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久!

    秦彦放下茶杯,目光缓缓转向沈惊天身后的赵忠天,表情平淡的说道:“你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钱就可以办到所有的事情吗?”

    赵忠天微微一愣,僵在当场。

    沈惊天一怔,慌忙的说道:“秦先生,他……”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秦彦挥手制止。秦彦目光紧紧的盯着赵忠天,态度坚定。沈惊天哪里还不明白,连忙的对赵忠天使了一个眼色。

    赵忠天面色僵硬,沉默片刻,深深吸了口气,说道:“对不起,秦先生,我为我刚才的言语跟你道歉。”

    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彦淡然一笑,说道:“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是尊重,不要因为自己的财富和地位而轻视他人。您说对吗?”

    赵忠天讪讪的笑了笑,点头附和。

    “秦先生虽然年纪轻轻,话语却是发人深省,沈某敬佩。”沈惊天由衷的赞叹道。只是,这小子还真的很记仇啊。

    “沈先生,我想知道你为了落雁的病愿意付出什么?如果我可以治好落雁的病,你能给我什么?”秦彦表情淡然的笑着。

    “只要能治好落雁的病,无论任何要求,只要沈某能做到的,必然尽心竭力。”沈惊天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沈落雁却是微微一怔,有些惊讶的看了秦彦一眼,好奇他今天的表现为什么会这样。在她的印象中,秦彦应该不是那种贪图回报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毫无回报的救自己了。

    秦彦显然注意到沈落雁的表情有些不悦,却是一副完全没有看到的模样,接着说道:“如果我要要求沈先生将您的所有资产全部转让给我呢?沈先生意下如何?”

    沈惊天不禁一怔,愕然的看向秦彦。这小子的胃口还真大啊,要知道惊天集团作为滨海市的龙头企业,沈惊天的财富也在百亿之上,他竟然全部要拿走,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惊天集团不仅仅只是代表着沈惊天的财富,也寄托了他的梦想,如今却要被人全部拿走,心中不免有些不舍。只是,想起自己女儿的病,沈惊天终究还是舍得。

    惨然一笑,沈惊天说道:“只要秦先生能治好落雁的病,沈某愿意将所有一切赠予您。”

    父爱,如山!

    “爸!”沈落雁感动的看着他,有意阻止。

    沈惊天微微一笑,说道:“在爸爸的心中,你才是最重要的,别说只是这些身外之物,就算是要爸爸拿性命交换,爸爸也心甘情愿。”

    微微笑了笑,秦彦说道:“放心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胃口,虽然我很缺钱,但是不该拿的我也不会拿。落雁能有您这样的父亲,是她的福气,我想她也会想着治愈以后可以好好孝敬您。是吗?”

    最后一句,目光转向沈落雁,显然是在问她。

    沈落雁愣了愣,重重点头,明白秦彦只是想让自己懂得珍惜,激励自己的求生欲望。

    “秦先生有把握?”沈惊天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双眼噙满泪珠,浑身微微的颤抖着。

    “我仔细研究过落雁的病情,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起码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至于最后能不能治愈,还需要在治疗的过程之中根据进展而定。不过,在这之前,有件事情我希望沈先生可以答应。”秦彦说道。

    “请说,请说,秦先生有任何要求尽管直言,沈某一定办妥。”沈惊天此时的喜悦心情无法言语,虽然只是百分之五十的机会,那也已经是很大的希望了。

    “我给落雁治病的事情希望沈先生可以保密,不要让任何的媒体知晓。沈先生可以做到吗?”

    以沈惊天的身份,沈家人的一举一动往往都会受到媒体很大的关注,秦彦可不希望出名。大隐隐于市,他还是希望做一个尽量可以不被别人注意的普通人。

    “没问题,没问题。”沈惊天连忙的应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温柔的笑了笑,目光移向沈落雁。“来,我替你把把脉!”

    沈落雁听话的点头,伸出手去,目光灼灼的看着秦彦。这个浑身散发着神秘感的男人,工作时的认真模样真的很迷人,让人禁不住的慢慢沉醉,慢慢深陷,无法自拔。如果能和他谈一场不需要轰轰烈烈的平淡爱情,就算明天就是末日,也不枉此生吧?

    沈惊天是过来人,如何看不出来沈落雁眼神中蕴含的情意?虽然跟秦彦算是第一次正面接触,但是,沈惊天倒是很欣赏他。如果沈落雁跟他恋爱,沈惊天也很支持。只是,这小子是段家那丫头的男朋友啊,难道要玩二女争夫?

    紧紧的注视着秦彦的表情,沈惊天似乎是想从他的表情中判断出沈落雁的病情程度,那种溢于言表的担忧之色让人为之动容。

    秦彦把脉的方式与一般的中医不同,两只手同时把住沈落雁两手脉搏,表情犹如古井之水,没有丝毫的波动,着实让人难以捉摸。

    许久,秦彦缓缓的收回手。

    沈惊天焦急而担忧的神情盯着他,仿佛等待着宣判的嫌疑犯,心中忐忑不安。

    “病情较之上次在青山镇时更加严重。这样吧,我先替你施针。”秦彦表情凝重,也有些没有料到沈落雁的病情竟然已经发展到如斯地步。

    沈惊天不用吩咐,连忙的起身,扶着沈落雁到里面躺下。目光期待而急切的看着秦彦,双眸微微有些湿润,显然是按耐不住自己心头的那份担忧。

    “秦先生……”

    沈惊天刚开口准备说话,却被秦彦挥手打断。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秦彦说道:“以后还是叫我秦彦吧,秦先生我听着不太习惯。放心吧,落雁就交给我,你先出去等吧。我施针的时候忌讳打扰,所以,请你们尽量小声。”

    “是,是!”沈惊天连连的应道。为了自己的女儿的病情,沈惊天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连忙的退了出去,给赵忠天使了一个眼神,安静的坐下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