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论口才,禄荣自然不可能是巴扎黑的对手。

    所以被巴扎黑这么说了一番之后,禄荣也就只能点点头,认同了这个。

    而看到禄荣认同,巴扎黑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可不敢把丹阳公主交给禄荣。

    在他看来,禄荣这个人就是一介莽夫,没什么脑子,万一他被丹阳公主欺骗,把丹阳公主放跑了,那可就坏事了。

    再有就是,禄荣这个人十分好色,万一丹阳公主不堪受辱死了,于他们而言也不是好事。

    所以当诱饵的事情,也就只能禄荣去做。

    两个人这样说好之后,就迎着前面的那辆马车赶了去。

    前面的那辆马车走的仍旧十分的缓慢,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他们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就在两辆马车交汇的时候,禄荣突然飞身向那白衣男子扑了过去。

    白衣男子一个不甚,直接被禄荣给扑倒在了雪地上。

    “你……你做什么?”

    白衣男子被擒,神色十分的难看。

    他就觉得奇怪了,自己怎么突然就遭到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趁着大雪赶路了。

    本来还想欣赏一下沿途的雪景,结果却遇到了这种事情。

    白衣书生喊了一声,不过巴扎黑根本就没有空搭理他。

    “这个书生怎么处理?”

    就在巴扎黑带着丹阳公主进入书生马车的时候,禄荣问了一句。

    只不过,他问了一句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要我说,直接砍了算了。”

    这件事情,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所以杀了这个书生,在禄荣看来是一了百了的。

    不过这个时候,巴扎黑却摇摇头:“杀了人,难免会露出痕迹,李世民的人若是有所察觉,可就不妙了,将他捆绑起来,我一同带走,你直接去引开唐军就行了。”

    杀人就会留下血迹,李世民的人也不笨,肯定是会发现端倪的。

    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留着他。

    只要那个白衣书生逃跑不了,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最为安全的。

    禄荣听完点点头,紧接着就把那白衣书生捆绑了起来,然后扔进了马车立马。

    做完这些之后,两个人随即分开,朝着两个不同的放心赶去。

    他们的马车留下的有车辙印,不过这场大雪实在是太大了,很快就把车辙印给覆盖了,这场大雪,反而帮了他们。

    禄荣离开,巴扎黑这边,并不做停留,连夜赶路。

    白衣男子的马车还是很宽敞的,而且很舒服,巴扎黑搜索了一下,竟然还找到了不少钱财,他看了一眼十分哀怨的白衣书生,道:“没想到还是个有钱人啊。”

    白衣书生看了一眼巴扎黑,道:“突厥人?”

    “哟,好眼力啊。”

    对于白衣书生看出自己是突厥人这件事情,巴扎黑觉得还是很意外的,虽然他很汉人长的有些区别,但其他很多国家的人跟他却是没有多大不同的,比如说吐谷浑,比如说吐蕃等等。

    可是,这个人一眼就看出他是突厥人,就很不简单了。

    白衣男子有些嫌弃的翻了个白眼,道:“看你们这样子,好像是在逃往吧。”

    说着,白衣男子就看到了丹阳公主,而他看到丹阳公主之后,啧啧舌:“还绑架了一个女人当人质,朝廷没有派兵追杀,想必这个女人身份不简单啊,让我猜猜,你是公主?”

    白衣男子一点都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对于目前的事情,觉得很有趣。

    他在分析,而且分析的一点都没有错,巴扎黑看这眼前的男子,越看越觉得他不简单。

    “你是什么人?”

    巴扎黑有点谨慎了。

    白衣男子笑了笑:“在下萧落白。”

    对于这个名字,巴扎黑并不熟悉,甚至都没有听说过。

    “看你的胆子也不小啊,不过可惜,遇到了我,是你的不幸,你最好给我闭嘴,不然我不介意杀了你。”

    被巴扎黑这样恐吓了一下,萧落白撇了撇嘴,就真的没有跟巴扎黑再继续说下去,不过他虽然不跟巴扎黑说了,却跟丹阳公主聊了起来。

    “不知道你是先皇的那位公主啊?”李世民的公主年纪还很小,如果眼前的女人是个公主的话,那肯定是李渊的公主。

    丹阳公主被萧落白询问,不由得就翻了个白眼,不过对于萧落白的这种自若神态,他却是欣赏非凡的,因为在被人给绑架的情况下,还能够泰然自若,真的很难得了。

    “丹阳公主。”本来不想回答的,因为她觉得这个萧落白有些过于轻浮,不过想到如今这种情况下,他所能依仗的,好像也就只有萧落白一个人了。

    万一他能把自己给救出去呢,所以丹阳公主也就报上了名号。

    丹阳公主说完,萧落白立马就笑了起来:“原来是丹阳公主,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听闻丹阳公主才情一绝,在下不才,可否切磋一二?”

    萧落白这样说着,好像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的处境十分的危险。

    丹阳公主见萧落白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不由得有点失望。

    本来还想着指望萧落白帮自己脱难,可这小子一点都没有逃跑的意思,竟然还想跟自己切磋诗词,他到底怎么想的?

    丹阳公主翻了个白眼,已经有点懒得搭理萧落白了。

    马车里的气氛突然有点尴尬,萧落白苦笑,也就没有再继续说什么。

    一行人就这样走着,萧落白的心里,却是暗暗叫苦。

    那是他不想逃走,而是在他被抓之后,就已经看出情况有些不妙了。

    他如果有一丝想要逃跑的想法亦或者是表现,只怕这个叫巴扎黑的人,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吧?

    对于巴扎黑来说,丹阳公主是有价值的,但他却并没有什么价值。

    马车就这样走着,很安静。

    这种安静让人觉得特别的不安,十分的不舒服。

    丹阳公主本来不想搭理萧落白的,但时间长了,又实在觉得无趣,她可不想跟巴扎黑多说什么。

    “喂,你从那来啊,要去那里啊,要做什么啊?”

    丹阳公主对于萧落白的情况突然感兴趣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