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挂断电话后,秦彦眉头紧锁,眼神中迸射出阵阵寒意,心中暗暗自责不已。若非是自己透露情报给沈沉鱼,让她卷入这场是非之中,她也不会遭此磨难。秦彦虽不了解苗凤英的为人,但是,一个如他般的枭雄,岂会是心慈手软之辈?

    深深地吸了口气,秦彦压制住心头的怒火和担忧,转身回到屋内。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秦彦说道:“落雁,一会我有事情要处理,就不送你了。你自己路上小心点,可以吗?”

    “没事,我自己走就行了。”沈落雁善解人意的说道。

    饶是秦彦掩饰的很好,却依旧无法逃过沈落雁的眼睛。微微的愣了愣,沈落雁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能帮忙吗?”

    秦彦笑了笑,说道:“没什么事情,医院那边有个病人的情况有些复杂,他们院长希望我过去帮忙看看。”秦彦撒了个善意的谎言,若是让沈落雁知道自己的姐姐出事,还不知道会担心成什么样。她的身体本就不好,可经不起太大的情绪波动。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秦彦说完,起身走了出去。

    白雪连忙的起身追了出去,收敛起自己的笑容,凑到秦彦耳边,轻声的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秦彦丢下一句话,再无言语,驱车径直朝苗凤英发来的地址驶去。

    看着车子渐行渐远,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白雪的眉宇间闪露出一丝担忧。无论她平时如何跟秦彦嬉笑怒骂也好,终归,秦彦是天门的门主,是不能出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意外。否则,牵连太大。

    只是,秦彦不让她去,她也无可奈何,只能暗暗的祈祷秦彦可以安然无恙,逢凶化吉。这个丫头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的不靠谱,骨子里还是有着女性的那种细腻。

    一路上,秦彦风驰电掣,原本一个小时的车程,仅仅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赶到目的地。停好车后,秦彦大步上楼。推开门,只见沈沉鱼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脸上并未有明显的伤痕。屋内一片狼藉,却不见苗凤英的身影。

    秦彦眉头紧蹙,目光四处扫了一眼,心中暗暗好奇。苗凤英约自己来这里,却为何不见他的身影呢?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阴谋?秦彦小心翼翼的一步步接近沈沉鱼,在她的面前蹲下,摇了摇她,叫道:“沉鱼,沉鱼,醒醒!”

    沈沉鱼缓缓的睁开眼,看了秦彦一眼,面无表情。并未有见到秦彦的激动,也没有因为被绑架而感到的恐惧。目光有些呆滞,空洞无神。

    关心则乱,秦彦并未察觉到沈沉鱼的异样,伸手替她解开绳索。“苗凤英呢?他怎么不在这里?先不说这么多了,赶紧离开这里再说。”

    秦彦倒不担心苗凤英会伤害到自己,而是担心沈沉鱼在这,万一跟苗凤英动手,伤及到她那就追悔莫及了。忽然,“噗嗤”一声,秦彦瞪大着双眼看着沈沉鱼,一脸的愕然。“沉鱼,你……”

    秦彦缓缓低头,只见腹部赫然的插了一把匕首,鲜血汩汩流出。匕首的另一端,握在沈沉鱼的手中。竟是沈沉鱼刺了自己一刀。

    沈沉鱼依旧面无表情,用力的拔出匕首,再次狠狠的朝秦彦刺了过去。秦彦连忙的伸手擒住她的手腕,微微用力,从沈沉鱼手中夺过匕首。“沉鱼,你这是做什么?我是秦彦,你不认识了?”秦彦有些焦急的说道。

    然而,沈沉鱼却仿似根本听不到秦彦的话一般,也根本像不认识秦彦似得,拼命的挣扎着。

    秦彦眉头微微一蹙,心中顿时了然,这一定是苗凤英做的手脚,给沈沉鱼下了巫蛊之术。秦彦心中迸射出一股杀意,冷冷的哼了一声,手指轻轻的在沈沉鱼脖颈之处摁了一下。顿时,沈沉鱼身子一软,昏厥过去。

    抱住沈沉鱼,秦彦冷声说道:“苗凤英,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藏头露尾的算什么英雄?出来吧!”

    “我可不是什么英雄,你也不是!”伴随着一阵得意的笑声,苗凤英和吴明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秦彦时,吴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愤怒,然而,接触到秦彦的眼神时,却又怯弱的垂下头去,不敢直视。

    秦彦愣了愣,没想到吴明竟然也在这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森冷的寒气宛如巨浪般排山倒海的席卷而去。吴明哪堪如此强大的气势压迫,顿觉浑身冰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颤。

    秦彦冷笑一声,说道:“苗凤英,你好歹也算是个人物,如今却对付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算什么本事?而且,还用这么卑劣的手段暗算我,未免太下作了吧?”

    “胜者为王败者寇,没有什么卑劣不卑劣的。你利用警察对付我,你的手段也高尚不到哪里去。”苗凤英冷哼一声,说道,“我还真是太小看你了,没想到你比杨昊还要狠,竟然一言不发就动手,还是利用的警察。是我太低估了你,才被你得逞。不过,你没想到我竟然逃过了警察的追捕吧?”

    不屑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我根本没有想过警察可以抓到你。我想知道,杨昊的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系?他人现在在哪里?”

    “他?只怕早就已经见了阎王爷了。落到稻川会的手里,还会有好下场吗?”苗凤英得意的说道。

    “稻川会?”秦彦的眉头微微一蹙,说道,“这跟稻川会有什么关系?是你勾结稻川会下的黑手?”

    苗凤英耸了耸肩,不置可否,“他们想要从金三角进货,华夏是必经之路,杨昊却不识时务不肯合作,唯一的办法就只有除掉他了。那么,货物就可以安全的从我手里然后再转销到岛国。合作双赢的局面,谁不愿意呢?帮我除掉杨昊,只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附加条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