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看着王龙灰溜溜的离去,秦彦嘴角滑过一丝冷笑。

    扶着高峰和猴子进屋坐下,秦彦查看了他们的伤势。都是皮外伤,并不是很严重,不过,高峰大病未愈又遭此劫,难免伤势稍微严重些,拿出一瓶自制的药酒,秦彦递给高峰,“擦点药酒,过两天就好了。”

    “哥,要不是你回来的话,恐怕我和猴子就遭了。”高峰苦笑一声,面色愧疚,总觉得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反而总是添乱。猴子低垂着头,一言不发,脸上的恐惧之色到现在还没褪去。

    “别说了,赶紧擦药吧。”秦彦拍了拍高峰的肩膀,微笑着鼓励,试图降低高峰心中自责的想法。

    “对了,上午派出所的那个女警来找过你,不知道有什么事情。”高峰说着目光不由的转向沈落雁,显然心中也在诧异女警跟她为什么长的这么相像。不过,高峰是个聪明人,懂得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

    “我见到了,没什么事。你们先好好休息,我去做饭,刚好打了一些野味。”秦彦边说边钻进厨房开始忙活。沈落雁也跟着走进厨房,“我帮你吧。”

    “不用了,你帮忙收拾一下吧。一会吃完饭我去替你买些日用品。”秦彦说完,一阵沉默。沈落雁点点头,见秦彦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也没有继续的多说。

    王龙的事情给了秦彦一个很好的提醒,自己不可能永远的守护在高峰的身边,既然高峰想在这样的一条路上走,那么,必须给他找一个足够强大的靠山,这样才可以尽可能的避免高峰吃亏。洪天照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起码通过前两次的接触,秦彦觉得他还算是可靠。只是,想起洪天照拉拢高峰的真实目的,秦彦心中不免又有些担忧。

    不过,今天见到朱雀倒是有些出乎秦彦的意料。按照天门的规矩,每一代掌令人从继任之后开始便寻找接班人,直到找到合适的人选,细心栽培之后,等待他到达二十岁便可以继任掌令人之位。也就是说,墨离已经对天门的人宣布自己继任掌令人的事情了。只是,天门的情况十分复杂,饶是跟随在墨离身边这么久,他也没多提及天门的事情,这也是秦彦一直觉得老家伙太不负责任。

    如今拍拍屁股就走,什么话也没有,莫名其妙的就让自己继任这掌令人之位,这不明显的给自己增加难度吗?秦彦心里愤愤然,狠狠的把老家伙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一遍。不过,事已至此,秦彦也只好硬着头皮扛下去,只可惜今天沈沉鱼来的太不是时候,以至于自己还没有来得及留下朱雀的联系方式。

    吃完饭,高峰和猴子各自回家,沈落雁很自觉的帮忙收拾好碗筷。这个从小就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难免显得有些笨手笨脚,不过,却笨的十分可爱。秦彦看着她心里默默的叹着气,为什么这么好的丫头偏偏会得了这样的绝症呢?

    难道真的是红颜薄命,天妒红颜?

    秦彦替她把过脉,浑身经脉堵塞,以至于身体机能慢慢衰退,如果不是当初老家伙墨离用药物控制住,她根本就撑不到现在。中医最关键的地方就是提高人体自身的免疫力,从而杀死体内的病毒,可是,沈落雁的症状十分特殊,仅仅用药物根本就无法提高身体免疫力,抑制病毒。秦彦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可以治好她,也唯有死马当活马医了。

    “一会你到里面躺下,我给你施针。”秦彦吩咐了沈落雁一声,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针用酒精浸泡消毒。

    片刻之后,秦彦走到内堂,沈落雁已经在病床上躺下,明显有些羞涩和紧张。秦彦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哪里知晓沈落雁此时心里想入非非。她以为秦彦施针,又要像上一次那样脱掉自己的衣服。

    深深的吸了口气,沈落雁正欲褪去衣衫时,秦彦愣了愣,阻止了她。“不用,你把衣服掀起来就好,施针的部位在你的腹部。”

    沈落雁一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既然施针的部位是在腹部,那上一次为什么他要脱掉自己衣服?沈落雁剜了他一眼,风情万种。

    秦彦哪里知道沈落雁心中的小九九,意守灵台,手指轻轻的捻住银针。“一会你会有些难受,不过,一定要忍住。”

    “嗯!”沈落雁重重点头。

    话音落去,秦彦一针落下,速度并非很快。每一针落下,针尾皆微微颤抖,发出低低的嗡鸣声。如果是懂行的人便一眼可以看出其中的蹊跷,针与针之间的距离相等,刚好成一个五角形,而每一次落针之间的时间也是分秒不差。

    当第一针落下之时,沈落雁很清楚的感觉到仿佛有一股气流从针尖钻入自己的身体,在腹部不停的游走,一开始暖暖的十分舒服,宛如浸泡在温泉之中。可是,随着秦彦一针接一针的落下,沈落雁渐渐的感觉到宛如一群蚂蚁在自己的体内噬咬,难受非常。不过,沈落雁清楚的记住秦彦刚才的话,只好拼命的忍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虽然同是五行针法,但是,秦彦这次施针却和白日里给朱雀施针有着很明显的差别。而且,秦彦也更加的疲惫,每落一针,都仿佛掏空自己的身体。片刻,秦彦浑身被汗水浸湿,精神疲惫不堪,面色苍白。

    当五针落下,秦彦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沈落雁大吃一惊,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虽然她不懂秦彦针法的奥妙,但是,看到秦彦这般模样也知晓他定是竭尽全力,心中不禁感激不已。

    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秦彦挥挥手,艰难的支撑着盘膝坐下,闭目调息。以气行针,太过耗费精力,况且,秦彦不惜损耗珍贵的无名真气,竭尽全力,更是身心俱疲。若非老家伙这么多年变态的训练,只怕他此时根本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