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虽然杨天的行为有些卑鄙,有些投机取巧的嫌疑,但是正如他所说,赢就是赢,输就是输。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没有他那么狡猾。男子汉大丈夫,输也要输得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深吸一口气,秦彦说道:“对不起!”话音落去,秦彦就欲弯腰鞠躬。杨天连忙的扶住他,呵呵的笑了笑,说道:“年轻人有你这样的风度,很好。段老头也给我打过电话,将事情的始末跟我说了一下,是乔勋做的不对,我在这里给你赔个不是。”

    秦彦愣了愣,这老家伙并非传言中的那么不堪嘛,倒也算得堂堂正正。淡淡一笑,秦彦说道:“我也有过激的地方,抱歉!”

    段婉儿诧异的看了杨天一眼,心中好奇不已,这老家伙今天的做法似乎有点奇怪。难道真的只是看在自己爷爷的份上?想想,似乎也不应该啊,这无利不起早的家伙绝对不可能这么好说话的。如果说乔勋是自作自受,可杨卓是他的孙子,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护着他的。不过,事情既然能这样和平的解决,那自然是最好不过,段婉儿也不想再计较太多。

    “我大老远的过来连水都没喝一杯,不请我进去坐坐?”杨天微微的笑着。即使是面带笑容,也依旧难以掩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强大的霸气,果然不愧为杨家的创始人,非一般的人物。

    “杨老先生,请!”秦彦笑了笑,说道。

    点点头,杨天回头瞪了杨卓一眼,斥道:“还不滚回去,留在这丢人现眼吗?马上给我回燕京,好好的反省反省。”接着,转头看向秦彦,呵呵一笑,说道:“请!”

    杨卓撇撇嘴,狠狠的瞪了秦彦一眼,领着人灰溜溜的离去。

    秦彦、杨天和段婉儿三人回到诊所内坐下,段婉儿倒是很知趣的跑去泡茶。杨天淡淡的扫了诊所一眼,点点头,说道:“墨子诊所,很奇怪的名字。你信奉墨家的理论?”

    摇了摇头,秦彦说道:“说实话,墨子的理论兼爱非攻有些太过的仁慈,我信奉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诊所是家师留下的,至于他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我也不知道,反正那老东西做人做事都不着调。”

    杨天不禁一愣,这小子竟然称呼他师父老东西,有些让人啼笑皆非。不过,却也让人感觉到他们师徒之间的关系很好,让人羡慕。

    “杨老先生,喝茶!”段婉儿端上两杯茶,递过一杯给杨天。

    秦彦眉头一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真不知道节省,这么好的茶叶怎么能随随便便的就请人喝?那也得看对方是什么人嘛。

    闻到茶香,杨天精神一震,叹道:“好茶,好茶。这茶香就连我在拍卖会上拍的大红袍也比不了啊,那些可都是母树上的,非常的少有。这是什么茶?”

    “只是山野之中的野茶罢了,只不过因为生长的环境特殊,所以十分珍贵。这也是好朋友送的。”秦彦说道。

    “哦!”杨天应了一声,语气中满是失落的味道。他本还想问问秦彦茶叶还多不多,能不能让一点出来,结果秦彦冒出这样一句话,直接把他的话给堵了回去。缓缓的抿了一口,杨天说道:“今天冒昧的叨扰其实是有事想要麻烦你……”

    “为了你孙女的病?”秦彦问道。

    点点头,杨天说道:“她是我最疼爱的孙女,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我作孽太多报应在她的身上。这些年我寻访了世界各地的名医,中医、西医,甚至是偏方都试过,可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听易家那小子说秦先生的医术高明,所以这才派乔勋过来请秦先生走一趟,不曾想那混蛋办事糊里糊涂冒犯了你。”

    “只是一些家传的医术而已,家师是个山野走访郎中,算是略懂医术。令孙女患的什么病?”秦彦问道。

    “根据医生检查的结果,应该是渐冻症。现在她的双腿肌肉萎缩,根本无法行走,双手也只能做一些简单的活动,提不了重物。我知道这是绝症,世界各地暂时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法,可是只要有任何一点点的希望,我都不会放弃。可怜天下父母心,希望秦先生能够理解我这做爷爷的一番苦心。”杨天的脸色黯然,眼神闪过一丝的悲愁,“或许真的是我年轻时作孽太多,才会报应在自己孙女的身上。”

    “渐冻症如果不是重金属中毒的话,基本上属于遗传性的疾病,所以并非是什么报应,杨老先生不必介怀。从你刚才描述的情况来看,令孙女应该属于肢体起病型,这种渐冻症的特征是首先四肢肌肉进行性萎缩、无力,最后呼吸衰竭而死。我也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据我了解目前世界上根本没有好的治疗方法。”秦彦淡淡的说道。

    “你也没有办法?”杨天愣了愣,心中一阵失落。

    “我的临床经验比那些正规医院的医生少,易天行的病也只是误打误撞而已。至于令孙女的病,我要等诊断之后才能说,我希望杨老先生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秦彦面无表情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可不能把话说得太死,毕竟她患的是绝症。秦彦可没有绝对的把握可以治好,不过,对渐冻症他倒是充满了兴趣,也很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听完秦彦的话,杨天心里“咯噔”一下,瞬间凉了下来。他本是抱着很大的希望的,如今又一次被一盆凉水当头淋下,顿时心如死灰。

    “这样吧,我抽时间去燕京一趟,当面替她诊断一下。现在只是听你口述,我也不知道具体的病因到底是什么。”秦彦说道。

    “好,好,那我马上安排专机接你过去。”杨天连忙的说道。

    “最近可能不行,手里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等忙完这几天的事情我自己过去就行。”秦彦淡淡的说道。

    “好,那我留个电话,你到燕京给我电话我让人过去接你。”杨天慌忙的从口袋中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很简单的名片,只有一个名字和电话,其他什么也没有。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