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朕就杀了你。”

    李世民很愤怒,愤怒的他现如今真的想杀了司马宗。

    一个史官而已,难道他还真杀不得吗?

    杀了司马宗,他就不信找不到一个听话的。

    史书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他李世民就是胜利者,他想让史书怎么写,就得怎么想。

    他李世民,就是膨胀了。

    一声怒喝之后,立马就有人要上前将司马宗擒拿。

    而此时的司马宗,神色却十分坚定,并无一丝要求饶的意思。

    秦天见此,对司马宗越发敬佩。

    华夏千年,想要篡改历史的帝王不少,可很多事情还是流传了下来,为何,只因为这些刚正不阿,不畏强权的史官啊。

    若没有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把这些事情记录下来,那么多历史,又怎么会被后人所知。

    而没有这么多历史,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和思想又如何流传?

    见此,秦天毅然站了出来,道:“圣上,且慢。”

    李世民看了一眼秦天,道:“秦爱卿有什么话要说吗?”

    秦天心里是有点为难的,但还是说道:“圣上,杀一个司马宗容易,但杀掉史官心中的信念却难啊,记录历史,是他们的职责,若因为这个就杀了他们,这些史官未免太委屈了一些,而且,若此事被记录下来,对圣上的名声也不好。”

    听到秦天这话,李世民的脸色微微一遍。

    历史上想要杀史官的君主不少,传下来的也很多。

    而每每读到这些故事的时候,都会让人觉得可笑,让人对那些皇帝不屑一顾,李世民也曾经这个样子过,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也成为了那样的人。

    幸亏秦天站了出来,不然他的事情要是流传下去了,也会被其他人耻笑的吧?

    史官不好杀,杀一个,还会有下一个史官。

    虽然最后肯定会有一个听话的,但那个时候,只怕整件事情已经远离了他的初衷吧?

    本来是想让自己名声好听一点的,结果因为杀史官又变的不好,那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李世民虽然突然反应过来了,但并没有因此就作罢,他看了一眼秦天,道:“秦爱卿想让我饶了他?”

    秦天道:“还请圣上仁慈,饶司马宗一命。”

    李世民道:“那要看你的本事了。”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如果秦天能够说服司马宗篡改历史,那他自然是可以饶了司马宗的,但若是秦天说不服,那可就不好说了。

    秦天哭笑,李世民这分明是给他找难题啊。

    犹豫片刻,秦天并没有向司马宗说什么,他只是望着李世民,道:“圣上,司马宗连死都不怕,臣又怎么可能说服他?作为史官,这是他的坚持,臣说不服他。”

    说到这里,秦天话锋一转,又道:“圣上,所谓名声的好坏,不在一件事情上,我们人生在世,谁没有做过几件名声不好的事情,臣也做过,长孙大人想必也做过,我们不是圣人,不是完人,做过又如何?只要他们也做过其他的好事不就行了,我们救助过很多百姓,让他们避免被冻死,被饿死,我们击败过强大的敌人,我们曾经让万国来朝,我们做过很多伟大的事情,那么,好与坏,我们又何必在意,一切随心便是,功过,且留后人评说,相信,圣上如果文治武功无人能及,要做千古一帝,又有何难?”

    一番话说完,整个御书房顿时安静了下来,李世民好像陷入了沉思,他在想秦天说的这番话是不是有道理。

    不错,每个人都有瑕疵,每个人的一生都不可能是完美的,有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又怎么样?

    只要你这个人做过其他有功绩的事情就行了。

    就像隋炀帝,他这个人的确有些过于残暴,奢侈了,但他做的大运河,却是造福了后世,很多百姓,还是感激他的。

    他李世民在玄武门做的那点事情,的确不好听,但也真不算太大的过错吧?

    皇权之争,从来不都是伴随着腥风血雨的吗?

    他李世民,如果文治武功真的无人能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那他就是千古一帝啊。

    如果百姓安居乐业,谁还在意他的玄武门之变?

    秦天的一番话,突然点醒了李世民。

    “好,好一句功过且留后人评说啊,秦爱卿一番话说的朕醍醐灌顶,好啊,好啊!”

    听到李世民这话,秦天终于松了一口气,他都不知道今天是怎么过的,刚才那一番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说的,如今李世民听进去了,那就万事大吉了。

    而这边的司马宗,也终于神色缓了一下,虽然他不怕死,但能够活着,自然是一件好事。

    “圣上说的是啊,臣等愿意跟随圣上,打造一个贞观盛世,如此,圣上自然就是千古一帝啊。”长孙无忌连忙跟着说了一句,他知道李世民放弃了篡改历史,但他同时也要让李世民的内心生出希望来,生出一个打造贞观之治的希望。

    长孙无忌这样说完,李世民的神色果然又好了很多。

    贞观盛世啊,想想都让人觉得激动不已。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开口的司马宗道:“圣上,臣要把今天这件事情记录下来,不知圣上可让?”

    听到司马宗开口,李世民翻了个白眼,道:“朕若说不让,你会听吗?”

    “这个……”

    “且随你吧。”

    李世民现在已经释然了,倒也不怕别人知道这个,而且,今天的事情虽说有点不愉快,但写到史书上,恐怕也会让人觉得他李世民贤明,能够纳言吧?

    一个君主如果可以纳言,那传下去,就会让人对他生出许多的好感来。

    李世民这样说完,司马宗倒是突然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多谢圣上,臣相信圣上一定可以打造一个贞观盛世的,而臣要用自己的一支笔,把圣上所有的功绩都给记载下来,流传后世,让后人敬仰膜拜……”

    司马宗嘀嘀咕咕的说了一通,秦天等人听到他的这些话后都愣了一下。

    这个司马宗拍起马屁来,真不比他们差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