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享受完粉嫩情人的服侍之后,李威心满意足的靠在床上,点燃一根香烟。看着身旁美艳不可方物的女人,李威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豪宅、豪车、女人、票子,李威觉得自己的人生也算得上是精彩,虽然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副局长而已,却拥有着很多人羡慕的一切,这不得不让他感觉到自己的成功。

    “今晚不要回去了嘛,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女人依偎在他的怀中,撒娇的说道。

    “不行。”李威面露难色,说道,“你知道的,要是不回去,家里那只母老虎肯定要发飙,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哼,你干嘛那么怕她?你既然不喜欢她就跟她离婚呗,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女人说道。

    李威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结婚不就是一张纸嘛,代表不了什么,你只要知道我爱的是你不就行了。”心里却是有苦难言啊,他也早看家里的母老虎很不爽,可是,没办法,自己的前途都掌握在人家手里呢。当初要不是为了前途,他也不会娶那个肥女人,还不就是看中她老爸的权利?

    “李副局长可真算是人生赢家啊。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如果你老婆知道的话,不知道会怎么样呢?”黑暗的角落里,忽然响起一阵声音。李威吓了一跳,慌忙的打开灯光,只见对面坐了一位年轻男子,身后还有一人一脸暧昧的笑着看着他。

    女人也吓了一跳,慌忙的用被子裹住身躯。可是,看到秦彦和叶峥嵘的样子,顿时媚眼如丝,有意无意的将杯子稍稍拉低,若隐若现。

    李威愣了愣,眉头紧蹙,“秦彦?你怎么进来的?”

    “走进来的啊。”秦彦淡淡的笑着。

    “你想干什么?”李威厉声喝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擅闯民居我随时可以把你抓起来?”

    不屑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李副局长,你这不是吓唬我吧?我想,要是你老婆知道你在外面养着其他女人会怎么样?”

    李威一愣,浑身一阵哆嗦,说道:“威胁我?哼,我跟她早有协议,她玩她的,我玩我的,互不相干。你如果想拿这件事情威胁我,那你就打错算盘了。上次在警局的事情我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依法处置而已,你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就应该好好的重新做人,别再做为非作歹的事,不然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我好怕啊。”秦彦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惊恐的模样,却分明可以看清根本就是假装。脸色一变,秦彦冷哼一声,说道:“我做人很简单,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上次在警局多亏李副局长的‘照顾’,这份‘恩情’我不敢忘。这不,刚好有时间,所以过来感谢一下嘛。”

    “你到底想干什么?”李威面露恐惧之色,口气却依旧丝毫不肯认怂。秦彦可以安然无恙的离开警局,而且,竟然逼得杜如海亲自道歉认错,可见其背景不一般,李威当然知道这样的人自己不能得罪。但是,却也明白,一旦自己太过卑微,只怕更加无法抬头。

    冷笑一声,秦彦说道:“我这人恩怨分明,只要李副局长现在跪下给我认错,以前的事情就当粉笔字擦掉。不知道李副局长意下如何?”

    李威眉头紧蹙,面露难色。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他实在有些拉不下脸,自己真要是跪下认错,岂不是被自己女人笑话?沉默片刻,李威愤愤的说道:“秦彦,你不要太过分了。如果你是为了警局的事情我可以跟你道歉,可是,你这样要求未免强人所难。不管怎么说我也是警局的副局长,我不信你敢动我?”

    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秦彦转头看了叶峥嵘一眼,“他是副局长哎,你怕不怕?”

    “什么副局长?我只看到一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而已,擅长民居,‘弓虽女干’良家妇女。”叶峥嵘撇了撇嘴,“我们教训他,那完全就是为民除害,伸张正义啊。”

    李威愣了愣,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秦彦已经窜到他身边,一把将他从床上拉了下来,狠狠一拳砸在他的鼻梁上,顿时,鲜血横飞。“啊……”女人吓得尖叫起来,惊恐的缩在一角。

    “跟我装什么大尾巴狼?拿你副局长的职位来吓我?哼,杜如海老子都不怕,会怕了你?”秦彦冷笑一声,又是一拳狠狠的砸了过去。

    李威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狠狠的瞪着秦彦,“反了,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你知不知道殴打国家公务人员是什么后果?老子跟你没完。”

    “你他妈也算公务员?简直就是国家的蛀虫,给公务员丢脸。”叶峥嵘嘲讽道。

    “你?哼,你能安然无恙的继续做你的副局长再说吧。我告诉你,我已经把你所有的犯罪纪录全部交给纪委了,相信明天纪委的人就会请你过去喝茶。你自己做过多少事情应该很清楚,你觉得你还能安然无恙的从纪委出来吗?”秦彦冷笑着说道。

    李威浑身一震,愕然的看向秦彦,试图从他的眼神中确定他的话到底是真还是假。这些年他做过多少不法勾当自己很清楚,一旦纪委立案调查,自己绝对无法幸免。

    “而且,你现在还多了一条罪名,‘弓虽女干’。”秦彦微微一笑。

    目光转向一旁的年轻女人,秦彦眼神如刀,“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明天你就去警局告他‘弓虽女干’你,我保证你什么事也没有,不然的话,那可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你也别指望他还能罩着你,他自身都难保。你觉得呢?”

    “我听你的,我听你的,我什么都听你的。”年轻女子惊恐的说道。

    满意的点点头,秦彦微笑着拍了拍李威的脸,说道:“看,她可比你聪明的多了。其实,你刚才只要乖乖的给我磕头认错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吗?这可是你逼我的,你可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