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沈秋山很少发怒,更不会与人当面爆发冲突,不过,这会儿他真是有些压不住火气,高琪与他阴阳怪气的讲话也就算了,关键是,对方竟然对自己的老爹都没有半点尊敬之意,言语间还透着满满的不屑与轻蔑,这就让沈秋山无法接受了。

    客气不是糯软。

    和气更不是惧怕。

    老虎不发威,还真是被人当成病猫欺负了。

    “你,你说什么??”高琪明显没想到沈秋山会突然爆发,吃惊之余,一张脸也变了颜色。

    “我说你这节目垃圾!!”沈秋山提高音调,重复道。

    “你竟然说我的节目垃圾??”高琪一脸嗤之以鼻的冷笑:“行啊,既然你认为我的节目垃圾,那么,你也写个小品本子试试,我倒要看看你所谓不垃圾的节目是什么样子。”

    “好啊!”沈秋山就知道事情多半是这样的结果,直接应了下来。

    见沈秋山答应的如此痛快,高琪倒是一怔,他知道沈秋山是很厉害的音乐人、导演,但小品剧本跟那些东西是两码事,一个小品长则二十几分钟短了也就十几分钟,要在短时间内将观众带入剧情并且制造密集的笑点,一个本子最少也要一两个月的反复打磨,然而,沈秋山却这么轻易的就应了下来,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老高,你们这是干嘛呢?”

    沈秋山与高琪争执的声音不算小,惊动了前面观看排练的语言类节目组总导演郎玉山等人。

    “咦,沈导也在,今个儿怎么有空到我们这边来了。”最近大半年沈秋山的名望扶摇直上,郎玉山自然也是知晓的,尤其是,他在歌舞类节目组“搞的事情”整个春晚筹备团队无人不知,一个人的五首作品同时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这也算是前无古人的“神迹”了。

    “原本是陪我们家老爷子老看王德全师弟表演的,不过……”沈秋山看了看高琪,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与高老师发生了一些分歧。”

    这会儿,沈秋山情绪已经平复下来,措辞也缓和了一些。

    “不只是分歧,沈导可是说我的节目是垃圾来的。”高琪冷哼一声,继续说道:“而且刚刚沈导说了,他会拿出一个比我这节目更出色的本子。”

    “有这事?”

    郎玉山略微一惊,没想到两人竟然起了正面冲突。

    “一定是误会,山哥在歌舞类节目组那边工作那么多,哪有时间写小品本子啊。”赵顺从人群中走出来打圆场。

    “这还真不是误会,沈导,你说话算数吧?”高琪绷着脸看向沈秋山,他的作品不容诋毁。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沈秋山淡淡的开口。

    见两人真的杠上了,郎玉山、赵顺等人皆是一脸无奈的表情。

    “话可以随便说,但说完之后总有兑现的日期吧。”高琪眯着眼,看向沈秋山。

    “明天吧,还是这里,还是这个时间。”沈秋山想了想答。

    “明天?”高琪脸上又露出了冷笑,一天时间拿出一个小品剧本,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仅是他,郎玉山、赵顺等人脸上也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沈秋山这话说的有些“太满了”。

    “好呀,那咱们就明天见!”高琪不屑的耸了耸肩。

    而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郎玉山等人也就没办法再劝了,不过,仔细想想对于郎玉山本人来说这倒不是坏事,有竞争才有进步嘛,何况语言类节目一直都是春晚的重头戏,外界更是有语言类节目成功,春晚就成功了一半的说法。

    另外,作为语言类节目的总导演,郎玉山对于本届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并不是十分满意,留下的这些节目也是“矬子里拔大个”至于,高琪的节目他认为马马虎虎,说不上多么好,也谈不上不好,反正,在候选的节目中算是优秀的了。

    “秋山,一天时间你真能拿出一个小品本子?”离开三号演播大厅,沈子文担忧的问。

    “本子我早就写完了,你就不用担心了。”沈秋山一脸轻松的笑了笑,他是不想让老爷子担心,至于小品剧本,他脑海中倒是有不少。

    晚上。

    沈秋山回到家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另外一个时空经典的小品太多了,他随便拿出一个就可以秒了高琪,不过,后者的作品是爱情题材,所以,沈秋山也准备拿一个爱情题材的作品,而这个作品沈秋山在白天已经想好了,就用开心麻花的一个作品《今天的幸福》。

    这个小品说不上多么经典,但笑料很足,笑点也比较新鲜。

    由于情节都在心中,剧本写的很快,两个小时就完成了,沈秋山又从头到尾捋了一遍没有任何问题,看了看时间才九点多,索性,他又一口气把《今天的幸福2》的剧本也写了出来。

    《今天的幸福2》延续了“郝建”的人设,但两个小品的故事完全不同,不过,笑料却一样很足,里面金句频出。

    忙活完两个剧本,刚好零点。

    沈秋山却毫无睡意,光是剧本还不够直观,最好直接让人演绎出来,这样才好对比。

    “郝建”是两个剧本中的灵魂人物,这个人物身上的那股“贱劲儿”沈秋山自己是演不了的,四弟沈秋铭出演白展堂那样的角色也已经是极限了,“贱”不适合他。

    “对了,怎么把他忘了!”

