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何自在的话音落去,叶峥嵘的面容因愤怒而扭曲,更为阴森恐怖。若非何自在忘恩负义,出卖公司机密,凌震天又如何能够轻易的整垮他父亲的公司?害的他父亲破产?凌震天罪大恶极,何自在也一样难辞其咎。

    秦彦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的眼神顿时让叶峥嵘倍感温暖,冲天的怒火顿时消逝而去。勉强的挤出一丝笑容,示意自己没事,接着转头看向何自在,叶峥嵘冷声说道:“我不杀你,你走吧!”

    何自在如释重负,大大的松了口气,连连的说道:“谢谢,谢谢!”

    连滚带爬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何自在跌跌撞撞的朝外逃去。

    “站住!”叶峥嵘一声叱喝!

    何自在刚到门口,浑身一震,硬生生的停了下来。转过身,眼神惊恐的看向叶峥嵘。

    “我不怪你忘恩负义,可是,你欠我父亲一份恩情,我却要拿回来。”叶峥嵘冷声说道。

    何自在浑身一阵哆嗦,还没来得及反应,只觉脸部传来一阵疼痛,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叶峥嵘的匕首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痕,只怕一辈子也难以除去,是他的耻辱,是他永远也难以忘记的耻辱。

    “你滚吧,以后我不想再看到你,否则,不会再这么便宜你了。”叶峥嵘狠狠的说道。

    何自在哪里还敢多言?忍着疼痛,踉跄的逃了出去。

    叶峥嵘仿佛失去了支撑,瘫坐在沙发上,忽然间,无声的哭了起来。总是一副吊儿郎当、玩世不恭的模样,可是,内心却压抑着太多的仇恨。如今,仇恨忽然间变得明朗,他反而不知所措。

    究竟是开心的哭泣,还是替自己父亲感到不值,没有人知道。

    秦彦没有安慰的话语,也没有阻拦叶峥嵘哭泣,只是点燃一根香烟,默默的递了过去。

    叶峥嵘愣了愣,伸手接过,感激的看了秦彦一眼,说道:“谢谢!”

    深深的吸了一口,叶峥嵘吐出一抹烟雾,平复自己的情绪。只是,眼神中依旧难以抑制的透露出浓浓的恨意和幽怨。

    “现在已经更加可以确定是凌震天所为了,你放心,回到华夏后咱们就对付他。他怎么害的叔叔,咱们就怎么让他还回来,十倍百倍的还回来。”秦彦冷声说道。

    “嗯!”叶峥嵘重重的点点头,眼神坚毅无比。

    二人走出包厢,正欲离开时,却听见隔壁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秦彦下意识的转头看了一眼,不禁愣了愣,包厢内坐的可是老熟人了。

    “这混小子怎么也来岛国了?”秦彦喃喃自语。

    叶峥嵘愣了一下,顺着秦彦的目光看去,问道:“老大认识他?”

    点点头,秦彦说道:“算是朋友吧。”

    包厢内,段弘毅被一帮人逼在墙角,形势危急。然而,段弘毅脸上却丝毫没有惧色,嘴不饶人,愤愤的骂道:“草尼玛的,有本事跟老子单挑,这么多人打老子一个算什么本事?”

    对面的人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他也同样听不懂对方叽叽喳喳的说些什么,鸡同鸭讲。一旁的翻译早就吓的魂不附体,缩在墙角,一声不吭。他哪里知道这次岛国之行竟然会这么危险?如果提前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接这个活啊。

    “你真是个祸害啊,到哪里都要招惹是非。”秦彦微微的笑着,缓步走了进去。

    段弘毅一愣,惊喜的叫道:“秦彦?我擦,你怎么在这里?”

    “你运气好,我要不是恰好在,你今天可就险了哦。”秦彦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嘿嘿一笑,段弘毅说道:“快快快,快救老子,这帮孙子仗着人多势众。妈的,改天老子也带够人马,跨马扬刀入东京,杀了这帮小鬼子。”

    这家伙虽然口没遮拦,但却不失一条好汉,面对这样的情形也未露出半分惧色。只是,死鸭子嘴硬,除了秦彦,还真没几个人能降的住他。

    一群年轻人转身瞥了秦彦一眼,叽叽喳喳的说着秦彦听不懂的话。

    “他们是山口组的人,让你别多管闲事。”叶峥嵘在一旁翻译道。

    “又是山口组?”秦彦眉头微蹙。“告诉他们我是谁,不想死的赶紧滚蛋!”

    叶峥嵘点点头,添油加醋的翻译一番。

    对方明显一愣,面露惊恐之色,瞬间作鸟兽散。

    在温泉酒店,秦彦一战成名,这些山口组的人哪里会不知晓?虽然山崎智子的命令还没有完全的传达下去,但是,他们也不敢再招惹这位杀神。那根本就是自寻死路嘛。

    “没事吧?”秦彦问道。

    “没事。就那帮孙子,能把我怎样啊。”段弘毅得意的说道。

    秦彦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问道:“你到岛国做什么?国内花天酒地还不够?”

    嘿嘿的笑了笑,段弘毅说道:“我这不是来一展咱华夏人的威风嘛。”眼见秦彦板着脸,段弘毅讪讪的笑了笑,说道:“投资了一个电影,跟剧组的人到这边拍戏,顺便谈几个这边的女明显签下来。这不,晚上来这里潇洒潇洒,狗日的这帮孙子屁用都没,听到是山口组的人,一个个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

    话音落去,段弘毅狠狠的瞪了包厢内几个岛国中年男子一眼,估摸着应该是某个影视公司的老板。

    对方听不懂段弘毅说些什么,但是,眼见他满脸愠怒之色,愧疚的垂下头去,不敢言语。

    “你怎么跑岛国来了?早知道咱们一起啊。”段弘毅问道。

    “过来办点事情。”秦彦淡淡的说道。

    秦彦不愿多说,段弘毅自然也不敢多问。他知道秦彦的脾气,懂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不该知道的事情不问。

    “走不走?”秦彦看了他一眼。

    “走,当然走,难道留下来看着这帮孙子啊?妈的,看着就来气。”段弘毅愤愤的瞪了几人一眼,屁颠屁颠的跟着秦彦走了出去。

    “来,抽烟,抽烟。”段弘毅一副狗腿子模样,“今天要不是你,我丢人可丢到姥姥家了啊。”

    Ps:了解最新最全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微信用户搜索“步千帆”添加关注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