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宽敞的大瓦房。

    长五丈,宽三丈,四白落地,水磨青砖的地面,干净爽朗。

    偌大的房间内别无他物,靠墙放着几个多宝架,上面摆放着一些瓷瓶。屋子正中放着一个藤编的靠椅,换上了一件粗麻布长衫的楚天,就四仰八叉的躺在靠椅上。

    一个十五六岁的药王门弟子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黑漆漆的药汤翻着泡泡,气味很是刺鼻,熏得他面孔抽成了一团,双手极力的伸长,一脸的嫌弃。

    楚天慢慢的张开嘴,药王门弟子皱着眉头,将一碗滚烫的、味道古怪、气味刺鼻的汤药飞快的倒进了楚天嘴里。

    汤药的药性极其刺激,落在楚天嘴里,居然发出了‘嗤嗤’声响,简直就好像一碗硫酸泼在了石头上。楚天却是丝毫无感,一口一口的将汤药全部咽了下去。

    阴极寒魄的毒性歹毒异常,这碗汤药入腹,楚天没任何感觉。所有药力都被他体内的极阴毒力腐蚀一空,没能发挥任何效用。

    药王门弟子瞪大眼睛看着楚天。

    楚天瞪大眼睛看着他。

    两人大眼对小眼的相互望了半天,药王门弟子喃喃道:“这是‘烙铁散’,最暴力的驱寒汤药。你是阴寒入骨,这烙铁散当是对症的,怎会没用呢?”

    楚天轻轻说道:“或许,是你们熬药的时候,熬废了?”

    药王门弟子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看碗底浅浅的一点残留的药汁,皱着眉,端起碗,伸出舌头,将碗底黑漆漆的药汤狠狠的舔了一下。

    ‘嗤啦’一声响,好似一块鲜嫩的牛舌头落在了烧红的铁板上,楚天眼看着碗底一缕青烟升腾起来,这生得颇为清秀的药王门弟子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嗥声,丢下手中大碗,手舞足蹈、踉跄狂奔的跑出了大瓦房。

    沿途可见点点滴滴血水滴落,这娃娃的舌头都被那汤药烫烂了。

    “没弄清状况,就敢胡乱试药,这娃娃怎么活到现在的?”楚天看着地上摔得稀烂的药碗,轻轻的摇了摇头:“若是菡翠崖弟子敢胡乱服药,早被我吊起来用鞭子抽了。”

    嘴里残留着烙铁散的怪味。

    凭借着残留的一丝味觉,楚天慢慢的鉴定出了汤药中的成分。这烙铁散倒也有几分道理,是用九种极其霸道的阳性毒草,用猛火熬制而成,用猛虎,而且是刚刚疯狂奔跑过浑身血脉喷张的猛虎心头血做药引子制成。

    纯阳霸道,热力极强。

    虽然对楚天没什么效果,但是对普通人来说,这的确是驱散寒毒的极好方子——不过,药方太霸道了,寻常人服用下去,怕是还没等体内寒毒被驱散开来,五脏六腑都被烫熟了!

    “所以说,药王门要用药奴试药,他们倒是真的能炼制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楚天淡然一笑,眯起了眼睛,开始舒服的打盹:“不过,在我身上,这些汤药,可都是浪费了啊!”

    那个药王门弟子的惨嗥声还在远远传来,楚天听到了一个老人愤怒的呵斥声,什么‘蠢货’、‘傻子’、‘你娘把一个胎盘养大了’之类的咒骂声犹如潮水一样滔滔不绝。

    很显然,这位倒霉的小家伙去找自家老师求救,作出这种蠢事的娃娃,自然要被老师好生的教训一通。

    隔壁的大瓦房内传来了其他药王门弟子的讥笑声,烙铁散,这是药王门的药师们刚刚研制出来不到一个月的新方子,正在药奴身上试验药性呢!

    药王门的弟子们很欢乐的发现,自家同门中居然有人‘憨厚’到了这种程度,居然傻乎乎的自己尝了一口新研制的、还没有定下药方的新汤药,这可真是太欢乐了。

    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楚天微微睁开眼睛,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来到这个大瓦房已经三天了,楚天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药王门要向那些官兵不断的购买药奴。

    种植打理那些基础药材,真心不是什么难事。

    难的,是试药。

    隔壁住了三天前,搀扶着楚天来这里的几个药奴。为了试验烙铁散这新药方,几个药奴被丢进了冰窖里冻了一天一夜,等到冰寒侵入了骨髓,几个差点冻死的药奴就被送到了楚天隔壁,每天服下不定量的、药方也不断轻微调整的烙铁散。

    寒气纠缠于骨髓、内腑之中,用虎狼之药强行驱散。

    这几乎等于将一个冻僵的人放在火堆上烤,可想而知那几个药奴是如何的痛苦。

    这一声惨嚎传来,想来是刚刚楚天服下的烙铁散,也被那几个药奴给受用了——今天的药方子格外的霸道,而且份量也格外的重,楚天能受得住,那几个一点儿修为都没有的药奴,他们如何消受得起?

    惨嚎声很快就消失了,隔壁传来了几个药王门弟子的抱怨声。

    “嚇,全死了。”

    “真是,死就死了,还死得这么狼狈,屎尿全出,真是恶心。”

    “算了,算了,赶紧叫人收拾干净。看样子,今天的药性是太霸道了一些,或许,不该用三阳花,还是换成独阳藤怎样?”

    “独阳藤……药力是温和许多,但是发作也太慢了一些。”

    “或许,我们就不该追求快速治愈,驱散寒毒,还是一点点的拔除的好?”

    “嚇,猛火快攻,这是几位老师定下的方子,轮得到我们来说话么?赶紧把这几个死鬼弄干净!哎,看看这家伙,喉咙都烫熟了,这烙铁散真有这么霸道?”

    “要不,师弟你试试?”

    “滚远点!”

    一众药王门弟子嬉笑打闹,几个身穿短衣的杂役应招走了进来,从隔壁的大瓦房中抬出了几句神色惨厉的尸体。

    楚天躺在靠椅上,他正面对着房门,眼看着三天前搀扶他来这里的几个药奴,也是寨子里的‘前山贼’被抬了出去。几个杂役目露不忍之色,几个身穿青色长衫的药王门弟子则是嬉笑着从他们身边走过。

    楚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过了一刻钟的样子,刚刚舌头被烫得稀烂的药王门弟子阴沉着脸,嘟着两条香肠一样的大红嘴唇,捧着一饭盆的烙铁散汤药走了进来。

    “老师说,你体内寒毒太甚,怕是些许药力不够,所以,加大十倍药力!”

    药王门弟子含糊的咕哝了几句,将饭盆里的药汤给楚天灌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