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医者父母心。虽然秦彦并不是很喜欢杨家的做派,但是既然人家求上门,秦彦也不好拒之门外。就连当初的敌人赵宇轩,秦彦也好心的点拨,至少他跟杨家还没到那种敌对的程度。

    送走杨天之后,段婉儿大大的松了口气,说道:“没想到杨天今天竟然这么好说话,我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淡淡的笑了笑,秦彦说道:“那是因为他有求于我。而且,他也很清楚即使与我为敌也不见得能占得了便宜,所以态度才这么好。否则,就凭我打伤他孙子,他就不会这么轻易罢休。”

    段婉儿愣了愣,诧异的说道:“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还答应他去帮他孙女治病?”

    “医者父母心嘛。人家既然求上门,我总不好拒之门外。况且,我对渐冻症也十分感兴趣,我也很想知道自己的医术到底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秦彦说道。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燕京?”段婉儿问道。

    “等处理完滨海的事情吧。”秦彦淡淡的说道,“我跟凌俊伟之间的恩怨也是应该解决的时候了,我可不想以后每天都遭受他的报复,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敌人依旧活在我的世界里。”

    “你要杀他?”段婉儿紧张的问道。

    “嗯!”秦彦点点头,说道:“既然他想置我于死地,我又岂能放过他?怎么?你担心他?”

    剜了秦彦一眼,段婉儿嗔道:“我担心他做什么,他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担心你。我知道凌俊伟不是你的对手,可是万一这件事情被沉鱼知道的话,我怕沉鱼会……你也知道,沉鱼满脑子都是正义、法律,如果他知道你杀了人,只怕也会大义灭亲。”

    “难得哦。如果真是那样,你不是应该开心才是嘛?那样我和沉鱼就不可能在一起了啊。”秦彦愣了愣,略带讽刺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我可不想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就算要跟你在一起,我也会光明正大的从她手里抢过来,我才不会输给她呢。”段婉儿撇撇嘴,不屑的说道。

    秦彦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其实,我的人生注定充满了荆棘坎坷,充满了刀光剑影。就算这次瞒过了她,迟早她还是会知道的。我想,等一个合适的机会也是应该把全部事情告诉她,既然已经在一起,大家也应该坦诚以待。至于她能不能接受,那也不是我所能掌握的事情了。”

    点点头,段婉儿说道:“你放心去做吧,这件事情我会跟我爸说一声,让他想办法摆平。反正凌家也是罪行累累,你这么做也算是为民除害。而且,前几日凌俊伟派人去刺杀你的事情已经让我爸恼羞成怒,为了不让事情传出去,除掉凌俊伟也是必要的。”

    顿了顿,段婉儿说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金陵市?”

    “先解决凌俊伟的事情吧,然后去燕京一趟,看看杨家那个女孩的病。反正,金陵的事情也不急在一时,况且,也需要提前做一些安排。”秦彦说道,“如果一切都如同你父亲所说的那般,独孤家在当地的势力必然是只手遮天,事先不安排好一切,很有可能无功而返。”

    “你说的也对。我准备明天就过去,先安排一下那边的事情,你处理好事情就尽快过来,到时给我电话我去接你。”段婉儿说道。

    “你也过去?”秦彦愣了愣,诧异的问道。

    “当然,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能置身事外?而且,这也是我份内的事。”段婉儿坚定的说道。

    无奈的摇了摇头,秦彦说道:“我担心的是独孤家的人肯定知道你的身份,一旦你进入金陵,很有可能就已经落入他们的监视之中。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可就不好办了。你既然了解独孤家,就应该清楚他们的手段。”

    “怎么?你关心我?”段婉儿嘻嘻的笑着,开心不已。

    “当然。你是我朋友,难道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去送死啊?”秦彦知道这丫头心里想什么,白了她一眼,说道。

    “放心吧,我有分寸。即使他们清楚我是段家的人,但是一直以来我都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他们应该不会想到我去金陵的目的,所以不会对付我。而且,就算他们想,顾忌到我父亲和爷爷,想必也会投鼠忌器,不敢乱来。”段婉儿说道。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就不多说了。我会尽快的安排好一切赶过去。”秦彦说道。

    “嗯!”段婉儿点点头,心中乐开了花。秦彦刚才的话语透露出的那股关切之情,让她心中倍感温暖。朋友?哼,只是朋友这么简单吗?她可不相信,这小子肯定有非分之想。这次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沈沉鱼不在身边,她可以放开手脚去勾搭秦彦,不相信这小子不上钩。

    “我不送你了,你先走吧,我收拾收拾,一会也该去拜访拜访凌俊伟了。”秦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邪邪的透出一股难以言喻的魅力。那微微上扬的嘴角始终有着一抹坏坏的笑容,让人着迷。

    “你小心!”段婉儿起身,深情的看着秦彦,嘱咐道。

    点点头,秦彦没再言语。

    忽然间,段婉儿毫无征兆的在秦彦脸上“啵”了一下,飞速的跑了出去。这丫头的豪放程度可是远远超过了沈沉鱼,但是,那也仅仅只是对秦彦而言。追求她的男人那么多,可是个个都是冷眼相对,根本甩都不甩别人。

    当然,秦彦其实也清楚段婉儿所谓的豪放,估摸着也是她刻意装出来的,这丫头是个人精,很懂得如何勾引一个男人的胃口。秦彦如今不就是不上不下的难受万分嘛。

    默默的叹了口气,秦彦起身关上门,徒步朝凌俊伟的家中走去。反正时间还早,天色未黑,秦彦也不着急,凌俊伟是休想可以活着看见明天的太阳。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