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爷,我……我是被周老爷逼着借的。”

    一名略显瘦弱一些的男子突然哭诉起来。

    “我不想借,他非得让我借,接了之后又让我还高利贷,像我们这样的人,龙口县很多啊,可是周老爷有权有势的,我们拿他一点办法没有……”

    一时间,其他几个人也都跟这样哭诉起来,秦天却是凝眉,他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逼着借钱给他人,这不是分明欺负人吗?

    他看了一眼这些人,道:“好了,本官既然来到了龙口县,便会还你们一朗朗乾坤,本官且来问你们,这龙口县鱼龙混杂,势力都有那些,应该不止一个周老爷吧?”

    “回大人话,龙口县的情况很复杂,除了周老爷周舟外,还有七八巷的龙爷,他们两人都是龙口县城内的恶霸,城外还有两伙势力很强大的强盗,分别是西鹰山的鹰爷,以及青柳泊的宋飞。他们四拨人可没少欺负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我们的日子过的苦啊。”

    孙三说着,忍不住就要哭泣,秦天一声轻叹,把手里的银饼扔给了他们,道:“这些钱先拿着花,本官会一一把这些人都给除去的。”

    “谢老爷,谢老爷……”孙三没想到秦天竟然真的给他钱,一时间高兴的不得了。

    秦天这里,却是直接坐着马车继续向龙口县城赶去。

    只不顾再次坐进马车的时候,秦天整个人的神色都显得是凝重的。

    龙口县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要麻烦许多,而治理一县,比打仗攻城其实是还要麻烦的,毕竟打仗只要实力足够,直接拼杀就行了。

    可治理的话,需要考虑的事情就多了。

    唐蓉见秦天坐进来后便一语不发,心里也多少猜到龙口县的情况让秦天担忧了。

    “相公那么聪明,连云州城都能攻下来,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龙口县?”说着,唐蓉撒娇似的搂住了秦天的手臂:“反正我是相信相公的。”

    被唐蓉这样搂着,秦天心情倒是好了不少,道:“夫人说的不错,你相公我是做大事的,岂能为眼前这样的小小困难吓倒,不就是一个龙口县吗,等你相公我离开的时候,定要这里的百姓哭着挽留……”

    雄心壮志在胸,秦天倒也真的没了惧意。

    一行人两辆马车快速赶着,终于在黄昏之前,赶到了龙口县城。

    县城不小,黄昏时候来来往往的人也很多,当然,相比较长安城还是差远了的。

    看到龙口县的人气还不错,秦天对治理这个县城越发的有信心起来。

    只要有人就行,有人,这地方就有机会繁荣。

    这样想着,他们也不在街上多做停留,直接就驶着马车来到了龙口县衙。

    县衙相对来说还是很气派的,只不过门口略有些冷静,并不见什么人,不管是喊冤的,过路的,亦或者是看门的。

    偶尔有一两个过路的,走过县衙门口的时候,也是连忙低下头加快脚步的离去,仿佛那县衙是地狱一般。

    秦天把这些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之后,吩咐道:“走,进县衙瞧瞧。”

    一行人快步向县衙走来,刚走到门口,立马就冲出两个衙役来:“什么人?”

    两名衙役气势压人,秦天隐隐有些不喜,这县衙虽是县令处理政务的地方,但同时也应该是百姓伸冤的地方,就算是普通百姓来了,衙役也不至于这般喝人吧?

    秦天多少对这个地方的官员情况有了一定的印象。

    “龙口县新任县令秦天,怎么,本老爷回自己的县衙,你们也要过问?”秦天望着那两个衙役冷冷到,两名衙役一听这话,神色顿时微微一变。

    “可有任命官文?”

    秦五将官文拿了出来,衙役看过之后,见真是新任县令,于是再不敢迟疑,连忙行礼道:“刚才不知是县令大人,多有得罪,大人快快请进,县丞大人和刘捕头早都已经在等着大人了。”

    一名衙役说着领秦天他们进去,另外一名衙役连忙跑进去通禀县丞等人。

    秦天他们刚到客厅,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富态男子领着一名三十几岁的强壮汉子便急匆匆赶了进来。

    “龙口县县丞陆九……”

    “龙口县捕头刘勇……”

    “拜见县令大人。”

    秦天点点头:“免礼,本官初来龙口县,一应事物不熟,以后少不得要两位帮衬,不过今天天色已晚,大家暂且回去休息,明天你们早来。”

    秦天也不跟他们多说,见过面后便让他们离去,陆九和刘勇两人连忙应下,离开的时候相互望了一眼,但什么都没有说。

    秦天他们长途跋涉,也有点累,是以并未对县衙巡看,直接就去了后衙。

    后衙算是个两进的宅院,房屋也不算少,只是秦天他们进去之后,却发现他们住的那些主卧什么的,并没有人收拾,里面很乱,甚至连灰尘都有。

    这可把秦天给气的够呛。

    很明显,县衙的人根本没把他这个新任县令当回事啊,连他们住的地方都不打理。

    只怕,那陆九和刘勇两人,也没把他放在眼里。

    秦天哼了一声:“可恶,可恶。”

    说着,又立马喊道:“来人,来人。”

    一连叫了两声,都没有人应,直到秦五跑了出去,才把刚才那两名衙役叫了进来。

    “大人有何吩咐?”

    “你们既然说早等候本官在此,何以连本官住的地方都不收拾,难道要本官来了之后自己收拾吗?”

    秦天语气生冷,面露怒容,两个衙役却是并无多少惧色,道:“大人息怒,我们并不知大人什么时候到,而且做什么,我们全听陆县丞的吩咐,他没有吩咐我们这个,我们自然也就不知道做了。”

    “原来是这个样子,好啊,好啊,来人,将这两个衙役给本官拉下去各打二十大板。”

    秦天突然要打人,两个衙役神色猛然一动。

    “大人,我们犯了什么错,您竟然要打我们?”

    “犯了什么错?犯了你们心中只知有县丞,不知有本官的错,来人,给我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