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陈劲松却依旧是一脸的懵懂,搞不清楚状况,诧异的看着过分亲热的秦彦半晌回不过神来。倒是万森,悄悄的捅了捅陈劲松的胳膊,丢给他一个会意的眼神,尴尬的咳嗽两声。

    沈沉鱼和段婉儿哪里会不明白秦彦的哪点小心思?齐齐的剜了他一眼。这牲口,倒是很会顺坡下驴啊。

    “二位一大清早的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秦彦问道。

    “哦哦,上次不是跟秦先生说了嘛。最近咱们滨海武术协会举办了一个中韩武术交流大会,想邀请秦先生位临指导。今天就是开赛的日子,所以特地来请秦先生过去,不知道秦先生是否有时间呢?”陈劲松态度诚恳,丝毫没有一个武林前辈的架子。

    习武之道,达者为先,陈劲松可不敢在秦彦的面前倚老卖老,否则,无疑等于自取其辱。

    “陈老不说我都忘了。既然是有关武术的事情,陈老又如此连番邀请,如果我再拒绝的话,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行,那一会我跟你们过去看看。不过,我可先说好了,我只是过去看看,可不参加你们的那些比试。”秦彦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气,终于可以摆脱了。

    “行,没问题。只要秦先生过去,就已经是很大的荣幸了。”陈劲松兴奋不已。

    微微点头,秦彦转头看向沈沉鱼和段婉儿,说道:“忘记跟陈老和万老约好了要去参加滨海武术协会举办的中韩武术交流大赛,真是对不起,没办法陪你们了。”

    沈沉鱼剜了他一眼,说道:“反正闲来无事,我也一起去看看。我以前也学过一段时间的跆拳道,不过,却没见过真正的跆拳道高手,难得有这么好的机会,正好可以见识见识。”

    “这可是扬我国威的好时候,好好的教训教训那些棒子,我也要去。”段婉儿慌忙的附和道。

    白雪倒是没有再掺和,估摸着是认为有段婉儿看着沈沉鱼,秦彦也折腾不出什么。一脸阴谋得逞的笑容看着秦彦,暗自得意。

    “二位小姐肯赏光,欢迎之至。”陈劲松呵呵的笑着说道。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埋怨的瞪了陈劲松一眼,这老家伙还真是一点眼力劲都没有,难道没看到自己跟他使眼色吗?事已至此,秦彦也不好拒绝,只得无奈的点头答应。

    饭毕。白雪悠然自得的在柜台前坐下,心不在焉的整理着药材,目光偷偷的看向厨房里的沈沉鱼和段婉儿,竖着耳朵想听她们说些什么。

    段婉儿可是难得进厨房,出乎秦彦的意料,这丫头可是典型的小资啊,绝对不舍得让厨房的油烟破坏了自己的皮肤。估摸着也是想在秦彦的面前表现表现,不想被沈沉鱼给比了下去。

    秦彦沏了壶茶,请陈劲松和万森品茶。茶一入口,二人便赞不绝口。

    “秦先生,这是什么茶?”万森问道。

    “山中野茶,不过,品种奇特,生长于悬崖之上。普通人根本无法采摘,是我一位朋友驯养一直野猴,每当茶叶上市之际,附上悬崖采摘。因此,十分珍贵。”秦彦说道。

    “野猴采茶?闻所未闻,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啊。”万森愣了愣,说道。

    “因为产量小,每年不过两三斤而已,所以,平常我也舍不得喝。”秦彦微微的笑着说道。

    “这么看来,我们今天可真是有口福啊。”万森呵呵的笑了笑,说道。

    秦彦淡淡一笑,岔开话题,问道:“说说这次中韩武术交流大赛的事情吧。都有哪些人参加?”

    “都是滨海市武林上的人物,除了我和万老之外,还有形意门、八卦门、精武会等等都会参加,以及一些散打和自由搏击方面的年轻高手。至于棒子国方面嘛,这次来的都是他们国家顶尖的高手,不少都是跆拳道黑带,以及一些在国际比赛中拿过大奖的人物。”陈劲松缓缓的说道。

    “说是交流大赛,其实就是一场较量。棒子国一直都想在武术上压过我们,好让他们吹嘘,这次明显是带有挑衅的兴致,咱们也只好接招,正好趁机杀杀他们的威风,也好让他们知道咱华夏才是武术的发源地,它小小的棒子国不过只是学了咱们一些皮毛而已。”万森倒是态度坦然,直言不讳。

    秦彦微微点了点头,说道:“看来势必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啊。棒子国虽然喜欢吹嘘,不过,他们的功夫倒是不容小觑,有些门道。加上,咱华夏自古以来的功夫多数讲究的是个人修为,而不注重实战。是以,却也不可掉以轻心。”

    “这点我们也早就想到了。这次咱们选派的选手,多数都是参加过一些国际比赛的年轻人中的佼佼者,实战经验丰富,一定不会输的。”万森坚定的说道。

    淡然一笑,秦彦说道:“我说的实战不是指那些观赏性较强的比赛,而是杀人技俩。就好比咱军中所习的那些拳法,虽然看似简单,但是威力却十分的强大。虽是比武,实则就是战场,在战场之上那就要抱有杀人之心,只有这样才能完全的发挥自己的潜力。”

    陈劲松和万森不禁一震,愕然的看着秦彦。“终究只是比试,真要是闹出人命的话,可不好收拾。”陈劲松紧张的说道。

    “我也只是说说而已,陈老不用紧张。”秦彦呵呵的笑着说道。

    “其实,以秦先生的身手如果肯出手的话,那些棒子国的人绝对没有任何的胜算。”万森说道。

    “咱们可说好了,我只是观摩观摩,可不下场比试。”秦彦连忙的说道。

    “明白,明白,我也只是说说而已。那些棒子国的人还没资格劳动秦先生的大驾。”万森说道。

    秦彦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转头瞥了一眼鬼鬼祟祟的白雪,不由的苦笑一声,嗔道:“你要是想听,你就走近点,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要你管?我高兴,哼!”白雪撇了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