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片刻之后,饭菜上桌!

    一盘板栗炖野猪肉,一盘红烧野鸡,一盘野生菌排骨汤,外加一盘炒野芹。清一色的天然无污染野生菜肴,让这些常年呆在大城市的孩子大快朵颐,加上秦彦的厨艺了得,更是吃的津津有味。

    沈沉鱼和段婉儿丝毫不顾自己淑女形象,狼吞虎咽。沈沉鱼这时才觉得自己那几百块花的一点也不冤,在饭店哪里能吃到这里的野味啊。

    赵宇轩虽然也觉得饭菜口味的确不错,但是,碍于不喜欢秦彦这个人,是以总是一副敌意的眼神看着他,恨不得活生生的把他给吞了。段弘毅倒是十分的幽默,不时逗得大家开怀大笑,缓和了不少的气氛。

    “柜台上那一罐罐黑糊糊的是什么?”段弘毅好奇的问道。

    “药丸。左边那罐治疗跌打损伤,右边那罐治疗中暑高烧。”秦彦淡淡的回答。

    “中间那罐呢?”

    “那是专门治疗肾亏的。”

    “治疗肾亏?”段弘毅顿时堆上笑脸,“有没有增强性能力,延长时间的功效?”

    “有是有,不过你最好不要吃,你身体还不错。他就不行了,纵欲过度,再这样过两年估计就要变成人干了。”秦彦瞥了赵宇轩一眼。

    沈沉鱼和段婉儿顿时一脸鄙夷的看向赵宇轩,一副“没想到你是这种人”的表情。赵宇轩微微一愣,伤疤被揭,有些恼羞成怒,狠狠的瞪着秦彦:“不懂医术就不要冒充专家,像你这样的江湖骗子不知道有多少,前段时间新闻才刚刚报道一个女明星被中医给治死了。沉鱼,你最好离这种人远一点,否则迟早会被这种人连累。”

    “什么这种人那种人,我觉得跟你在一起才危险呢。”沈沉鱼瞪了他一眼,心有不忿。待在别人家,吃着别人的饭,却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一点不懂人情世故,沈沉鱼自然十分讨厌。原本她只是打算跟段家兄妹过来玩一玩,谁知道这家伙却像是狗皮膏药似得粘着自己,赶也赶不走。

    赵宇轩被沈沉鱼一阵抢白,脸色阴晴不定,尴尬不已。“臭女人,迟早把你弄到手,让你跪着求我。”

    “赵大公子锦衣玉食,跟我们不是一个档次,还是回去做你的大少爷吧。”段婉儿鄙夷的嘲讽,丝毫不给他留面子,偏偏赵宇轩却是不敢辩驳。

    “我劝你近来最好别近女色,否则小命不保。”秦彦虽然讨厌赵宇轩,却还是善意的提醒一句。

    “你还懂看相?”段婉儿兴奋不已,连忙凑过头去,“你也帮我看看呗。”

    白了她一眼,秦彦说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是看他的脸色,知道他被人下了蛊。如果接近女色,恐怕神仙难救。”

    “妖言惑众,我看你不像医生,倒是更像巫师。”赵宇轩愤愤的瞪着他。

    忠言逆耳。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也懒得理会一个将死之人。

    沈沉鱼和段婉儿显然也是半信半疑,巫蛊的事情多半还是耳听为虚,从未亲眼见过。段弘毅似乎根本无心听他们说些什么,目光一直紧紧的盯着中间的那罐药丸,显然对那些药丸更加的感兴趣。

    “这次回来是把档案调回去,他们也跟着过来想去山上打猎。我问过镇上的人,都说你对青云山最熟悉,所以,想麻烦你带我们进山。”沈沉鱼说道。

    “不去。”秦彦一口回绝。

    三番两次的领教过秦彦的脾气,沈沉鱼倒是一点也不吃惊,但是心里却还是有些气愤,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大不了给你劳务费,行了吧?”

    听到“劳务费”三个字,秦彦的身体明显的僵了一下,但是看到段氏兄妹一脸的期待之色,还是一口回绝。“多少钱都不去。”

    “五百!”沈沉鱼开价。

    没反应。

    “一千!”沈沉鱼咬了咬牙。

    还是没反应。

    “三千。不干就算了,我另外找人。”沈沉鱼豁出去了。

    “成交!”秦彦咧嘴一笑,一副老鸨见到嫖客的神情。带带路就有三千,这生意还是挺划算的,他也清楚这些城里人进山打猎不过也就是徒个乐趣而已,没什么麻烦。其实刚才听到沈沉鱼开价一千的时候,秦彦就有些忍不住想要答应了。

    一千块,以墨子诊所现在的生意,估计一个月也赚不到这么多吧?

    “秦彦,你也就那样了,我心理价是一万呢。”沈沉鱼鄙夷的笑了笑,有心想打击一下这个混蛋。果不其然,听到沈沉鱼这番话,秦彦浑身一颤,刚刚喝进嘴里的汤“噗”一声全喷了出来。

    秦彦心里那个悔恨啊,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坚持坚持呢?就这样白白的错过这么好的赚钱机会,蓝兽、香菇。

    吃完饭,沈沉鱼倒是很自觉的帮忙洗碗,这让秦彦觉得这丫头还是蛮有可取之处的,起码还算进的厨房出的厅堂。段婉儿就不一样了,大模大样的坐在椅子上指挥着段弘毅拖地,一副老佛爷的得意神情,看来这哥哥在家没少受她的欺负。

    “哥,那药丸卖我一点呗。”段弘毅凑到秦彦身边,一副讨好的神情,像极了阿谀奉承的死太监。

    “一个疗程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可不能碰女人,你能憋得住?”秦彦瞥了他一眼。

    段弘毅愣了愣,似乎有些犹豫。沉默片刻,段弘毅咬了咬牙,为了以后的幸福生活,还是决定“牺牲”。“行,不就一个月嘛,熬一熬就过去了。”

    “既然你坚持,行,两千块。”秦彦狮子大开口,送到嘴边的肥羊不狠狠的宰一顿有些对不起自己。

    “成交。”段弘毅愣了愣,暗暗心想,真他妈黑。

    赵宇轩一直冷冷的盯着秦彦,眼神中的火焰似乎可以将秦彦燃烧,哪怕他有意的控制,却还是溢于言表。

    这一幕自然被聪慧的段婉儿清晰的捕捉在眼底,嘴角很是不屑的撇了撇,满脸的鄙夷神色,嘟囔着说道:“瘌蛤蟆也想吃天鹅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