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老者的眼神迷离,忽然间嚎啕大哭,“活着干什么?活着干什么?我还不如死了算了。”老者猛然间冲到一边,脑袋用力的撞墙。这可吓坏了所有人,完全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慌忙的过去拉住他。然而,老者的力气却非常大,根本阻拦不住,片刻,老者已经头破血流。

    宋正新目瞪口呆,愕然的看向秦彦,这小子的手段越发的让他感觉到神奇。

    “既然觉得自己的躯体肮脏,那就应该留着多做善事,减少自己的罪孽。醒吧!”秦彦拍了拍老者的肩膀,猛然敲了下手指。老者浑身一震,清醒过来,愕然的看着眼前的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这一下在场的人更是惊骇不已,谁也没有料到老者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秦彦催眠,这简直太不可思议。要知道,现在很多西医针对病人的催眠是需要病人的信任和配合,很少能够这般不知不觉地将对方催眠。他们再也不敢小瞧秦彦,那名老者在得知前因后果后更是羞愧的垂下头去。

    “秦医生,那要怎样才可以解除病人的自我催眠,唤醒她?”宋正新问道。

    “如果是技术不到家,那就需要了解病人究竟是发生什么样的情况才导致自我催眠。不过,我有办法就这样唤醒她。”秦彦淡淡一笑,充满自信。

    “那请秦先生赶紧救人吧,也好让我们见识见识。”宋正新激动的说道。秦彦今天的表现更加让他震惊,如果这样的人才能够留在这里,何愁医院的名声不响亮?

    秦彦点点头,俯身在病人耳边轻声的嘀咕几句。众人也没有听清楚他究竟说了些什么,只见病人忽然坐了起来,茫然的扫了一眼周边的人,诧异的问道:“我……我怎么在这里?”

    神乎其技!

    众人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这个让他们一筹莫展的病人,竟然只是被秦彦简单的几句话就搞定了,这般神奇的疗法他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众人依旧沉醉在震惊中,久久不能回过神。

    “秦先生,你又一次让我见识到奇迹,简直太神了。秦先生,辛苦你了!”宋正新激动的说道。

    “小事而已,你们赶紧给她做个全身检查。”秦彦说道。

    “好好,没问题。秦先生,我想知道你刚才跟她说了什么?为什么她忽然就醒了?”宋正新好奇的问道。

    秦彦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径直的走了出去。

    宋正新苦笑一声,知道秦彦不想说,也没有继续追问。对于中医而言,很多方子和医术都是秘密,不足为外人道,宋正新倒也没强人所难。

    刚出门口,却刚好碰到前来执行任务的沈沉鱼,不禁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嗔了秦彦一眼,沈沉鱼说道:“你给我的资料不是说这里就是制毒工场吗?你说我为什么在这里?”

    “哦,我忘了。”秦彦尴尬的笑了笑。

    “刚才的情形我都看见了。你到底跟那女孩说了什么她忽然就醒过来了?”沈沉鱼也是一样十分的好奇。

    微微的笑了笑,秦彦说道:“我跟她说再不醒有人要脱她衣服了。”

    “真的假的?”沈沉鱼显然不相信秦彦糊弄的话语。

    呵呵的笑了笑,秦彦说道:“当然是真的。”

    沈沉鱼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没有追问下去。“我要忙了,你赶紧走吧。”

    “你小心点!”秦彦点点头,道了声别。

    离开九州中医药,秦彦拦下一辆的士,径直赶往人民医院。到滨海市就一直忙着各种事情,以至于根本无暇抽空去医院看望福伯,秦彦的心中多少有些愧疚。今日好不容易抽出片刻闲暇,正好过去看看,始终,福伯也算是他亲人。

    走进病房时,福伯正在收拾着行李。看见秦彦进屋,福伯连忙的行李,“少爷,你……你怎么来了?”

    “最近一直在忙,也没时间来看你。这不今天刚好有点时间,所以过来看看。”秦彦慌忙的扶起福伯,微笑着说道,“福伯,你这是做什么?”

    “这医院哪里是人待的地方啊,再说,我的伤也好的七七八八了,不用再住院。所以,想赶紧出院嘛。”福伯呵呵的笑着,脸上掩饰不住看到秦彦时的那种欣喜和激动。

    沉默片刻,秦彦微微点头,说道:“也好。回去修养也是一样,医院细菌多,反而不利于养伤。福伯,我帮你收拾。”边说,秦彦边动手帮忙收拾行李。

    福伯连忙的拦住秦彦,惶恐的说道:“少爷,怎么能让你做这种事情呢?可不要折煞我了。少爷能够来看我,我已经开心不已,哪里还敢让少爷劳累。”福伯表情激动,满是皱纹的面庞上那一双眸子噙满泪珠。

    “都是自家人,不用这么见外。福伯是长辈,我做的这些都是应该的,倒是福伯你这么客气见外,反而让我惶恐不安啊。”秦彦说道。

    “少爷千万不要这么说,规矩不可坏。你是天门的门主,我尊敬你那是理所应当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少爷可不要为我坏了规矩。”福伯倔强而坚持的说道。

    秦彦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无法说服他,索性作罢。

    顿了顿,福伯又接着说道:“少爷,你已经到了滨海市,我想,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有少爷在诊所坐镇,我也没什么可操心的了。少爷,请准许我辞职,回去颐养天年。”

    秦彦不禁一愣,愕然的说道:“福伯,可是我做的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

    “没有没有。这是我的心里话,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了。我现在只想回到老家去,看看老家的那些个老兄弟,安安静静的过完剩下不多的日子。少爷,希望你能成全。”福伯说道。

    秦彦默默叹了口气,说道:“既然福伯心意已决,我就不挽留了。福伯为天门付出的已经太多,是该好好享受享受人生了。稍后我把钱转到你的账户,一点点心意,算是给你这么多年付出的些许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