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相爷,要应对此事,也好办。”

    听到崔不见说这事好办,田一更有点好奇,问道:“怎么办啊?”

    “相爷,大唐想要的,无非就是面子而已,那我们给他面子就行了。”

    “你的意思是向大唐请罪,朝贡?”

    崔不见点点头:“不错,就是向大唐请罪,朝贡,不过出使大唐这事,属下去就行了,不可让其他人去,这样可以避免国王对大唐的求助啊。”

    崔不见要请罪,朝贡,田一更听完眉头微凝,大唐的确很强大,连突厥都给灭了,但他还真不想向大唐俯首称臣。

    这也是他还没有当上国王,他要是当上国王了,非得与大唐一争长短不可。

    他们新罗国的领土的确不大,但兵力却是不少啊,弄个几十万兵马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

    不过,虽然不是很情愿,但如今这种情况,也只能如此了。

    “好,此事就按照你说的去办,不通过崔仙之,我也能把你弄成使臣。”如今的田一更已经掌控了新罗国的很多事情,出使这事,不用经过崔仙之就能行。

    不过他这么说完之后,又想起了什么,于是吩咐道:“大唐使臣来京的事情,一定要给我封锁住,不能让崔仙之知道,他若是知道,肯定会想办法与大唐联手的。”

    “相爷放心,得知大唐使臣要来的消息后,属下已经封锁了这个消息,想来崔仙之是不可能知道的。”

    “嗯!”

    两个人这样说着,与此同时,新罗国王宫之中,一名宫人急匆匆来到了崔仙之的寝宫。

    崔仙之大概二十几岁年纪,刚登基没多久,根基不稳,而也正是因为他的根基不稳,才被田一更趁机夺了新罗国的掌控权。

    不过,虽是如此,崔仙之却并没有放弃,他一直都在寻找机会,希望可以夺回曾经属于他的一切。

    而他的这个国王身份,可以给他带来很多的便利,这是他目前唯一可以用的了。

    他虽是傀儡,但心不是。

    “圣上,有消息。”

    宫人说着,崔仙之看了一眼宫人,问道:“什么消息?”

    “奴婢得到准确消息,大唐的使臣来我们庆州了,只不过相爷不想被您知道,所以封锁了消息。”

    听到大唐使臣来京,崔仙之的眼眸微微一动。

    现如今的新罗国,田一更掌控的实权实在是太多了,他想要通过自己在国内的势力以及实力击败田一更,实在是难之又难。

    所以唯一的希望,就是与大唐取得联系,借助大唐的兵力,帮他夺回曾经拥有的一切,或者说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一切。

    大唐万国来朝,对他来说是个机会,他本来是想把握的,可惜却被田一更给切断了。

    如今,大唐的使臣来了,这对他来说,又是个机会吧。

    如果可以把自己的情况跟大唐使臣说一下,让他大唐派兵来援,那自己的目的岂不是达到了?

    这样思虑了片刻之后,崔仙之立马吩咐道:“去把金江给我叫来。”

    金江是崔仙之的一名亲信,算得上是如今他能用的少数不多的几个人中的一个,而且这个金江手里多少还有一点兵马。

    这才是他看重金江的地方。

    崔仙之吩咐下去之后,宫人立马退去,不多时,金江就赶了来。

    金江三十几岁,长的虎背熊腰,但却又是一个十分稳重,而且极其精明的人。

    他也算不上是崔仙之的亲信,只是他很清楚,如今他想要出人头地,只能依靠崔仙之,如果崔仙之能够再次掌权,他肯定是能够跟着得到一些荣宠的。

    这比他现如今投靠田一更要得到的多的多。

    他在赌,而他把筹码押在了崔仙之身上。

    “国王陛下,这个时候宣见微臣,不知所为何事?”

    崔仙之看了一眼金江,道:“爱卿,大唐派使臣前来我新罗国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大唐的使臣来了?”金江神色微微一动,这事他还真不知道,而他在得知这个的时候,更为震惊的,还是崔仙之竟然知道了这个消息。

    这让金江很快意识到,眼前的这个新罗国国王,比他想象中的要聪明一些,至少他还有很多东西,是他所不知道的。

    他隐隐一震,随即说道:“这个臣还真不知道。”

    崔仙之道:“这是我们的机会,若大唐肯出兵帮我们解决掉田一更,我就可以大权在握了,那个时候,我必定重赏于你。”

    崔仙之很会控制人,他知道如何利用自己所有的资源,来让一些人为他卖命,他知道金江想要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给金江什么。

    而崔仙之这么说完之后,金江立马应道:“国王陛下说的极是,只是不知陛下想怎么把握这次机会?”

    “我想让爱卿你想办法与大唐的使臣接触一下,告诉大唐使臣我们的情况,如果大唐肯出兵援助的话,我们新罗国愿意向大唐俯首称臣,而且年年进贡。”

    说到这里,崔仙之又加了一句:“如果事情难办,亦或者是无法与大唐使臣接触的话,那就行霹雳手段,杀了大唐使臣。”

    听到向大唐俯首称臣,年年进贡的时候,金江还不觉得有什么,毕竟所谓的俯首称臣也只是个名而已,他们与大唐是独立的,给的不过是大唐的面子,与他们而言,并无多少折损。

    可是,听到要杀掉大唐使臣的时候,金江的神色就微微动了一下。

    一般来说,不管是交战啊,还是其他,都是不斩来使的,崔仙之却要他想办法出去大唐的使臣,这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

    “陛下,杀大唐使臣,这……恐怕不妥吧。”

    金江很是震惊,崔仙之却是冷冷道:“大唐使臣若是被杀,你觉得大唐还能够坐视不理吗?他们到时候必定会出兵攻打我新罗国,而大唐来袭,要应付大唐的是谁,除了田一更还能有谁?”

    说到这里,崔仙之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这么做,但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绝对不能够再错过,不然我们永远没有翻身的机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