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门传承千年,每一代的堂主也都非泛泛之辈,皆是精挑细选出来的聪慧之人。以薛冰的身手却可以被重伤,显然,对方身手了得。而且,身为天门掌令人,薛冰被伤,无疑是对自己对天门的一种强烈挑衅,他不能坐视不理。即使,他也并不能清楚的肯定眼前这个女人是否对自己也怀有敌意。

    “我也不清楚对方身份背景,只是听闻对方来到青山镇,担心他会对门主不利,所以急忙赶来。却不想我行踪暴露,被对方察觉,缠斗之中我不敌对方,因而重伤。幸好能及时找到门主,否则,只怕我此时已经是具死尸了。”薛冰简单的将事情来龙去脉解释清楚,看向秦彦的眼神多少有些感激。

    秦彦眉头微蹙,心中怒火腾然升起,这是对天门威严的挑衅,绝对不能容忍。不过,对于这个看不透的女人,秦彦多少有些警惕,毕竟她刚才有那么一刹那起了杀意。秦彦冷笑一声,说道:“你不是负责情报搜集吗?连对方的背景都不清楚?”

    “以目前搜集的资料来看,这些人都是李乘风召集过来的,看样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对付洪天照,暂时应该不会危及到天门。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会盯紧那边,防止会有任何对天门不利的举动。”薛冰说道。

    秦彦微微点头,如果对方真被李乘风收买,那洪天照真的是岌岌可危。如此看来,昨夜那两个匪徒也许不过只是李乘风放出来的替死鬼而已,真正的杀招而是那些人。只是,想起沈沉鱼似乎在调查洪天照金融贷款公司被劫一事,如果查到那些人的身上,只怕也危险重重。

    对于李乘风和洪天照之间的矛盾,秦彦不想掺和,也根本没有兴趣,这种在刀口上混饭吃的人多半最后没有好下场。不过,李乘风收买了会铁砂掌的高手,那就跟秦彦有关。对方是否针对天门而来,秦彦必须清楚,他可不想刚刚继任掌令人,就连老窝也被人家给端了。

    “行,我知道了。”秦彦淡淡的应了一声,挥挥手示意薛冰离去。

    薛冰如释重负,心中大大松了口气。已经领教过秦彦的气势,她哪里还敢多言?恭敬的行礼之后,告辞离去。

    清晨!

    当第一缕阳光照耀在墨子诊所,秦彦便早早的起床,照例在院子里打了一套拳,然后做好了早餐准备叫沈落雁下楼。推开房门,却见屋内空无一人,不禁微微一愣。走到床边,只见床头柜上留下了一封信,大概意思是谢谢秦彦的照顾和救命之恩。

    秦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丫头的性子倒是倔强的很,或许是因为长期被病痛折磨,心理上难以承受那样的压力。他又哪里知道,沈落雁一直幻想着美好的爱情,却又害怕着爱情的到来,哪个男人会跟一个身患绝症的女人在一起呢?短短一天的相处而已,沈落雁发觉自己内心的情愫仿佛有些被秦彦撬动,如果继续的留下去可能会让自己更加舍不得离开。然而,她知道自己的病情,根本无药可治,与其最后还是以痛苦结局,不如快刀斩乱麻。她只想,趁着最后的一点时间多看一看世界的美好。

    吃饭间,院子的大门被推开,萧通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个看似平凡而简单的小诊所,如今对于萧通而言却是龙潭虎穴,如非亲眼所见,他很难相信这里竟然隐藏着一位绝世高手。

    看见萧通,秦彦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自顾自的吃饭,没有招呼的意思。

    萧通也不介意,微笑着说道:“秦先生,你好。”

    秦彦点点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面对秦彦的冷漠,萧通有些苦涩的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叠钱递了过去。“秦先生,这里是三十万,请你点收一下。”

    秦彦微微一愣,愕然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询问之色。

    “哦,这些钱是替王龙赔偿给您的,对于王龙的事情洪爷表示十分的抱歉。秦先生放心,昨天的事情洪爷已经通知了警局,不出意外,王龙会在监狱里待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绝对不会再给您添任何麻烦。”萧通说道,“请秦先生收下这些钱,如果王龙给秦先生造成任何的困扰,我也在这里替洪爷给秦先生赔个不是。”

    以洪爷在青山镇的地位和人脉,把高峰按一个三级伤残,然后借此将王龙送进监狱也是分分秒秒的事情而已。

    秦彦愣了愣,嘴角勾出一抹冷笑,看样子洪天照为了拉拢自己还真是不惜代价,竟然放弃了王龙和王豹两兄弟。送到眼前的钱,秦彦可不会错过,自己说起来是个门主,却穷的叮当响,这些钱起码可以支撑诊所运营一段时间了。

    掏出车钥匙丢给萧通,秦彦淡淡的说道:“车子你开走吧。也麻烦你告诉洪天照一声,如果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萧通讪讪的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秦彦似乎也没有继续说话的兴趣,萧通无奈的摇了摇头,就欲离去。他很清楚,像秦彦这样的世外高人,单单只是凭手里的钱想要收买有点难,最重要的还是打感情牌。只可惜,他越是想要接近,秦彦却似乎越是冷淡。

    跟秦彦道了声别,萧通举步离去,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接通电话之后,萧通的脸色渐渐变的凝重,双眉紧紧蹙在一起,脚步匆匆的离去。

    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紧跟萧通走出门外。看着萧通开着那辆大众离去,秦彦拦下一辆的士紧跟其后。秦彦的耳力惊人,自然听清楚萧通电话里的声音,知道是洪天照出事。在这个小镇上,能有这个胆量和能耐的,除了李乘风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哼,就知道你跟那帮人有关系。”看着秦彦紧跟萧通而去,一直等在门外的沈沉鱼愤愤的哼了一声,发动车子追随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