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眼见凌俊伟离开之后,沈沉鱼笑着嗔了秦彦一眼,说道:“你可真损,骂人都不带脏字的。”

    秦彦咧嘴嘿嘿的笑着,说道:“这可是他自找的,衣冠楚楚,却是满口仁义道德的虚伪家伙,满肚子的男盗女娼。最重要的是,他竟然敢打我媳妇的主意,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放心吧,我对他没什么好感。”沈沉鱼说道。

    “说起来,他可是年少多金,长的也算是风流倜傥。你就一点也不动心?”秦彦有些小心眼的问道。

    沈沉鱼淡淡一笑,说道:“他可不是真的喜欢我,只是为了一己私欲而已。在他的心里,利益远远大过感情,一切都是以利益为最大的目的。我,只不过是他谋夺惊天集团的一枚棋子而已,想通过追求我去占有惊天集团,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秦彦不禁一愣,惊愕的看了她一眼,这个看似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其实却是心思细腻,很多事情看得十分通透。也许,自己能够得到她青睐的最大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真诚,是因为自己事事坦诚,不做作,不虚伪。

    顿了顿,沈沉鱼又接着说道:“晚上我就不陪你了,一会我得回去。”

    “不要吧?难得有机会在一起呢。”秦彦撒娇的搂住沈沉鱼说道。

    沈沉鱼哑然失笑,一个大男人撒起娇来还真叫人受不了,不过,感觉倒是十分的甜蜜。“我妈从燕京开会回来了,我们也很久没见了,想好好陪陪她。以后时间还长呢,只要我们还在一起,一切总会慢慢变好的。”

    秦彦撇了撇嘴,心不甘情不愿的点头应承下来,难得的机会再次错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有这样的机会呢。秦彦心中暗暗的后悔,早知如此,昨晚就应该摘了她这朵花啊。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错过的就是错过。

    由于凌俊伟的一阵搅合,二人也失去了逛街的兴趣,秦彦驱车将沈沉鱼送到小区楼下。秦彦很自觉的把脸凑了过去,只是沈沉鱼却仿似没有看到一样,径直的下了车。

    “路上回去小心点,到家给我打个电话。”沈沉鱼说道。

    秦彦一脸的懵逼,无奈的嗔了她一眼,说道:“临别秋波啊。我脸都凑过去了,你却什么反应也没有,我真服了你了。”

    沈沉鱼愣了愣,苦笑一声,说道:“我真没注意。”

    秦彦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说道:“我是彻底被你打败了。有时侯你的情商很高,可是,偏偏关键时候你的情商似乎又很低,我都找不到语言形容你了。”

    “能不能别那么矫情。你侬我侬的感情生活往往会有很多波澜起伏,我只希望我们的生活可以平平静静,简简单单就好。”沈沉鱼说道。

    一番大道理压了下来,愣是压得秦彦哑口无言。苦涩的笑了一声,秦彦说道:“不请我上去坐坐?”

    “改天吧。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记得到家给我打电话。”沈沉鱼再三的说道。

    秦彦无奈的叹了口气,道了声别,钻进车子一溜烟的驶去。

    对于沈沉鱼的反应和表现,秦彦倒是习以为常,并未觉得有什么。也许是因为从小父母离异的原因,沈沉鱼的性格中更多地还是独立坚强,身上缺少了很多女孩的柔弱和细腻,比较的粗线条。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秦彦跟她相处才更加的轻松,虽然少了一些你侬我侬的腻歪和甜蜜,只是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推开门,只见梅雪琴表情严肃的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的咖啡腾腾的冒着热气。沈沉鱼微微愣了一下,叫道:“妈!”

    梅雪琴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问道:“刚才送你回来的男孩子是谁?”

    沈沉鱼愣了愣,说道:“我男朋友,秦彦!”

    “男朋友?什么时候谈了男朋友我怎么不知道?”梅雪琴语气冰冷而又严肃。

    “没谈多久,想等稳定一点再告诉你。”沈沉鱼说道。

    “是吗?如果今天不是我撞见的话,只怕你不会告诉我吧?”梅雪琴冷哼一声,语气明显不悦。

    沈沉鱼讪讪的笑了笑,选择沉默。

    “你们发展到哪一步了?是不是已经……”梅雪琴问道。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什么也没有。”沈沉鱼娇嗔道。

    “没有那就最好了。沉鱼,不是妈妈不让你谈恋爱,而是希望你能够看清楚一点,不要随随便便的就把自己交出去。现在的很多男孩子幼稚浮躁,婚姻可是女人一辈子的事业,妈妈不希望你像我一样,结了婚又离婚,不但害了自己也害了下一代。”梅雪琴说道,“你爸爸当初对我也是百依百顺,可是最后呢?还不是在外面找了个小三?如果不是这样,我们也不会离婚。”

    话音落去,梅雪琴深深的叹了口气,言语和表情之中无疑透露出对沈惊天还有着很深的情意。只可惜,木已成舟,加上她好强的性格,她跟沈惊天也再无可能走到一起。

    “妈,他对我很好,不会的。”沈沉鱼弱弱得说道。

    小的时候,沈沉鱼总是听梅雪琴不但数落沈惊天,说他的种种不是。但是,在沈沉鱼的心里,她一直都认为是梅雪琴太过的强势所以导致的婚姻破裂,也并不相信沈惊天在婚姻期间找小三的事情。

    “妈,其实我和妹妹一直都希望你和爸爸能够复婚。”沈沉鱼说道。

    梅雪琴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不可能。我和你爸爸不可能会复婚的。况且,他现在被那个狐狸精勾的神魂颠倒,哪里还想的到我?我和你爸爸之间早就没感情了,现在我只希望你和落雁将来可以找个好的老公,幸福的过一辈子。”

    “我会的,妈。”沈沉鱼说道。

    “有时间带他回来吃顿饭,让我替你把把关。我也想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是不是欺骗我女儿。”梅雪琴说道。

    “好。”沈沉鱼应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