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没事的,这件事情我会解决,你不用担心。”秦彦说道。

    “到底是谁?说!”沈沉鱼固执的问道。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是杜宏亮,是他收买这些雇佣军所为。”

    “杜宏亮?”沈沉鱼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身为政法委书记的儿子,竟然做出买凶杀人的事情,哼,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这就给严局打电话,让他把杜宏亮抓起来。”

    “没用的。”秦彦哑然失笑,说道,“就算把杜宏亮抓了,没有任何的证据最后还不是得把他放了?对付他这种人,有时候法律是没有用的。”

    沈沉鱼一愣,紧张的看着秦彦,说道:“你不会是想自己动手吧?你不要乱来,他触犯了法律自有法律惩治他,你没有必要为了这种人触犯法律。”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嘛,在我们的世界有我们的一套地下秩序,法律也无法约束。这是杜宏亮自寻死路,那也怨不得我。不过,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我有分寸。”

    沈沉鱼默默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说服不了秦彦,只是,万一秦彦真的做出触犯法律的事情,她很难做。抓他?沈沉鱼自然是不愿意的。可是,放任不管?似乎又有为自己的原则。然而,她内心里也不得不承认秦彦的话有道理,就算把杜宏亮抓起来了,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之下,加上杜如海的能力,最后还是只好无奈的将杜宏亮放了。

    “好了,不用担心,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不能杀他,但是,警告警告他还是可以的嘛。”将沈沉鱼搂入怀中,秦彦柔声说道。

    沈沉鱼点点头,不再言语,紧紧的依偎在秦彦的怀中,感受着他胸口炙热的心跳和温度。

    二人就这样静静的搂着入睡,秦彦心中竟然没有丝毫的邪念。也许,是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心中感慨万千,思绪纷乱。又或许,是因秦彦真的已经将沈沉鱼当成了家人,哪怕只是这样简单的拥她入睡,也一样感觉心里踏实平静。

    清晨!

    段婉儿没有再来搅局,秦彦的心里松了口气。难得跟沈沉鱼有单独相处的机会,秦彦可不想又一次被段婉儿给破坏。

    白雪的脸色也不再那么敌视,偶尔跟沈沉鱼还能说上两句。或许,是木已成舟,她再如何的反对也没用。只是,看向秦彦的眼神多了一丝幽怨,仿佛是在告诉秦彦,为什么你可以把她“吃”了,却不把我也“吃”了呢?

    吃过早饭,两人驱车到步行街。

    难得有这样单独相处培养感情的机会,两人漫无目的的晃悠着。手牵着手,俨然一副恩爱情侣。

    一起去游乐场玩了一些幼稚的游戏,然后又去看了电影。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两人钻进了商场。女人逛街的本领足以让任何马拉松运动员感觉到崩溃,她们似乎不会觉得疲惫,兴致勃勃的从这家店钻进另一家店,然后不停的试着,就是不买。

    还在秦彦的耐心十足,虽然十分疲惫,心里也极度的崩溃,却依旧装着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不停的指点评价着每一件衣服。这让沈沉鱼的心里感觉到十分舒服,可没有多少男人有这样的耐心。

    “沉鱼?”

    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带着些许惊讶。

    沈沉鱼回头看去,却是凌俊伟。微微的愣了愣,沈沉鱼点头“嗯”了一声,算是敷衍过去。

    看到沈沉鱼身旁的秦彦,凌俊伟微微的愣了一下之后,眼神中闪过一丝阴冷。挤出一丝笑容,凌俊伟说道:“秦先生也在啊。”

    那一闪而过的诧异和阴冷,秦彦清晰的捕捉在眼里,眉头微微一蹙。这种表情来的有些奇怪,为什么他见到自己会这么意外?而且,那一丝阴冷又是什么意思?这其中似乎隐藏着一些不为自己所知的事情。

    微微一笑,秦彦说道:“陪媳妇逛逛街。凌大少爷也逛街?是准备给哪个小情人买礼物吗?”

    一边说,秦彦一边搂过沈沉鱼,挑衅的眼神,奚落的笑容,让凌俊伟恨得牙痒痒的。

    沈沉鱼哪里会不明白秦彦心里的那点小九九?风情万种的剜了他一眼,却并没有挣脱的意思。她的聪慧就在于她知道这个时候必须给足秦彦颜面,必须无条件的站在他这一边,哪怕他是在无理取闹。

    “秦先生真会说笑,我哪里有什么情人啊。”凌俊伟讪讪的笑了笑,说道,“原来秦先生跟沉鱼也认识啊,真巧啊。”

    凌俊伟刻意轻描淡写,试图模糊秦彦和沈沉鱼的关系,只是用了认识,而忽略了秦彦刚刚说的“媳妇”。

    “凌大少爷也认识我媳妇?是很巧啊。凌大少该不会是追求过我媳妇吧?不过,我媳妇眼光高,一般人看不上,也就我才能勉强入她的眼。”秦彦人畜无害的笑着。

    沈沉鱼哑然失笑,这混蛋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呢,损人不带脏字的。不过,她倒是很喜欢看秦彦这副欠揍的模样,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却偏偏拿他没有办法。

    凌俊伟的脸色急速的变化着,阴晴不定,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沉鱼太单纯,往往容易被一些衣冠禽兽欺骗,秦先生可要好好的照顾她。”

    秦彦一愣,吆喝,这牲口骂人也毒啊,分明就是拐着弯的骂自己是衣冠禽兽嘛。

    “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凌少也。凌大少爷说的太对,这年头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太多了,我可要把我的宝贝媳妇看紧点,否则指不定哪天就被那些个畜生给拐跑了,那我可就找不到地方哭了啊。这年头,毕竟像凌大少爷这样的翩翩公子太少,多数都是些满口仁义道德的肮脏杂碎。凌大少爷,你说是吧?”秦彦微微的笑着,轻而易举的将“刀锋”再次的抵在凌俊伟的咽喉。

    凌俊伟讪讪的的笑着,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我就不打扰了。沉鱼,再见!”

    话音落去,凌俊伟转身离去,跟秦彦告别都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