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黄昏来临的时候,慕容强终于把百姓的案子给审理的差不多了。

    整个过程,慕容强都显得很有耐心,而且每个案子的审理都十分的不错。

    秦天在外面看着,都觉得慕容强的能力很不错,只怕京城中的一些官员,都没有他审理案子审理的好。

    百姓陆陆续续的散去,大堂也已经关闭,秦天等人离开,准备找客栈休息。

    找客栈的途中,罗凰等人的神色都显得有点不一样。

    “公子,这慕容强断案如神,百姓都喊他青天啊,难道那个江通是为了活命才那样说的?”胡十八撇了撇嘴,突然觉得当初放了江通是个错误。

    这个时候,罗凰却是替江通说话起来。

    “公子,我倒觉得江通不可能说谎,他又不知道我们的身份,何必编造这个来骗我们?”

    罗凰与江通感同身受,所以就算今天看到了慕容强精明能干,他还是选择相信江通。

    胡十八呵呵一笑。

    “今天那慕容强审理案子你们也都看到了,他像是那种人吗?”

    胡十八觉得慕容强能力不错,有能力,而且为民办事,百姓都喊他青天,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坏人?

    罗凰和胡十八两个人眼看就要吵起来,秦天却是摆了摆手:“好了,我们才刚来,就因为这件事情断定慕容强的为人,还有点过早,大家先找客栈休息,罗凰,你派人再仔细的调查一下,看看这慕容强为人如何。”

    只是通过今天的审理案件就断定慕容强的为人,未免有点过于武断了,所以秦天想要罗凰再去调查一下,从临安城其他百姓的口里再调查一下。

    罗凰这边没有什么意见,立马就应了下来。

    几个人这样说好,便去找客栈。

    很快,他们便找到了一个客栈,客栈很大,看起来也比较舒服。

    秦天他们进来的时候,柜台那边,张秀正办理完入住的手续。

    他一扭头看到秦天,顿时就喊了起来。

    “秦大哥,这么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张秀很是兴奋,秦天也觉得好巧,道:“张兄弟,你去过崔家了?”

    张秀摇摇头:“我初来临安城,还不知道崔家在什么地方呢,想着先找地方住下,明天再去打听。”

    秦天颔首,罗凰去订房间,几个人这样又说了几句之后,才各自散去。

    对于张秀,秦天并没有其他什么感觉,就是遇到了随便聊两句而已。

    当然,最为主要的,还是秦天对这个张秀不讨厌,觉得他还不错,不然的话,秦天才懒得搭理这样的人。

    一个人随着身份的提升,自然是会有自己该有的态度的,你不能让一个身居高位的人还把一个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的人平等对待。

    这是任何人都很难做到的,就算有人做到了,也只不过是表面做到而已。

    秦天能对张秀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

    几人各自回房休息,一夜就这么过去了,次日一早,罗凰开始派人去调查慕容强的情况,张秀这边,更是早早的起床,去打听崔家去了。

    崔家在临安城是个大户人家,他们在各地进行经商贸易,张秀与那崔家小姐崔颖是在张秀老家认识的,那个时候崔颖跟随她父亲崔凯经商,途径张秀老家,张秀与那崔颖一见如故,再见倾心。

    然后便这样私定下了终身,并且约定今年便来提亲的。

    不过张秀此前从来没有来过临安城,所以这寻找崔家也就麻烦了一些。

    他几经询问,才终于打听到崔家所在。

    中午的时候,虽是初秋时节,太阳仍旧有些毒辣,张秀找到崔家后,便前来敲门。

    不多时,一名门卫开门,见外面站着一个书生,不由得撇了撇嘴,问道:“你是什么人,要找何人?”

    张秀道:“在下张秀,是来找崔家小姐的,我与她有约定,今年前来提亲。”

    古人含蓄,在亲事上更是多有讲究,就是后世,张秀这个样子都让人觉得十分另类,难以接受,更别说是唐朝这个时候了。

    所以,张秀这样说完之后,那个门卫顿时就像是在看一个怪人一样的看着张秀。

    他有点惊讶,惊讶张秀的厚脸皮,惊讶他竟然有胆子就这样来提亲,惊讶以前的一个约定,他竟然就真的当真了。

    不过,此时的张秀却仍旧保持着平静,他想让自己看起来不慌乱一些,这样能够给人一个好印象。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门卫却是呵呵一笑:“张公子是吧?我不知道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不过不管真假,你都来晚了。”

    张秀不解,问道:“这位小哥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来晚了?”

    门卫道:“来晚的意思就是,我家小姐年初的时候已经嫁人了,你这个时候来提亲,你说你是不是来晚了?”

    听到崔颖已经嫁人了,张秀整个人顿时懵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崔小姐说好要等我的,怎么……怎么我来了,她却嫁人了?”

    那一刻,张秀突然觉得天塌地陷,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绝望过,而随着绝望加深,他又突然有点愤怒。

    “说好等我来提亲,你为何提前嫁人?”

    愤怒,愤怒,那是一种被人背叛的愤怒。

    可是,他很快又纠结起来。

    “不对,不对,崔小姐不是这样的人,她说过会等我,就一定会等我,肯定是她父亲逼她嫁人的,肯定是这样的。”

    现如今的张秀有点分裂,一会愤怒,一会纠结,看起来就像是个神经病,那门卫轻声一笑,随即转身就要回府,张秀此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把那门卫给拉住了。

    “别走,告诉我崔家小姐嫁给了什么人?”

    张秀是有点不甘心的,虽说心爱的女子嫁人了,但他还是想要知道更多有关崔颖的消息,门卫却是一脚把他给踹开了。

    “滚蛋,我家小姐嫁给了什么人,跟你有什么关系吗,现在你该回什么地方就回什么地方去。”

    门卫转身回府,心里暗骂了一句,小姐嫁给了什么人,能让你知道吧,万一这个疯子去捣乱,怎么办,他们崔家就完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