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段雅儿想比,段纶却是不敢冒险的。

    他此前对自己女儿的箭法很自信,觉得没有什么是他的女儿射不中的。

    但今天自己亲身试验了一下之后,他就有点担心了,发誓再也不试了。

    危险,太危险了。

    一个人一旦产生了恐惧的心理,自然是不会再去有第二遍的想法的。

    段雅儿被段纶呵斥,心里虽然很不舒服,但刚才的情况也真的太危险了,他父亲生气很正常,因此也只能强忍下来。

    秦天浅笑,随即说道:“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告辞了。”

    这一次,没有谁能够拦住秦天。

    段纶很苦恼,本来是想给秦天一个下马威的,结果下马威没能给成,反而让他丢了面子,还差点丢了性命。

    这样的感受真的很不爽。

    秦天带人离开了段纶的军营。

    “公子,今天可真是过瘾啊,终于让那段纶知道了我们的厉害。”

    “就是,就是,看他还敢不敢嚣张,就是打了他的儿子,怎么啦?”

    程处默等人不停的说着,他们根本就没把段纶当回事。

    秦天这里,浅浅一笑,道:“今天的确出了风头,打击了段纶,不过这些并不足以将段纶怎么样,派人给我紧盯着都督府,然后再派人调查一下扬州城的情况,回去之后,我们好向圣上禀报。”

    秦天是没有想过对段纶动手的,没办法,他的实力略有欠缺,无法碾压性的击败段纶,所以他只能收集证据,而后上报给李世民,让李世民来处理这件事情。

    只要这件事情上报了去,李世民就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

    他这样吩咐下去后,罗凰立马就应了下来。

    而军营的事情,很快在扬州城传开了。

    “听说了吗,今天秦小公爷带着两千狂魔军去段纶的军营踢馆啊。”

    “哦,何为踢馆啊?”

    “就是跟段纶比试嘛,你们是不知道,秦小公爷的狂魔军好厉害啊,两千兵马,直接把段纶的一万兵马给吓到了。”

    “啧啧,狂魔军以一打五,好生厉害啊。”

    “谁说不是,狂魔军那可是我大唐的精英部队,厉害的很呢。”

    “我看也是,他们可都是上战场杀过的人。”

    “对了,对了,你们知道吗,那个打了段玉的胡十八,还把铁罗给击败了,要不是秦小公爷喊住了他,铁罗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什么,胡十八把铁罗都给打败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我听说那个铁罗可是我们扬州城最厉害的人。”

    “谁说不是,可人家就是打败了,人家好生厉害呢,怪不得没把段玉当回事。”

    “就是,就是,胡十八真的很厉害,太厉害了。”

    “还有,还有,秦小公爷跟段雅儿比箭,你们猜谁赢了?”

    “段雅儿的箭法在我们扬州城都是出了名,我听说有一次天空之中有一排大雁经过,他说要射中那一只大雁,就射中了那一只大雁,秦小公爷应该……不是对手吧?”

    “哈哈哈,你要这样说,那就大错特错了,他们的比法很特别,在人的头顶放一个梨,看谁能射中,秦小公爷射中了,段雅儿反而没有射中,不仅没有射中,还差点把他老爹给射死呢?”

    “什么,段雅儿差点把段纶给射死,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箭法不准呗…………”

    扬州城的百姓就这样议论着,不管是酒楼客栈,亦或者是茶馆什么地方,都有百姓讨论着军营的事情,而他们讨论着讨论着,很多事情就有点夸张了。

    比如说狂魔军两千大战段纶的一万兵马,被这些人渲染的连秦天自己听了都有点不信。

    而,随着事情的传播,扬州城的百姓对秦天的崇拜已经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了。

    而段纶,大家以前挺怕他的,但因为秦天这个铁血钦差的到来,大家反而不怎么忌惮段纶了,仿佛他们觉得有人撑腰了,段纶能把他们这些百姓怎么样?

    扬州城的言论一下子自由了许多,好像这些人以前压抑的久了,如今突然得到了释放,便想要把所有想说的都给说了。

    这些情况很快就传到了都督府。

    “可恶,这些百姓真是可恶,竟然敢取笑本都督,可恶,可恶啊……”

    段纶气愤不已,他没有想到因为秦天的到来,竟然让他颜面扫地,威严尽失了,现在,连普通百姓都敢这样说他了。

    他杀心顿起,但想到秦天还在扬州城,他也只能暂时忍着。

    “必须想办法教训一下秦天不可,必须教训他。”

    段纶在客厅来来回回的走着,夕阳已经快要落尽,宋甘急匆匆跑了进来。

    “都督。”

    段纶看了一眼宋甘,道:“什么事情?”

    “王爷派人来说,还需要一批铁器,您看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要不要跟王爷说一下,缓一缓?”

    听到这话,段纶眼眉微微一凝,道:“铁器乃是王爷谋事的重中之重,岂能缓一缓,秦天又不是那种通天之人,难道还能发现我们运输铁器吗?”

    铁器的运输,他们一向做的十分隐秘,因此就算秦天在扬州城,他们也不认为秦天能够发觉什么。

    再加上王爷的事情十分着急,所以段纶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宋甘见此,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

    “王爷需要的铁器比较多,属下担心一次运输的话,未免有些过于明目,所以属下的意思,是不是分几次来运输,然后假装成商人运货?”

    虽然觉得这事可以做,但宋甘到底比较谨慎,觉得就算是做,也一定要做得万全才行。

    段纶思虑过后,点了点头:“可以分几次来运输,不过,前面一批运完之后,后面的立马就要开始准备,王爷的大事,耽误不得。”

    宋甘颔首:“都督放心吧,我们只是分了几批而已,速度肯定不会比以前慢上多少。”

    “好,你做事,本都督是放心的,你下去安排吧。”

    此时的段纶,反而忘记了之前的不快,因为跟这件事情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