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子诊所!

    远远的看见诊所门口停着一辆大众,微微的愣了一下,秦彦推门走了进去。只见屋内一片狼藉,院子里高峰和猴子满身鲜血的倒在地上,沈落雁面色惊恐,仿佛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鸟。

    院子中央,十几人怒气冲冲,大声叫骂。为首的一名光头魁梧大汗狠狠的瞪着高峰,愤怒的吼道:“臭小子,如果你不老老实实的说出来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我就把你另一只手也给打断。”

    “要动手就来吧,别他妈磨磨唧唧的像个娘们。老子要是皱一下眉头,那就是你孙子。”高峰虽然受伤不轻,气势上却是一点也不输给对方,傲然起身目视对方。

    “是吗?那我倒是想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光头大汉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

    秦彦眉头一蹙,眼看着对方就要动手,厉声喝道:“住手!”

    光头大汉一愣,回头瞥了秦彦一眼,“你就是秦彦?”

    “你是谁?”秦彦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很明显对方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是,却记不起自己到底跟他有什么恩怨。边说边走到猴子身边扶起他,看了沈落雁一眼,说道:“你先回屋吧。”

    沈落雁愣了愣,点点头,转身走进屋内。

    “很好,你回来的正好,省得我去找你。哼,你打伤我弟弟,害的他到现在还在医院,这笔账咱们应该怎么算?”光头大汉一脸的阴冷,满是暴戾之色。

    “你弟弟?”秦彦微微愣了愣。

    “他是王豹的哥哥王龙,刚刚从监狱放出来。”高峰说道。

    “弟弟是个混蛋,哥哥也是一样啊。”秦彦不屑的冷笑一声,说道,“不错,你弟弟是我打伤的,这笔帐你想怎么算?”

    “哼,很简单。第一,我弟弟的医药费营养费你要负责;第二,我弟弟现在还躺在医院,你总不能安然无事的站在这里逍遥快活吧?也让我送你去医院住上十天半个月的方消我心头之恨;第三,马上乖乖的跪下给我磕头认错,我还可以考虑手下留情,让你少遭些罪。”王龙傲然的笑着,气势汹汹。

    “想法倒是很天真。你有命活着从监狱出来就应该好好的修身养性,改邪归正,却不知死活。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有什么能耐为你弟弟报仇。”秦彦双眸闪过一道寒光,冷声说道。接着转头看了高峰和猴子一眼,说道:“你们先退到一边。”

    “嗯!”高峰点点头,和猴子互相搀扶着退开。和秦彦从小一起长大,高峰自然多少清楚一点秦彦的能耐,对付这十几个人根本不是问题。

    “我看你是找死。”王龙冷哼一声,一挥手,一群人顿时朝秦彦冲了过去。

    秦彦眼神一凝,冲入人群之中,宛如猛虎下山。对付这些人,秦彦可不会手软,不给他们狠一点的教训,永远都学不乖。秦彦宛如鬼魅一般穿梭在人群之中,只听得一阵阵惨叫和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不消片刻时间,王龙带来的十几个人全部躺在了地上。

    王龙大惊失色,目瞪口呆,显然是没有料到秦彦竟然身手如此了得,心里不禁有些恐惧。只是,一想起自己的弟弟到现在还躺在医院,只怕一辈子也无法再像个正常人一样,强烈的愤怒支持着他没有立刻逃走。

    从小到大,向来都是他们兄弟欺负别人,什么时候被别人欺负过?如果今天就这样走了,日后他们兄弟在这青山镇上再也没有立足之地了。况且,王龙刚刚从监狱放出来,也是想借助这件事情打响自己的名声,更是不能逃走了。

    深深吸了口气,王龙拔出藏在怀中的一把开山刀,大喝一声朝秦彦冲了过去。

    “啊……”一直偷偷看着的沈落雁不由失声尖叫,替秦彦担心起来。

    秦彦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退反进,右手快速探出一把擒住王龙持刀的手腕,用力一拧。“咔嚓”一声,腕骨断裂,王龙手里的开山刀跌落。秦彦左手顺势接住,肩膀重重的撞击在王龙胸口。王龙吃痛之下本能后退,秦彦反手一刀狠狠的劈在王龙的肩膀上。

    “啊……”王龙失声惨叫,感觉自己一命呜呼了。等反应过来方才看清楚,只是刀背而已。不过,饶是如此,锁骨还是硬生生的被刀背砍断。

    秦彦一脚狠狠的踹出,正中王龙胸口,“砰”的一声,王龙飞落在地,只觉胸中气闷,浑身疼痛难当,无力起身。

    跟随王龙一同前来的人哪里还敢再打下去,惊为天人,心中对秦彦皆是恐惧不已,也顾不得王龙,纷纷起身逃去。王龙也支撑着站了起来,愤愤的瞪着秦彦,喝道:“有种你就杀了我,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杀你?哼,我还嫌脏了我的手。”秦彦不屑的冷笑着嘲讽。

    王龙咬牙切齿,面色扭曲,“好,很好。咱们山不转水转,总有一天我会找回来的。”说完,王龙就欲转身离去。

    “站住,我让你走了吗?”秦彦冷笑一声。

    王龙浑身一颤,停下脚步,怔怔的看着秦彦,不知他到底想做些什么。不管嘴上如何强硬,始终难掩自己内心的恐惧。

    秦彦淡淡转身回到屋内,拿起柜台上的计算器,扫一眼这里按一下,扫一眼那里再按一下,弄得所有人莫名其妙。不一会,秦彦从屋内走了出来。“你打坏我那么多家具和一些名贵药材,拿三十万出来,你就可以滚蛋了。”

    “老子没钱,有种你杀了我。”王龙虽然恐惧,嘴上还是不愿意认输。

    秦彦也不理会,缓缓上前,从王龙的身上掏出车钥匙,淡淡的说道:“你的狗命又不值钱,我要你命干什么。车子我留下,拿钱来赎吧。”

    王龙愤愤不平,却又无可奈何,知道自己再继续强硬下去也只会吃亏,只好先回去等召集人手再好好收拾秦彦了。

    “还不滚?想留下吃晚饭吗?”秦彦瞥了他一眼,满是不屑。

    王龙冷哼一声,愤愤然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