

    “原来是这个样子。”

    “怪不得,怪不得,慕容大人好厉害啊。”

    “慕容大人就是我们的青天老爷。”

    “没错,没错,我们的青天老爷……”

    百姓这样说着的时候,狗子已经吓的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地上:“大人饶命,草民知错了,草民……也只是想贪那几文钱而已……”

    狗子的跪倒,更让人觉得慕容强断案如神,只略施小计,便把这件案子给断的清清楚楚了。

    青天之声不时传来,慕容强继续审理案子,而且每一个案子都做的让人心服口服,秦天站在外面,神色显得有点疑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