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么有趣的游戏,我想段都督应该感兴趣吧,要不就段都督如何?”

    段雅儿要胡十八冒险,那秦天肯定也不能让段雅儿好过,所以他要让段纶做靶子。

    万一段雅儿伤到了段纶,那正好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因为段纶的身份,他不敢把段纶怎么样,所以也只能寄希望于此了。

    秦天说完,整个军营顿时哑然,他们没有想到秦天竟然想让段纶冒险。

    “秦天……秦天怎么能这个样子?”

    “就是,就是,这样太不安全了,都督怎么能冒险?”

    “…………”

    大家嘀嘀咕咕的说着,这个时候,铁罗站了出来,道:“我来当靶子。”

    铁罗到底是段纶的人,他没能杀了胡十八,心里有愧,此时自然是要帮段纶挡下这个危险的。

    不过,秦天却只是浅浅一笑,什么都没有说。

    他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段雅儿要胡十八做靶子,他同意了,那他要段纶做靶子,段纶若是不同意,这事恐怕就有点不公平了。

    都是对方要求的嘛,凭什么他的要求不算?

    此时,段纶的脸色显得有点难看,异常的难看。

    他没有想到秦天会让他做靶子,再有就是,秦天的是胡十八,自己女儿的是他,让他跟胡十八拉到一起,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因为他比胡十八高贵多了。

    可是,他若不同意,就又显得自己过于懦弱了,让人以为他在害怕,那样恐怕就要被人嘲笑了。

    秦天并不松口,站出来的铁罗有点尴尬,脸上无光,显然,秦天没把他当回事。

    这个时候,段雅儿站了出来:“好,没有问题。”

    她竟然替自己的父亲答应了下来,军营之中,又是一片哗然。

    他们都觉得段雅儿这个样子,未免有点无礼了。

    “小姐怎么能这样?”

    “就是,就是,他怎么能让都督置于危险之中?”

    “这还是为人女应该有的态度吗?”

    “…………”

    大家嘀嘀咕咕的说着,段纶在听到自己女儿话的时候,觉得有点小生气,但随之,他便又恢复了常态。

    “这个自然没有问题。”

    他对自己女儿的箭法,还是很熟悉的。

    两个人这样说好后,胡十八和段纶两个人就各自头顶放了一个梨,然后站在了很远的地方,秦天和段雅儿两个人拿着弓箭站在了一排。

    “我说侄女啊,你可得小心一点了,那头的可是你爹,要是真把你爹给伤到了,你这女儿怕是要被千夫所指的。”

    从刚才的箭法来看,秦天知道段雅儿的箭法已经很厉害了,要射中段纶头上的梨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他想要给段雅儿一些压力。

    有了压力,段雅儿的心神自然不会平静。

    而只要让段雅儿知道自己失手后的后果,他就会感到不安,不安,秦天的目的就算是达到了。

    此时的段雅儿听到秦天的话后,立马就有点生气,但随之而来的,就有点担心。

    他的确对自己的箭法很自信,但一想到对面的是自己的父亲,他就有点不安了,他可从来没有这样射箭过,而且一想到射到自己父亲的后果很严重,她就越发的慌乱。

    不过,虽然有点慌乱,但他并没有忘记对秦天针锋相对。

    “哼,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万一把胡十八给射死了,你可就失去了一个好下人。”

    秦天耸耸肩:“一个下人而已,没了就没了,你爹要是没了,那可就不好了。”

    “你……”

    显然,段雅儿被秦天给气的不轻。

    秦天这里笑了笑:“好了,开始吧。”

    段雅儿撇了一眼,随即,两个人立马开始射箭。

    两支利箭飞射而出,只听得嗖嗖两声响,利箭便已经飞出去了好远,秦天的利箭稍微快了那么一点,众人便最先看到胡十八头上上的梨,直接被射穿落在了地上。

    “好箭法,真没有想到,秦小公爷的箭法竟然这般超神。”

    “谁说不是,太厉害了,实在是太厉害了。”

    “…………”

    众人这样称赞着秦天箭法的时候,段雅儿的利箭也已经发射了过来,他的利箭射来之后,段纶头上的梨也被射掉了,只是利箭并没有射中梨的中心,这个利箭更向下了一点,几乎是擦着段纶头皮过去的,说白了,段纶头上的梨是被碰掉的。

    众人看到这个之后,都替段纶捏了一把汗,就连段纶自己,也是暗暗心惊,有点后悔,自己这个女儿,是想要自己的性命啊,这利箭要是再往下一点,他今天就要被利箭射穿头颅而亡了。

    这样的事情,以后绝对不能在干了。

    不过,虽然心里极其的不安,但段纶的脸色却表示的仍旧十分平静,好像对于刚才的危险,根本就没有当回事,他要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有气魄一些。

    “太危险了,实在是太危险了,都督差一点就没有了啊。”

    “谁说不是,谁说不是,真的是太危险了,小姐的箭法也太不好了吧。”

    “小姐的箭法还行,但跟秦小公爷比起来,那就差远了。”

    “我看也是……”

    大家嘀嘀咕咕的说着,对于段雅儿的箭法都不是很好看,而此时的段雅儿则脸颊通红。

    他的箭法一向很好,今天不知怎么就失了准头,她很生气。

    但他更生气的是,自己在箭法上竟然输给了秦天,这是他怎么都无法接受的。

    “看来胜负已分,段都督,照顾好你的女儿吧,他可是想要你性命的人。”对于段雅儿没能射伤段纶这个,秦天心里有点不爽,所以说了这么一句话挑拨一下,至于能不能成功,他不管。

    而他这么说完,段雅儿顿时就有点怒了。

    “你耍赖,你事先说话,乱我心神,你……你就是个奸诈小人,我们再来比过。”

    段雅儿不服,秦天看了一眼段纶,露出了一丝浅笑,他倒不介意重新比过,只是不知道段纶还愿不愿意冒险。

    而被秦天这么看了一眼后,段纶神色猛然一紧。

    “输了就是输了,还比什么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