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小公爷,那是方一山方大人的女儿方晴。”

    对于方一山这个人,秦天没有什么印象。

    而他没有印象的人,在朝堂上的官职肯定是不高的。

    秦天浅笑,暗道,这方一山的女儿长相虽然不好,但却十分的聪明凌厉啊。

    一张嘴说的那几个权贵之女一旦办法没有。

    很聪明。

    秦天突然有点动摇了,想再给方晴一次机会。

    不过又抬头看了一眼方晴的脸,那一颗痦子显得越发的晃眼起来。

    若是男子,脸上长一颗痦子,倒也没什么,可一个女人脸上长一颗痦子,总让人觉得别扭。

    秦天摇了摇头,最终还是决定作罢。

    他倒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人,只是太子妃的人选,这样貌必定是要看得过去的。

    一众女子还在相互攀谈,刚才的小插曲并没有几个人注意,秦天仍旧在不停的观察着,这样观察了一遍之后,有一小半人被他给排除了去。

    不过他并没有点破,这种事情当面点破是不好的,他只需要把最后的名单交给李世民就行了。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那些姑娘等的已经有点不耐烦,秦天自然也看出了这点,所以,就在这些姑娘爆发之前,秦天走了过去。

    “让诸位姑娘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那边我已经命人把一些桌椅准备好了,大家去那里吧。”

    听到还准备的有桌椅,那些姑娘都很是好奇,但并没有多问,跟着秦天就走了过去。

    过去后,他们果然看到了一些桌椅。

    “请大家就坐。”

    一众姑娘坐下,秦天又道:“太子喜欢画画,所以现在我想请诸位姑娘画一副自己最擅长的画,这也算是考核的一个项目,请吧。”

    秦天简单的说了一下,然后便明白把画画所需要的工具给拿了过去。

    这些女子都出身不错,哪怕是普通官员的女儿,那也算是大家闺秀的,所以这琴棋书画什么的,差不多都会。

    听到秦天的话后,她们也没有怎么迟疑,直接就画了起来。

    有的人想法比较简单,就真的只画自己擅长的,这样不会出现什么错误,但有的人略有心机一点,画的是秦天亦或者是李承乾喜欢的一些东西。

    这样的话,他们觉得更容易引起人的好感。

    这些姑娘画画的时候,秦天就坐在前面等着,时间慢慢,很快就有人画好了。

    秦天抬头一看,见那最先画好的赫然正是那个方晴。

    秦天有点奇怪,这个方晴画的还挺快啊。

    不过,画好之后,秦天并没有急着去收,要等其他人都画好后,他才会去收,或者,一炷香以后。

    时间慢慢,其他人陆陆续续的完成了自己的画作,秦天见此,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

    没过多久,那些坐在草丛之间画画的一名女子,突然大叫了一声:“蛇……有蛇……”

    声音落下,一众女子纷纷惊叫躲闪,几条花白蛇在草丛里来回仓皇的爬着,那些女子越发的惊恐起来,个个花容失色。

    秦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而就在他略有点失望的时候,那方晴却是眼眉一凝,一脚把爬过来的一条蛇给踩了下去。

    这一脚下去之后,那条蛇挣扎了几下,但最终还是被方晴给踩死了。

    她很镇定,并没有因为几条蛇而有丝毫的惊慌。

    秦天看到她的这个举动之后,心头又是一动,暗道好胆识,好气魄。

    要知道,能够临危不乱的人,这个世上并不多,很多男人都做不到这种镇定,可是方晴这样的女人竟然能,她的这种情况,真的让男人很是喜欢。

    秦天都有点喜欢她的这种气魄。

    一瞬间,秦天下意识的要忘记这个女人脸上的痦子。

    男人有时候真的会在意一个女人的容貌,但当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有了足够了解之后,这个女人身上其他的品德会让男人慢慢忽略她的容貌。

    男人有时候也是求女子有才德的。

    秦天对方晴越来越有好感,从这两件事情上,他决定再给方晴一次机会。

    不管如何,她这样的女人的确是有可取之处的。

    几条蛇被跑来的侍卫给抓走了,整个现场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一些女人现在还被吓的脸色发白。

    画作继续,很快所有人都画完了,不过有几个人可能被吓的太厉害了,绘画水准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的一些画工真的相差很大。

    画作陆陆续续的收了上来,秦天一张一张的看着,有的人画作是真的不错,虽然比不上大唐如今的那几个著名画家,但也看得过去。

    有的人画就的相当的一般了,让人怀疑她们到底有没有受过良好的绘画教育。

    作为世家、权贵,哪怕是普通官员的女儿,怎么能不会画画呢?

    秦天摇头,很快,他就看到了方晴的画,这个最先画完,而且在其他方面表现的很是不错女子的画,秦天还是很好奇的。

    可是,当秦天看到方晴的画后,整个人的脸色就变了一下。

    画作很一般,可以说画是十分粗糙,不过,若只是画作一般,秦天也不会变脸,关键,还在这幅画的内容上。

    这幅画画了一个池塘,池塘里画了一片荷叶,荷叶上画着一支青蛙,旁边画了一根棍,而这根棍正在戳这只青蛙。

    看到这么一幅画,很多人第一眼想到的,肯定就是一戳一蹦跶了。

    而这一戳一蹦跶,正是当年秦天去向唐蓉提亲时候,胡乱写的一首诗。

    虽然没有明写,但方晴的这幅画多少有一点暗讽秦天的意思。

    秦天看着那幅画,许久之后,脸色才终于恢复正常,他差点被这么一幅画给激怒,不过现在他已经平静了下来,而且平静之后,还露出了一丝浅笑。

    “这个方晴,还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啊。”

    秦天突然明白了方晴的情况,如果她真的有意太子妃的话,断不会画这么一幅画,可他画了这么一幅画,那也就说明,她并不想当这个太子妃。

    她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被淘汰出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