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墨子诊所!

    当沈落雁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天色已经暗去,街边的霓虹灯闪耀,沈落雁舒服的伸了个懒腰,感觉神清气爽。如果是以前不畏惧死亡是因为她知道死亡时刻伴随着自己,那么,现在她清楚的感觉到生命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的悲剧人生或许将在秦彦的手里改写。

    “醒了?”

    正在厨房忙活的秦彦转头看了一眼站在厨房门口的沈落雁,微微一笑,说道:“你先去洗个澡吧,一会就可以吃饭了!”

    “嗯!”沈落雁点点头,脸色有些羞涩。秦彦平淡无奇的一句话,在她听来,似乎充满了暧昧的意思。

    “哼,你身为医生,有没有职业道德啊?”白雪气鼓鼓的冲进厨房,双手叉着腰,嘟着嘴,愤愤的说道。

    “怎么了?我又哪里惹你了?大小姐。”秦彦苦笑一声,说道。

    “你别不承认,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白雪问道。

    秦彦白了她一眼,说道:“我说你这小屁孩脑子整天都想些什么呢?”

    白雪撇了撇嘴,说道:“女人最了解女人了。刚才她脸上的表情和眼神中的那抹羞涩,分明就是喜欢你的表现。你敢说你跟她没有关系?你是医生,怎么能跟你的病人发生感情呢?这是有悖职业道德的事情。再说,你在外面已经勾搭了两个女人,我都已经睁只眼闭只眼了,现在竟然又多了一个。”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小丫头,我看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我好歹也是天门的门主,什么时候轮到你管我了?再说,我跟她们什么事情也没有,没你想的那么龌龊。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别整天的胡思乱想。而且,自从我到诊所后,你自己的事情简单就是不管不问了,太不负责了。以后再跟我磨磨唧唧,别怪我用家法处置你。”

    “家法?”白雪愣了愣,嘻嘻的笑了起来,“你是把我当成你的家人吗?”

    “是,我当你是妹妹。”秦彦坚定地说道。

    白雪嘟着嘴凑到秦彦的身旁,挽起他的手臂,胸部故意的在他手臂上磨蹭着。撒娇的说道:“好哥哥,你忍心对我用家法吗?我那么可爱,那么漂亮,你怎么下得了手啊?”

    秦彦的身体明显有些僵硬,不得不说,这小丫头的资本蛮雄厚的。秦彦还真的有一种冲动,把她就地正法,反正看这丫头的态度肯定是求之不得。白雪清楚的感觉到秦彦身体的变化,以及他刻意避开的目光,心里暗暗窃笑,“哼,我就不信你能逃得过老娘的手掌心。”

    “赶紧撒开,别妨碍老子做饭,晚上不想吃饭了是吧?”秦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努力的表现出一副愤怒的模样,可是,在白雪眼中看来,分明就是秦彦心虚。

    “不嘛,你答应我以后别在外面勾三搭四,我就松开。”白雪得寸进尺。

    “吆喝,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秦彦板起脸,一把抓住白雪,对着她的屁股就是“啪啪啪”几巴掌。只是,秦彦可舍不得下重手,不但没有起到惩罚的效果,反而有些个暧昧和旖旎。

    白雪“哎呀哎呀”叫了一声,愤愤的瞪了秦彦一眼,说道:“哼,以后不理你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刚一出门口,白雪的脸上顿时堆起一股得意而又开心的笑容。

    秦彦摸了摸自己的手,耸耸肩,暗暗的想道:“挺有弹性的啊。妹的,想什么呢?”使劲晃了晃脑袋,把这荒唐的想法压了下去。

    沈落雁沐浴出来后,饭菜已经端上桌。秦彦招呼沈落雁坐下,细心的替她盛好饭递了过去。

    “我也要!”白雪把碗递了过去。

    “你没长手啊?自己盛!”秦彦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白雪愤愤的哼了一声,一副委屈的模样,梨花带雨。

    “我这碗给你!”沈落雁把自己的饭递了过去。

    如果是段婉儿或者沈沉鱼,可不会这么温柔。白雪不禁一愣,看向沈落雁的眼神充满了感激。这丫头对沈落雁的态度已经算是十分不错了,不像对段婉儿或者沈沉鱼那般的抵制。可能是因为沈落雁患病的缘故吧。

    秦彦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装。”

    沈落雁剜了秦彦一眼,说道:“怎么能这么说话呢?白雪妹妹这么可爱,你可不能欺负她!”

    白雪仿若取得了胜利似得,挑衅的看了秦彦一眼。秦彦无奈的苦笑一声,没有言语。沈落雁从小到大基本的生活范围就是在家里,没有多少的交际圈,自然较为的单纯,哪里会是这个小人精的对手?她还只当全世界的人都是善良的。

    “下午怕你的司机等太久,我就让他先回去了。一会吃完饭,我开车送你。”秦彦说道。

    “谢谢!”沈落雁感激的说道,“你下午也辛苦了,还是不要麻烦了,一会我自己打个车就行了。”

    “没关系。”秦彦淡淡的说道。

    白雪眨巴着一双狡黠的双眼不时的瞥瞥秦彦,又瞥瞥沈落雁,仿佛是在寻找他们之间的一点点蛛丝马迹。凑到沈落雁的耳边,白雪轻声的问道:“沈姐姐,你是不是喜欢大哥哥啊?”她似乎在刻意的压低自己的声音,可是,显而易见,她这句话就是说给秦彦听得。话音落去时,眼神瞥了瞥秦彦。

    沈落雁不禁一愣,偷偷的看了秦彦一眼,莫名的有些慌张。“没……没有!”

    “沈姐姐,大家都是女人,你骗不了我的。”白雪说道。

    秦彦有些哭笑不得,也不知这丫头到底想干些什么,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捣乱。可是,白雪却假装看不见,还冲秦彦挑衅的吐了吐舌头。

    “真……真的没有!”沈落雁慌张的说道。

    此时,秦彦的手机响起。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沈沉鱼的电话,心中顿时一阵甜蜜,又有些仿似偷情的慌张。电话接通,对面传来的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秦彦的眉头顿时紧蹙,暗觉不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