    沈秋山拿过手机直接给钟俊发了一条飞讯:“钟老弟,睡了吗?”

    钟俊在《武林外传》中完美诠释了吕秀才的角色,郝建那个角色他很合适。

    “没呢~!大哥这么晚传唤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钟俊很快回复,由于心里一直惦记着沈秋水,所以,他对沈秋山的称呼都是喊“大哥”。

    “帮个忙,串个角色。”沈秋山回。

    “没问题!”钟俊爽快的应了下来。

    “嗯,明天上午到央视找我,剧本我等会儿发给你。”

    “啥?央视?上春晚吗??”已经到了年根底下,这时候艺人对于“央视”两个字还是比较敏感的。

    “如果表现的好,或许有可能。”沈秋山回。

    “嘿嘿,就知道大哥找我一准儿有好事!”钟俊在回复最后面附上了一排笑脸。

    结束会话,沈秋山直接把《今天的幸福》1、2两部的剧本都发了过去,告诉他演“郝建”这个角色。

    之后,沈秋山又分别给三妹沈秋水,四弟沈秋铭发去了剧本,并留言说明了情况。

    次日。

    沈秋山早早就来到了央视,跟闫峰要了一间大休息室作为排练室。

    “大哥,你怎么又把钟俊找来了!”看到钟俊之后,沈秋水顿时就皱起了眉。

    “他比较适合剧本里的角色。”沈秋山笑了笑。

    “郝建吗?嗯,他的确够贱的!”沈秋水撇了撇嘴。

    “秋水,下次夸我的时候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嘛。”沈秋水说话声不算小,钟俊都听在了耳中,却是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我这是夸你??”沈秋水白了钟俊一眼。

    “我理解的贱,是一种高尚的品质。”钟俊认真的说,俊朗的面孔上满是“贱笑”。

    “呵呵。”沈秋水无语。

    一旁的沈秋山则是笑着摇摇头,他算是知道为什么钟俊不愿意待在偶像团体里面了,因为偶像包袱什么的对于他来说真的是负担。

    排练开始,钟俊演郝建,沈秋铭饰演原版中艾伦的角色邓小亮,沈秋水饰演邓小亮怀孕的妻子。

    对于钟俊来说,郝建这个角色并没什么挑战,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郝建这个角色和钟俊在《武林外传》中饰演的吕秀才是有些相似的。

    而沈秋水的角色不需要太多的演技,她演起来也是信手拈来。

    三人中最难把握的就属沈秋铭的角色了,他饰演的邓小亮傻里傻气、又有些憨,而长期习武的沈秋铭,举手投足间都透着一股“英气”,想演出傻劲儿来真的很难。

    好在沈秋铭有演白展堂的底子,排了一会儿之后倒也马马虎虎过得去。

    下午。

    三号演播厅,语言类节目的彩排现场。

    沈秋山如约而至。

    “沈导还真是准时啊,本以为你不会来了呢!”高琪阴阳怪气的招呼。

    “都说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沈秋山轻轻一笑。

    “那剧本呢?”高琪伸手讨要。

    “沈导,你毕竟是歌舞类节目组的人,在我们这边就当娱乐放松,也不必太放在心上。”郎玉山开了口,先为沈秋山找好台阶下,他也不太相信,沈秋山一天就能拿出一个小品剧本。

    “我本就是业余的,不过的确是写了本子。”沈秋山早已经把《今天的幸福》打印了十多份,分别发给了语言类节目组的众人,然后,淡淡道:“我觉得光看剧本不够直观,所以,我找人排了出来,请大家多多指教吧。”

    “已经排出来了?”郎玉山等人皆是大惊,一天时间,不仅出了剧本,甚至小品都排好了,这也太变-态了。

    目光再看向沈秋山身后,站着的是,沈秋水、沈秋铭以及钟俊。

    “这是《武林外传》的班底!”

    “沈秋山这是又要搞事情啊?”

    “突然间还有些期待了呢!”

    看到沈秋水三人,郎玉山等语言类节目组的“专家评审”们心中默默的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